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4年06期 中国农村6~11岁小学生忽视评价常模的研制    PDF     文章点击量:3889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4年06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潘建平 杨武悦 陈晶琦 席卫平 张慧颖 彭玉林 古桂雄 张雅琴 钟朝晖 焦锋 秦锐 李骏 褚英 杨建平 王维清 马乐 滕红 高引莉 应艳红 武万良 杨文娟 刘婷
PanJianping,YangWuyue,ChenJingqi,XiWeiping,ZhangHuiying,PengYulin,GuGuixiong,ZhangYaqin,ZhongZhaohui,JiaoFeng,QinRui,LiJun,ZhuYing,YangJianping,WangWeiqing,MaLe,TengHong,GaoYinli,YingYanhong,WuWanliang,YangWenjuan,LiuTing
中国农村6~11岁小学生忽视评价常模的研制
Development of neglect evaluation scale for primary school students aged 6-11 years old in rural areas of China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4,48(6)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4.06.011
引用本文: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3-10-31
上一篇:高通量测序平台用于一起疑似经性传播HIV的溯源调查
下一篇:2003–2012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和死亡原因分析
中国农村6~11岁小学生忽视评价常模的研制
潘建平 杨武悦 陈晶琦 席卫平 张慧颖 彭玉林 古桂雄 张雅琴 钟朝晖 焦锋 秦锐 李骏 褚英 杨建平 王维清 马乐 滕红 高引莉 应艳红 武万良 杨文娟 刘婷     
潘建平 710061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系
杨武悦 710061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系
陈晶琦 北京大学医学部儿童少年卫生研究所
席卫平 山西省妇幼保健院儿童保健部
张慧颖 哈尔滨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彭玉林 河南省教育厅体育卫生艺术教育处
古桂雄 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儿童保健科
张雅琴 海南省妇幼保健院儿童保健科
钟朝晖 重庆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焦锋 昆明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秦锐 江苏省妇幼保健院儿童保健部
李骏 西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学校卫生科
褚英 徐州市妇幼保健院儿童保健科
杨建平 山西省妇幼保健院儿童保健部
王维清 710061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系
马乐 710061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系
滕红 710061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系
高引莉 710061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系
应艳红 710061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系
武万良 710061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系
杨文娟 710061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系
刘婷 710061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系
摘要: 目的  研制出适合中国国情的农村小学生忽视评价常模。方法  根据多阶段分层整群抽样原则,从全国7个省、2个直辖市共计28个县中抽取农村小学生进行现场问卷调查。调查问卷是自行设计、多次预试验修订并经专家评审后确定的。两种忽视评价问卷(6~8、9~11岁)分别获得有效样本2 792名和3 070名,共计5 862名。经过项目分析、因素分析、信度与效度分析确定常模量表并检验其可靠性与稳定性,采用百分位数法确定量表的评价标准,最终完成常模研制。结果  两种常模量表最终保留题项数分别为69、58个,均包含身体、情感、医疗、教育、安全和社会6个忽视层面。两组均进行了4次因素分析,信度检验结果显示,两种量表的因素负荷量分别在0.290~0.700和0.276~0.729之间,Cronbach′α值分别为0.924、0.929,折半系数分别为0.891、0.904,其重测信度分别为0.559、0.892,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其中6~8岁组医疗忽视层面的重测信度无统计学意义,但非常接近界值点(P=0.054);外部效度检验结果显示,两种量表均能客观反映受试对象受忽视的状况(P<0.05),但是被试者对忽视的主观感受与客观评价不够一致。6~8岁与9~11岁忽视量表判断受试儿童是否受到忽视的界值点分别为159、137分;经调整后分别为160、135分。结论  本研究开发的两种常模量表均具有良好的鉴别力、信度、效度和稳定性,在此基础上研制的常模是符合中国国情的农村小学生忽视评价常模。
关键词 :中国;儿童;忽视;农村;常模
Development of neglect evaluation scale for primary school students aged 6-11 years old in rural areas of China
PanJianping,YangWuyue,ChenJingqi,XiWeiping,ZhangHuiying,PengYulin,GuGuixiong,ZhangYaqin,ZhongZhaohui,JiaoFeng,QinRui,LiJun,ZhuYing,YangJianping,WangWeiqing,MaLe,TengHong,GaoYinli,YingYanhong,WuWanliang,YangWenjuan,LiuTing     
Department of Maternal, Child and Adolescent Health,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Xi′an Jiaotong University College of Medicine, Xi′an 710061,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Pan Jianping, Email: jppan@126.com
Abstract:Objective  To develop a standard Neglect Evaluation Scale which is suitable for rural primary school students in China.Methods  According to the principle of multi-stage stratified cluster sampling, a field investigation was conducted among primary school students in 28 counties from 7 provinces and 2 municipalities. The questionnaires were self-designed, and determined by multiple rounds of pilots and revisions. Among 5 862 students, 2 792 (6-8 years′ old) and 3 070 (9-11 years′ old) were investigated by using two kinds of Neglect Evaluation questionnaires, respectively. After project analysis, factor analysis,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analysis, the reliability and stability of the scale were tested. Then percentile method was used to determine the evaluation standard to develop and finalize the formal scale.Results  The numbers of the remaining items for 6-8 year-old group and 9-11 year-old group is 69 and 58, respectively, both of which contain six levels of neglect, including body, emotion, health care, education, security, and society. 4 times of factor analysis were conducted in both of the two groups. The factor loadings in these two groups were 0.290-0.700 and 0.276-0.729 respectively. Reliability test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two kinds of scales′ Cronbach alpha coefficient were 0.924 and 0.929 respectively, split-half reliability were 0.891 and 0.904 respectively, the retest reliability were 0.559 and 0.892 respectively, the differences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The retest reliability among 6-8 year-old group in medical neglect level had no statistical significance, but was close to the cut-off point (P=0.054). The test results of external validity indicated that both of the two scales could reflect the neglect status of the subjects (P<0.05), but the subjective and objective evaluation towards neglect were not consistent. The cut-off points for judging whether the children were neglected or not among 6-8 year-old and 9-11 year-old groups were 159 and 137 respectively; and the adjusted values were 160 and 135 respectively.Conclusion  The two norm scales developed by this study showed good discriminability, reliability, validity, and stability. The norms developed on the basis of the scales was suitable for the situation of rural students in primary schools in China.
Key words :China;Child;Neglect;Rural;Norm
全文

