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4年06期 2003–2012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和死亡原因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4612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4年06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闫淑娟 朱雪娜
YanShujuan,ZhuXuena
2003–2012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和死亡原因分析
Analysis of mortality rate and causes of death among children under 5 years old in Beijing from 2003 to 2012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4,48(6)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4.06.012
引用本文: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3-11-27
上一篇:中国农村6~11岁小学生忽视评价常模的研制
下一篇:2010–2013年广州市婴儿死亡原因分析
2003–2012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和死亡原因分析
闫淑娟 朱雪娜     
闫淑娟 100026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儿童神经心理保健科
朱雪娜 100026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儿童神经心理保健科
摘要: 目的  调查2003–2012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年龄别和主要死因别死亡率。方法  采用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监测网实时监测收集的2003–2012年5岁以下儿童死亡监测资料,计算城区、近郊区和远郊区县新生儿、婴儿及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和5岁以下儿童主要死因别死亡率。结果  2012年北京市新生儿、婴儿及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分别为0.21%(253/121 747)、0.31%(379/121 747)和0.36%(435/121 747),比2003年分别降低了54.88%、50.24%和54.75%。城区、近郊区和远郊区县儿童死亡率均呈下降趋势(新生儿死亡率分别由2003年的0.53%、0.42%和0.48%降至2012年的0.20%、0.19%和0.23%,婴儿死亡率分别由2003年的0.73%、0.58%和0.63%降至2012年的0.30%、0.29%和0.35%,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分别由2003年的0.90%、0.72%和0.82%降至2012年的0.33%、0.34%和0.39%,P值均<0.01)。2003–2012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主要死因中,先天性心脏病、出生窒息、早产或低出生体重和交通意外死亡率有下降趋势,分别从2003年的140.63/10万、109.38/10万、85.94/10万和26.04/10万,降至2012年的41.89/10万、59.96/10万、52.57/10万和6.57/10万(P<0.01)。城区、近郊区和远郊区县先天性心脏病死亡率均呈下降趋势,分别从2003年的216.56/10万、119.75/10万和134.58/10万,降至2012年的52.47/10万、23.50/10万和63.11/10万(P<0.01)。远郊区县5岁以下儿童前8位死因中有6个死因(先天性心脏病、出生窒息、早产或低出生体重、交通意外、溺水和败血症)呈下降趋势,其死亡率分别从2003年的134.58/10万、127.85/10万、100.94/10万、33.65/10万、33.65/10万和26.92/10万,降至2012年的63.11/10万、65.54/10万、60.69/10万、12.14/10万、0.00/10万和4.85/10万(P<0.05),近4年无溺水死亡。2012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前5位死因依次为出生窒息、早产或低出生体重、先天性心脏病、肺炎和意外窒息(死亡率分别为59.96/10万,52.57/10万,41.89/10万,24.64/10万和15.61/10万)。结论  2003–2012年,北京市城区、近郊区和远郊区县新生儿、婴儿、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及先天性心脏病死亡率均有明显的下降趋势,远郊区县5岁以下儿童前8位死因中有6个呈下降趋势,以溺水死亡率下降尤为明显。
关键词 :婴儿死亡率;死亡原因;新生儿;儿童
Analysis of mortality rate and causes of death among children under 5 years old in Beijing from 2003 to 2012
YanShujuan,ZhuXuena     
Department of Neuropsychological Development, Beijing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Hospital, Capital Medical University, Beijing 100026,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Yan Shujuan, Email: wtyebs@sina.com
Abstract:Objective  To understand the age-specific and cause-specific mortality rate among children under 5 years old in Beijing from 2003 to 2012.Methods  Death surveillance data of children under the age of 5 were obtained from Beijing children mortality surveillance network from 2003 to 2012. Neonatal mortality rate (NMR), infant mortality rate (IMR), under 5-year old children mortality rate (U5MR) and the leading cause of death for under 5-year old children in urban, suburbs, and outer suburbs in Beijing were analyzed.Results  The NMR, IMR and U5MR in Beijing were 2.08 (253/121 747), 3.11 (379/121 747) and 3.57 (435/121 747) per 1000 live births in 2012, respectively, which declined 54.88%, 50.24% and 54.75% compared with the level in 2003 respectively. The children mortality rates showed a decreasing trend in urban, suburb, and outer suburbs during 2003 and 2012 (NMR was decreased from 0.53%, 0.42%, and 0.48% in 2003 to 0.20%, 0.19%, and 0.23% in 2012; IMR was decreased from 0.73%, 0.58%, and 0.63% in 2003 to 0.30%, 0.29%, and 0.35% in 2012; U5MR was decreased from 0.90%, 0.72%, and 0.82% to 0.33%, 0.34%, and 0.39% in 2012, P<0.01). There was a steady decline in the U5MR due to congenital heart disease, birth asphyxia, premature birth or low birth weight and traffic accident in Beijing from 2003 to 2012. The mortality rate of congenital heart disease declined from 140.63 to 41.89 per 100 000 live births, birth asphyxia declined from 109.38 to 59.96 per 100 000 live births, premature birth or low birth weight declined from 85.94 to 52.57 per 100 000 live births, traffic accident declined from 26.04 to 6.57 per 100 000 live births (P<0.01). The mortality rate of congenital heart disease declined remarkably from 216.56 to 52.47, from 119.75 to 23.50, and from 134.58 to 63.11 per 100 000 live births in urban, suburb, and outer suburbs (P<0.01). Six of the top 8 leading causes of death among children under 5 years old declined remarkably in rural areas. They were congenital heart disease, birth asphyxia, premature birth or low birth weight, traffic accident, drowning, and septicemia, and the mortality rate of them declined from 134.58 to 63.11, from 127.85 to 65.54, from 100.94 to 60.69, from 33.65 to 12.14, from 33.65 to 0.00, and from 26.92 to 4.85 per 100 000 live births, respectively (P<0.05). There was no drowning death case in rural areas in recent 4 years. The top 5 leading causes of death among children under 5 years old in Beijing in 2012 were birth asphyxia, premature birth or low birth weight, congenital heart disease, pneumonia, and accidental suffocation. The mortality rate of these top 5 leading causes were 59.96, 52.57, 41.89, 24.64, and 15.61 per 100 000 live births in 2012.Conclusion  From 2003 to 2012, the NMR, IMR, U5MR and mortality rate of congenital heart disease declined remarkably in urban, suburb, and outer suburb areas in Beijing. There was a decrease trend for the six of the top 8 leading causes of death among children under 5 years old. The mortality rate of drowning dropped markedly in outer suburbs.
Key words :Infant mortality;Cause of death;Neonate;Child
全文