儿童忽视在我国农村比较常见,而忽视发生率也都超过其他3种伤害(身体虐待、性虐待和情感虐待)的总和[1,2,3,4],且呈持续增长趋势。有研究表明,忽视可对儿童认知、社会情感及行为发育产生严重的短期或长期危害[1],甚至可能会对孩子的发育造成不可逆的永久伤害[5]。目前,我国仍没有针对农村小学生使用的忽视评价标准。笔者通过全国抽样调查获得客观数据,在此基础上,采用国际通用的研究方法,初步研制出适合我国国情的农村6~11岁小学生忽视评价常模,为我国今后开展儿童忽视相关研究及预防干预提供科学依据。

对象与方法  

一、对象  调查对象纳入标准:中国内地抽样农村地区的1~6年级(其年龄分别对应于6~11岁)小学生,且为当地常住农村户口,身心健康,无智力缺陷、先天性疾病、精神及心理疾患等。

二、调查方法  

1.抽样方法及样本量:  按照横断面研究中最低样本量(每岁)n=(uα÷δ)2 ×p(1–p)计算,根据既往资料[6,7,8]推算,我国农村儿童青少年忽视率p约为20%,容许误差δ定为0.15p,当α=0.05时,uα=1.96,代入公式计算,n=683,确定6~11岁小学生常模研制中6个年龄组的抽样样本总数为4 098名。考虑到年级间的年龄交叉和5%~8%的废卡率,抽样样本量应不少于4 500名(1~3年级与4~6年级小学生各2 250名)。按照多阶段分层整群抽样原则,在全国随机抽取7个省(黑龙江、山西、河南、江苏、海南、陕西、云南)、2个直辖市(北京、重庆),每个省抽1个省会市、2个地级市,每个省会市与地级市各抽1个县,每个直辖市各抽2个县(其中,山西省与重庆市各抽取4个县),共计9个直辖(省会)市、14个地级市、28个县;每个县190名(30名/年级×6个年级=180名,加上5%的废卡率),共计划抽取5 320名。但该人群年龄跨度大,身心发育及其所处环境悬殊,所受忽视大不相同,因此,本研究调查1~3年级与4~6年级小学生各2 660名,分别研制一套常模。实际调查1~3年级与4~6年级小学生后,分别获得有效样本2 792名与3 070名,重测样本106名,样本合格率为98.10%。