婴儿死亡率(IMR)和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U5MR)是反映一个国家儿童健康状况和社会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直接影响着一个地区的人均期望寿命。降低IMR和U5MR被纳入《90年代中国儿童发展规划纲要》和《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01–2010年)/(2011–2020年)》。为掌握北京市IMR、U5MR及主要死因与变化趋势,为卫生行政部门制定政策提供依据,现对2003–2012年北京市户籍5岁以下儿童死亡情况进行分析。

资料与方法  

1.资料来源:  调查资料来自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监测网,该网建立于1992年。北京市共有18个区县,按行政区划分为4个城区、6个近郊区和8个远郊区县,全部纳入监测范围。监测地区户籍人口数逐年增长,2003年为1 148.8万,2012年为1 297.5万。

2.监测对象及户籍归属方法:  监测对象为监测区域内妊娠满28周,娩出后有心跳、呼吸、脐带搏动、随意肌缩动4项生命体征之一,而后死亡的5岁以下户籍儿童。户籍归属方法:已报户口的儿童以本人户口为准;未报户口的儿童父母均为北京户籍者,随母亲户籍;父母一方为北京户籍者,计入北京户籍所在地。2003–2012年间,年均监测5岁以下户籍儿童352 280名;其中,城区、近郊区和远郊区县年均监测5岁以下户籍儿童分别为35 640名、199 510名和117 130名。

3.资料收集与质量控制:  儿童死亡信息通过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监测网收集。收集方式严格按照《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生命监测工作方案》执行,包括2个途径:(1)地区途径:通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收集辖区内儿童出生及死亡情况,利用妇幼保健网(妇女保健、儿童保健、计划免疫门诊等)监测,发现5岁以下儿童死亡后,及时填写《儿童死亡报告卡》,定期上交区级妇幼保健机构;(2)医院途径:通过医院的临床科室收集所有发生在医院的5岁以下儿童死亡情况。医院临床科室发生5岁以下儿童死亡后,填写《儿童死亡报告卡》,并上交给院内负责科室,院内负责科室定期将本院填写的《儿童死亡报告卡》上交所在辖区的区级妇幼保健机构;区级妇幼保健机构每季度对医院上交的《儿童死亡报告卡》进行分类,户口为本区的《儿童死亡报告卡》返回到本区相应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行入户核实,户口为外区的《儿童死亡报告卡》上转给市级妇幼保健机构,由市级妇幼保健机构转给相应的区级妇幼保健机构,再转到相应的社区入户核实,核实后确认上报。区级妇幼保健机构每季度核对辖区上报的《儿童死亡报告卡》,与疾控部门核对儿童死亡,并将核实后的《儿童死亡报告卡》上报给市级妇幼保健机构,每年抽取1/5的社区和医院进行质控检查及漏报调查。市级妇幼保健机构每季度核对区级上报的《儿童死亡报告卡》(死亡诊断以医院诊断为准,死因分类按《中国妇幼卫生监测工作手册》中"儿童死亡原因的诊断、填写和分类"执行)、负责跨区《儿童死亡报告卡》横转,每年抽取1/5的区县进行质控检查及漏报调查,确保资料收集的完整性与准确性。2003–2012年市、区两级质控年均活产漏报率均低于2%,死亡漏报率均低于1%。

4.指标定义:  某地区儿童死亡率=某地区某年龄段儿童死亡数/当年该地区监测活产数。新生儿是指出生至不满28 d的儿童。婴儿是指出生至不满1岁的儿童。5岁以下儿童是指出生至不满5岁的儿童。早产儿是指孕满28周至孕不足37周分娩的新生儿。低出生体重儿是指出生体重不足2 500 g的新生儿。

5.统计学分析:  儿童死亡数据以个案形式(《儿童死亡报告卡》)每季度录入北京市妇幼保健网络信息系统,每年导出Excel数据,检错、查重,并与原始报告卡核对。本研究选取2003年位居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前8位的主要疾病死因,分析死因别死亡率变化情况。采用SPSS 12.0软件对儿童死因进行分类统计,采用Epi Info 3.2软件进行χ2检验和线性趋势χ2检验,检验水准为α=0.05。

结果  

1.一般情况:  2003–2012年北京地区户籍活产数逐年增加(表1),10年间城区年均户籍活产数12 788名,近郊区37 102名,远郊区县25 972名。2003–2012年北京市户籍5岁以下儿童共死亡3 505例,其中城区551例,近郊区1 606例,远郊区县1 348例;婴儿死亡2 926例,占5岁以下儿童死亡的83.48%;新生儿死亡2 043例,占婴儿死亡的69.82%。

表12003–2012年北京市新生儿、婴儿及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

2.5岁以下儿童年龄别死亡率:  2003–2012年北京市新生儿死亡率(NMR)、IMR和U5MR均呈下降趋势。2012年NMR、IMR和U5MR分别为0.21%(253/121 747)、0.31%(379/121 747)和0.36%(435/121 747),与2003年比较,全市水平NMR、IMR和U5MR降幅均超过50%,经线性趋势χ2检验,χ2值分别为125.26、106.62和138.45,P值均<0.01;城区NMR、IMR和U5MR降幅最大,其次是近郊区和远郊区县;对不同地区(城区、近郊区和远郊区县)儿童死亡率进行比较,仅部分地区在2006–2008年间存在差异,详见表1

3.5岁以下儿童主要疾病死因别死亡率:  2003–2012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主要死因中,位居前3位的先天性心脏病、出生窒息、早产或低出生体重和位居第5位的交通意外有下降趋势,其死亡率分别从2003年的140.63/10万、109.38/10万、85.94/10万和26.04/10万,降至2012年的41.89/10万、59.96/10万、52.57/10万和6.57/10万(趋势χ2值分别为65.39、21.21、9.90和10.32, P<0.01);肺炎、意外窒息、颅内出血、败血症呈波动状态;2012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前5位疾病依次为出生窒息、早产或低出生体重、先天性心脏病、肺炎和意外窒息(死亡率分别为59.96/10万,52.57/10万,41.89/10万,24.64/10万和15.61/10万)。10年间,先天性心脏病降幅较大,与2003年比较,其构成比亦明显下降(χ2=5.44,P<0.05),死因顺位由第1位降至第3位(表2)。与我国2010年5岁以下儿童死因中肺炎位居第2的顺位不同[1],近10年来,肺炎一直位居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主要疾病死因的第4位(除2011年居第3位)。