2.问卷结构与内容:  第一部分为基本信息,第二部分为忽视评价量表,是从儿童忽视6个不同的层面(即身体忽视、情感忽视、医疗忽视、教育忽视、安全忽视和社会忽视)[9]设置调查问卷的题项。调查问卷按李克特式量表(Likert–type scale)法设计,填答方式为4点量表法。每个调查题项均设有5个选择项,分别为:1:从未有;2:偶尔有;3:经常有;4:一直有;9:没法回答。每个题项左列标有题项编号及该题项所属忽视层面的英文缩写(PH:身体;EM:情感;ED:教育;SA:安全;ME:医疗;SO:社会)。如为反向计分的题项,在其英文缩写后加"R"予以鉴别区分。正向计分题的选项"1、2、3、4",分别计为1、2、3、4分;反向计分题与正向计分题的计分顺序相反,即分别为4、3、2、1分。问卷最后设置的T1和T2题是自我评价题,以此来评价常模量表的外部效度。另外,在每套量表中还各加入两对测谎题,以判别答题者回答问题的客观真实性。

3.现场调查:  依据文献资料自行设计调查问卷,现场调研主要采用问卷调查法。6~8岁问卷由学生家长填写,9~11岁问卷由学生本人完成。在全国被抽样的7个省和2个直辖市建立全国课题协作组,并与之签署现场调研协作合同,于2013年3月前,由协作单位与课题组成员共同完成调研。

三、数据的处理与分析  应用EpiData 3.1软件建立数据库,并录入和储存数据;应用SPSS 13.0统计学软件完成数据的分析和处理。

1.一般特征分析:  连续性资料采用描述性统计分析,所用指标为中位数、±s;分类资料采用构成比、率、比例等指标进行描述。采用t检验和方差分析对相应的数据进行处理。

2.项目分析:  根据测验总分区分出高、低分组的受试者,结合两组在每个题项的临界比值(CR值)来判断该题项对不同受试对象的鉴别程度(或区分度),经t检验后,删除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的题项。

3.因素分析:  采用主成分因素分析法(PFA)删除≤2个共同因素的题项,再对其余题项重新、反复地进行主成分分析,直至无可删题项为止。此法主要用以检验量表的结构效度。

4.信度分析:  (1)内部一致性检验:是为了检验量表的内在信度。通过计算Cronbach′α检验量表的稳定性或可靠性,同时求出量表折半信度。分别对6个忽视层面进行信度检验,然后删除与其所属层面忽视总分的相关系数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的题项。(2)重测信度:是外在信度最常用的检验方法。为了判断量表一致性的程度,完成初测约2周后,在已测样本中抽取一部分(约200名),用相同的问卷与方法再次测查,利用Pearson相关分析求出两者(初测与重测)的稳定性系数,以评价量表的重测信度。

5.效度分析:  (1)结构效度:即能测量到的理论结构心理特质的程度[10],本研究通过因素分析的方法对量表的结构效度进行评价。(2)外部效度:指调查评价结果与人主观感受的结果的吻合程度。二者吻合度越高,表示量表的外部效度越高。但有时也可能由于被测试者的认识误区或感受的不敏感性,出现二者的分离现象。本研究每套量表中均设有两个自我评价题项(T1、T2),通过检验实际测查结果与被测试人对T1、T2主观感受之间的吻合程度,来评价量表的外部效度。(3)内容效度:也称表面效度,指量表内容的贴切性与代表性,即量表的内容能否较好地代表欲测量的内容[11]。为了使量表具有良好的表面效度,本课题组进行了多次预试验,并请业内专家多次进行专业评价并反复修改完善调查问卷。

6.常模评价标准:  采用百分位数法确定量表的评价标准。将忽视量表的总分及各层面总分的P90作为忽视界值点[12],以判断受试对象是否受到忽视。

结果  

一、常模样本的一般特征  6~8岁(小学1~3年级)组获得有效样本2 792名,重测样本48名,其中,男生1 391名,占49.8%,女生1 379名,占49.4%,其余22名未填写性别,占0.8%,性别比约为1∶1,样本分布均衡。汉族占93.7%(2 615名),少数民族(白族、满族、回族、苗族、土族等)约占5.6%(158名),其余0.7%(19名)未填写。9~11岁组(小学4~6年级)获得有效样本3 070名,重测样本58名。男1 509名,占49.2%,女1 553名,占50.6%,其余8名未填写性别,仅占0.3%,性别比约为1∶1,样本分布均衡。汉族占93.6%(2 872名),少数民族占6.2%(192名),其余0.2%(6名)未填写。
        6~8岁组受试儿童的父亲和母亲分别有28.3%(790名)和13.1%(367名)外出打工,即30.2%(842名)的孩子成为留守儿童。另外,其父亲和母亲的文化程度均以初中为主,分别占56.1%(1 566名)和58.4%(1 631名),其父亲职业以在家务农和外出打工为主,分别占45.9%(1 282名)和27.4%(766名),62.3%(1 740名)母亲在家务农。
        9~11岁组受试儿童的父亲和母亲分别有36.9%(1 134名)和19.4%(597名)外出打工,即40.1%(1 230名)的孩子成为留守儿童。另外,其父亲和母亲的文化程度均以初中为主,分别占50.8%(1 561名)和46.3%(1 422名),其父亲职业以在家务农和外出打工为主,分别占40.0%(1 228名)和31.3%(960名),55.8%(1 714名)的母亲在家务农。