表22003–2012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前8位疾病死因别死亡率变化情况(/10万)
2003年城区5岁以下儿童前8位主要疾病死因与全市不尽相同(表3)。2003–2012年城区5岁以下儿童主要死因中,先天性心脏病和出生窒息死亡率有下降趋势(趋势χ2值分别为8.51、13.82,P<0.01);与2003年比较,早产或低出生体重、意外窒息、白血病和先天愚型死亡率虽然降幅较大,但因各年间波动较大,经趋势χ2检验,10年无下降趋势;肺炎、败血症死亡率似略有升高,但属正常波动,经趋势χ2检验无升高趋势(表3)。2012年城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前5位疾病为先天性心脏病、出生窒息、早产或低出生体重、肺炎和败血症,与2003年比较,意外窒息降至第6位死因(表3)。
表32003–2012年北京市城区5岁以下儿童前8位疾病死因别死亡率情况(/10万)
2003–2012年近郊区5岁以下儿童主要死因中,先天性心脏病、早产或低出生体重死亡率有下降趋势(趋势χ2值分别为44.10,P<0.01和5.43,P<0.05);与2003年比较,出生窒息和意外窒息死亡率呈波动状态,颅内出血、交通意外和白血病死亡率虽然降幅较大,但因各年间波动较大,经趋势χ2检验,无下降趋势;肺炎死亡率似有升高,但因存在波动,经趋势χ2检验,无升高趋势(表4)。2012年近郊区5岁以下儿童死亡前5位疾病依次为出生窒息、早产或低出生体重、肺炎、先天性心脏病和意外窒息,与2003年比较,先天性心脏病降幅明显,顺位降至第4位,肺炎升至第3位,意外窒息升至第5位(表4)。
表42003–2012年北京市近郊区5岁以下儿童前8位疾病死因别死亡率情况(/10万)
2003–2012年远郊区县5岁以下儿童前8位主要死因中,有6种死因(先天性心脏病、出生窒息、早产或低出生体重、交通意外、溺水和败血症)死亡率有下降趋势(趋势χ2值依次为14.90、11.11、7.61、7.06、14.81,P<0.01;5.62, P<0.05)(表5);其中,溺水降幅最大,近4年来无因溺水死亡的儿童。与2003年比较,肺炎和意外窒息死亡率虽然降幅较大,但因其波动明显,经趋势χ2检验,10年无下降趋势(表5)。2012年远郊区县5岁以下儿童死亡前5位疾病依次为出生窒息、先天性心脏病、早产或低出生体重、肺炎和意外窒息,与2003年比较,出生窒息升至第1位,先天性心脏病降至第2位。
表52003–2012年北京市远郊区县5岁以下儿童前8位疾病死因别死亡率变化情况(/10万)

4.北京市婴儿死亡前5位死因变化情况:  2012年北京市婴儿前4位死因顺位与5岁以下儿童相同,第5位死因为意外窒息。近10年来,婴儿前5位死因变化不大,前3位死因排序各年互相交替,肺炎一直位居北京市婴儿死因的第4位,第5位以意外窒息为主。2003–2012年,婴儿前5位死因中,位居前3位的先天性心脏病、出生窒息、早产或低出生体重死亡率有下降趋势(趋势χ2值分别为53.33、21.21和9.91, P<0.01),其中,先天性心脏病降幅最大(69.13%),与2003年比较,其构成比亦明显下降(χ2=6.38,P<0.05),死因顺位由第1位降至第3位(表6)。

表62003–2012年北京市婴儿死亡前5位死因顺位情况

讨论  2003–2012年北京市IMR和U5MR呈逐年下降趋势,2012年IMR和U5MR分别为0.31%和0.36%,北京市于2004年提前完成了《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01–2010年)》中提出的IMR和U5MR在2000年(分别为0.65%和0.78%)[1,2]的基础上下降1/5的目标。2006年,北京市U5MR已接近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经济发达国家水平,但仍高于意大利、日本、瑞典等国家[3]。北京市IMR和U5MR下降的特点是城区下降幅度最大,考虑与城区大型综合医院集中、医疗救治水平较高有关,另一方面可能与城区2003年IMR和U5MR基础值较高有关,近郊和远郊区县降幅接近;同期城区、近郊区和远郊区县IMR和U5MR差异不大。
        2003–2012年北京市婴儿和5岁以下儿童前4位死因中,以先天性心脏病、出生窒息、早产或低出生体重死亡率下降趋势明显。
        先天性心脏病自1998年起成为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第1位死因,为此,北京市开展了儿童先天性心脏病相关调研工作[4,5,6],为先天性心脏病筛查工作的推广积累了经验;2009年在市卫生局政策支持下,构建了北京市儿童先天性心脏病筛查及转诊网络[7],筛出的可疑先天性心脏病患儿通过绿色通道转诊得到了及时的诊治,提高了先天性心脏病患儿的存活率和生存质量。以研究成果推动政府形成决策,通过筛查–转诊网络的建立,实现先天性心脏病患儿的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使我市近10年来5岁以下儿童先天性心脏病死亡率稳步下降,对降低北京市IMR和U5MR起到了重要作用。
        北京市通过加强孕期保健、产时监护,减少了出生窒息的发生[8]。同时,对助产机构人员开展新生儿窒息复苏技术培训和考核,持证上岗;儿科医师参与高危儿产前讨论与分娩过程,对窒息儿密切监护、及时处理,提高了窒息复苏成功率;我市出生窒息死亡率稳步下降。
        早产或低出生体重与高龄妊娠和辅助生殖技术导致多胎生育有关[9,10],多胎儿比单胎儿更容易低出生体重,其在生后1个月内发生死亡的概率是单胎儿的8倍[11]。北京市主要是通过提高临床救治技术,降低早产及低出生体重儿死亡率。然而,随着高龄妊娠和辅助生殖的增多,降低早产或低出生体重儿死亡率除了依赖于临床救治技术的不断进步,更好的途径是通过加强孕期保健、完善辅助生殖技术等手段,降低早产和低出生体重儿的发生率。
        近10年来,肺炎基本稳定在5岁以下儿童死因的第4位。2012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肺炎死亡率是美国1998年水平(11.2/10万)的2倍多,说明北京市儿童肺炎死亡率仍有下降的空间。5岁以下儿童肺炎死亡多在婴儿期(>80%),尤其是新生儿期(>40%);因此,应加强新生儿访视服务,使家长掌握通过计数呼吸次数及早发现小儿肺炎的技术,实现小儿肺炎的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减少儿童肺炎死亡。
        2003–2012年,意外窒息7次成为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第5位死因,已成为威胁我市5岁以下儿童生存的主要因素之一。意外窒息多见于0~1岁儿童[12],主要由外物堵住小儿口鼻或呼吸道异物吸入引起;0岁以外物堵住口鼻及呛奶窒息较多见,1岁以上儿童以呼吸道异物吸入较多见。提示我们应加强宣教,提高婴幼儿看护人的安全喂养与护理意识,对监护人进行相关知识和技能的培训(如意外窒息发生环节、防范措施、气管异物紧急处理等),以减少意外窒息的发生;一旦发生意外窒息,早期正确处理可避免部分儿童的死亡结局,从而降低意外窒息死亡率。

参考文献
[1]冯江, 袁秀琴, 朱军, 等. 中国2000–2010年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和死亡原因分析[J].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12, 33(6):558–561.
[2]朱雪娜, 滕红红. 北京市1999–2003年儿童死亡状况分析[J]. 中国妇幼保健, 2005, 20(20):2601–2603.
[3]United Nations Children′s Fund. The state of the world′s children 2008[R]. New York:UNICEF, 2007:113–117.
[4]王惠珊, 袁雪, 闫淑娟, 等. 北京市1992–2000年婴儿及胎婴儿死亡率的监测与干预研究[J]. 中华医学杂志, 2001, 81(23):1424–1426.
[5]袁雪, 王惠珊, 闫淑娟, 等. 10 665名儿童先天性心脏病发病状况监测结果和环境危险因素分析[J]. 中国妇幼保健, 2006, 21(6):781–783.
[6]王惠珊, 袁雪, 奚一生, 等. 19 432名婴幼儿先天性心脏病患病率的调查研究[J]. 中国儿童保健杂志, 2001, 9(4):236–238.
[7]袁雪, 陈欣欣, 陈雪辉, 等. 北京市儿童先心病筛查及转诊网络的构建[J]. 中华医院管理杂志, 2012, 28(1):74–76.
[8]李禾, 沈汝㭎, 丁辉, 等. 北京市1993–2002年10年新生儿窒息死亡分析[J]. 中国妇幼保健, 2003, 18(12):733–734.
[9]EngleWA, KominiarekMA. Late preterm infants, early term infants, and timing of elective deliveries[J]. Clin Perinatol, 2008, 35(2):325–341.
[10]MacDormanMF, DeclercqE, ZhangJ. Obstetrical intervention and the singleton preterm birth rate in the United States from 1991–2006[J]. Am J Public Health, 2010, 100(11):2241–2247.
[11]KochanekKD, KirmeyerSE, MartinJA, et al. Annual summary of vital statistics: 2009[J]. Pediatrics, 2012, 129(2):338–348.
[12]李一辰, 滕红红, 袁雪. 1992–2001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意外死亡监测分析[J]. 中国儿童保健杂志, 2003, 11(4):234–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