二、常模样本的代表性  

1.常模样本的地区与性别分布:  如表1表2所示,6~8、9~11岁组各市(县)有效样本均满足最低样本要求,各地区样本的性别分布均衡。

表1农村6~8岁小学生忽视评价常模样本的地区与性别分布
表2农村9~11岁小学生忽视评价常模样本的地区与性别分布

2.常模样本得分的性别分布:  如表3所示,6~8岁组除教育层面外,不同性别样本的总量表及各忽视层面得分之间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如表4所示,9~11岁组除身体层面外,不同性别样本的总量表及各忽视层面得分均不同。

表36~8岁常模样本问卷得分情况的性别分布(±s,分)
表49~11岁常模样本问卷得分情况的性别分布(±s,分)

3.常模样本得分的年级分布:  如表5表6所示,4~6年级(9~11岁)组的身体与情感忽视层面得分之间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其余层面及1~3年级(6~8岁)组的各层面得分之间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

表56~8岁常模样本问卷得分情况的年级分布(±s,分)
表69~11岁常模样本问卷得分情况的年级分布(±s,分)

三、量表的分析与处理  根据统计学原理处理所收集的数据,统计分析过程中删除与保留题项情况详见表7

表7两个年龄组忽视量表在分析过程中删除及保留题项情况(个)

1.项目分析:  经分析后,9~11岁量表的教育忽视层面题项"父母要求你的成绩一定要比别的同学好"鉴别度因未达统计学要求而被删除,两组其余所有题项均具有很好的鉴别度,可有效区分受试儿童有无受忽视及严重程度;对各题项与其所属忽视层面总分进行相关分析,所有题项的Pearson相关系数分析的P值均<0.05,因此无题项删除。

2.因素分析:  6~8岁和9~11岁组均进行了4次因素分析,其KMO值分别介于0.959~0.961和0.963~0.968之间;且两种量表的Bartlett′s球形检验的χ2分析的P值均<0.05,表明两者均适合进行因素分析。两种量表的因素负荷量分别介于0.290~0.700和0.276~0.729之间。两组分别将涵盖量少于2个共同因素的题项删除,6~8岁组删除8个题项,剩余70个,9~11岁组删除13个题项,剩余58个,且其结构效度均好。

3.信度检验:  (1)内在信度:两种量表的总Cronbach′ α值分别为0.924和0.929,总折半信度系数分别为0.891和0.904,说明本研究所研制的两种量表均有高信度。其6个层面的Cronbach′α值分别介于0.546~0.773和0.414~0.845之间,折半信度系数分别介于0.527~0.742和0.452~0.809之间。在此检验过程中,依据"题项删除时的Cronbach′α值明显增加",6~8岁小学生忽视评价量表删除了教育忽视层面题项"家人教育你不要浪费";9~11岁小学生忽视评价量表的所有题项均具有统计学意义,因此未删题项。(2)重测信度:6~8岁与9~11岁忽视评价量表相隔2周后的重测信度分别为0.559与0.892,两种量表各忽视层面的重测信度分别介于0.330~0.709与0.418~0.895之间(P值均<0.05)。其中,6~8岁组医疗忽视层面信度较差,仅0.280,其前后两次得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但非常接近界值点(P=0.054)。

4.效度分析:  (1)结构效度:通过因素分析来检验,结果显示两种量表均具有良好的结构效度。(2)外部效度:主观与客观忽视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两种量表T1、T2分值与删除题项后的量表总分的相关系数分别为0.258和–0.200、0.240和–0.371,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3)内容效度:本研究在设计题项时,参考了大量文献,结合我国的农村学生实际情况,涵括儿童忽视6个层面;邀请专家评议修改,编写《中国农村小学生忽视调研现场调查方案及指导手册》;经过多次预试验,反复修改完善调研方案;此外,两种量表均设有两对测谎题,以检验填表者回答的真实性与可靠性。以上措施均保证了其良好的内容效度。

四、常模量表评价标准的确定  经过以上统计分析,删除差异无统计学意义的题项,最终形成了农村6~8岁与9~11岁小学生忽视评价常模量表,反向计分后计算出忽视量表的总分及其各个层面的总分,并将P90[12]的忽视分值划定为忽视界值点,以判断受试对象是否受到忽视。为方便应用,将该界值点分值略作调整,具体如表8所示。农村6~8岁与9~11岁小学生忽视评价常模量表详见表9表10

表8两种忽视评价量表界值点的划定与调整(分)
表9中国农村6~8岁(小学1~3年级)小学生忽视评价常模量表(由家长填写)
表10中国农村9~11岁(4~6年级)小学生忽视评价常模量表(由学生本人填写)

讨论  经过以上各种统计学分析处理后,农村6~8岁小学生忽视评价量表,最终保留69个题项,各层面题项数分别为:身体忽视15个、情感忽视13个、医疗忽视8个、教育忽视13个、安全忽视12个、社会忽视8个;9~11岁小学生忽视评价量表共58个题项,各层面题项数分别为:身体忽视9个、情感忽视17个、医疗忽视8个、教育忽视10个、安全忽视8个、社会忽视6个。6~8岁与9~11岁忽视量表的忽视评价界值点分别为159、137分,由于6个忽视层面界值点之和与总量表界值点存在差异,为了方便实际应用,对界值点略作调整,使其更加科学合理,其调整值分别为160、135分。在实际应用时,如果受试儿童的测评总分高于忽视量表总分界值点(调整值),或其任一忽视层面的测评总分高于该层面总分界值点(调整值),则提示该儿童受到了忽视;得分越高,说明其受忽视程度越严重,反之亦然。
        本研究研制的两种量表的客观结果与主观想象的吻合程度低及自我评价与常模量表总得分的相关性差,反映了我国农村小学生受忽视现状的严重性:农村家长无法抛开世俗与经验,忽视了孩子却依然不觉,任由忽视继续蔓延加深,危害儿童身心健康;被忽视的儿童缺乏忽视相关知识,自己遭受到忽视却不自知。这种无知使我国农村儿童忽视"变本加厉",却也更突显了本研究的重要性。只有尽快研制出儿童忽视的评价标准,才能及早改善我国农村儿童受忽视现状。
        本研究依据科学理论,调研与分析等每个环节都严格控制质量,以保证其科学性和客观性。因此,本研究最终研制出的这两种常模量表代表性俱佳,其鉴别度、信度与效度均较理想,适合我国农村6~11岁小学生使用,实际应用时易于理解、便于操作且均符合我国国情,值得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和应用。这为今后儿童忽视相关研究提供了宝贵经验与科学依据,也为全国各医疗卫生、儿童保健、教育文化或社会心理等部门开展防治小学生忽视工作提供了有效的评价工具,届时将发挥巨大的社会与经济效益。此外,本研究不仅使我们深入地了解了中国农村小学生忽视现状,对于参与此次研究的家长与受试儿童来讲,也是一次难得的健康教育。

参考文献
[1]HildyardKL, WolfeDA. Child neglect: developmental issues and outcomes[J]. Child Abuse Negl, 2002, 26(6/7):679–695.
[2]DaleyKC. Updates on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child abuse and neglect, and sudden infant death syndrome[J]. Curr Opin Pediatr, 2003, 15(2):216–225.
[3]Ben–AriehA, Haj–YahiaMM. The “gengraphy”of child maltreatment in Israel:findings from a national data set of cases reported to the social services[J]. Child Abuse Negl, 2006, 30(9):991–1003.
[4]DubowitzH, VillodasMT, LitrownikAJ, et al. Psychometric properties of a youth self–report measure of neglectful behavior by parents[J]. Child Abuse Negl, 2011, 35(6):414–424.
[5]PerryBD. Bonding and attachment in maltreated children:consequences of emotional neglect in childhood[R]. Houston:Chind Trautra Academy, 2001:1–10.
[6]潘建平, 张松杰, 王维清, 等. 中国农村3~6岁儿童忽视量表的编制及常模的研究[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2, 46(1):16–21.
[7]潘建平, 王飞, 李敏, 等. 中国城市6~11岁小学生忽视评价常模的研制[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3, 47(2):129–134.
[8]王飞, 潘建平, 张松杰, 等. 中国农村0~6岁儿童忽视现状[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2, 46(1):22–27.
[9]潘建平. 不能忽视对儿童的忽视[J]. 中国全科医学, 2007, 10(1):6–8.
[10]吴明隆. 问卷统计分析实务––SPSS操作与应用[M]. 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 2010.
[11]李灿, 辛玲. 调查问卷的信度与效度的评价方法研究[J]. 中国卫生统计, 2008, 25(5):541–544.
[12]杨树勤. 正常值范围的确定方法. 卫生统计学[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1983:94–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