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4年06期 中国七省份对WHO《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执行情况的评价研究    PDF     文章点击量:3247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4年06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张晓畅 万霞 杨功焕
ZhangXiaochang,WanXia,YangGonghuan
中国七省份对WHO《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执行情况的评价研究
Evaluation study of the implementation of WHO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Tobacco Control in seven provinces/municipalities in China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4,48(6)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4.06.014
引用本文: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4-01-16
上一篇:2010–2013年广州市婴儿死亡原因分析
下一篇:2004–2011年中国35岁以上人群缺血性心脏病死亡趋势与特征分析
中国七省份对WHO《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执行情况的评价研究
张晓畅 万霞 杨功焕     
张晓畅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万霞 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
杨功焕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
摘要: 目的  从机构开展工作的角度评价中国7个省份对WHO《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简称《公约》)的执行情况。方法  2010年和2012年采用多阶段抽样方法,选取中国7个省份的医院、学校、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和公共交通场所作为调查对象,共901个。采用知情人问卷调查和现场观察法了解其对《公约》的执行情况,对无烟环境创建、控烟知识传播和培训,以及戒烟相关措施实施等工作的开展情况进行比较。结果  在无烟环境创建方面,各类机构差异明显,其中医院、卫生行政部门和学校有全面无烟政策的比例较高,在2012年分别为83.3%(111/192)、81.6%(146/179)和66.5%(121/182),与政府机构(32.4%,33/102)和公共交通场所(25.0%,27/108)相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74.93,P<0.01)。控烟知识传播和培训方面,开展控烟宣传工作的卫生行政部门比例由2010年的78.1%(150/192)上升至2012年的100.0%(192/192)(χ2=42.00,P<0.01)。针对媒体进行控烟培训的卫生行政部门所占比例较低,仅为11.8%(22/187),低于针对卫生行政部门单位内部进行培训的比例(67.7%,128/189)(χ2=413.99,P<0.01);戒烟相关工作上,为员工提供戒烟帮助、开展戒烟技巧培训或开设戒烟门诊的被调查机构所占比例分别为41.1%(312/760)、55.6%(104/187)和45.9% (89/194)。上海市在多项指标上工作开展情况均较好,28所学校中的27所均实施了全面无烟政策,而江西26所学校中仅3所有此政策,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7.63,P<0.01)。控烟健康教育课程指标,上海24所学校全部达标,浙江29所中有23所达标,最低为江西,26所中仅12所达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7.95,P<0.01)。结论  中国7省份的5类机构对《公约》的执行有不同程度进展,但还需进一步推进公共交通场所等机构的无烟环境创建,加强卫生行政部门对媒体的控烟培训,以及提高医疗机构提供戒烟服务的能力。
关键词 :烟草;流行病学;评价研究
Evaluation study of the implementation of WHO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Tobacco Control in seven provinces/municipalities in China
ZhangXiaochang,WanXia,YangGonghuan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0050,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Yang Gonghuan, Email: yangghuan@vip.sina.com
Abstract:Objective  To assess the implementation of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Tobacco Control (WHO FCTC) by organizations in seven provinces/municipalities in China.Methods  A total of 901 organizations, including hospitals, schools, government departments, health administrative departments and public transportation facilities, were selected by multistage sampling method in five provinces and two municipalities in China, 2010 and 2012. Key informant interview and observation survey were conducted to collect data on implementation of WHO FCTC. Analysis was performed among three clusters of indexes, which were establishment of smoke-free environment, education and training on tobacco control, and tobacco cessation measures.Results  The five types of organizations performed differently in creating smoke-free environment. The ratios of conducting complete smoke-free policy in hospitals, health administrative departments and schools were separately 83.3% (111/192), 81.6% (146/179) and 66.5% (121/182) in 2012, which were comparatively higher than those in governments (32.4%, 33/102) and public transport facilities (25.0%, 27/108) (χ2=174.93, P<0.01). As for promotion and training programs of tobacco control information, the ratio of health administrative departments raised from 78.1% (150/192) to 100.0% (192/192), and the difference showed statistical significance (χ2=42.00, P<0.01). But those departments who provide training to social media only accounted for 11.8% (22/187), which was substantially lower than the percentage of those providing training to themselves (67.7%, 128/189) (χ2=413.99, P<0.01). Three indexes of tobacco cessation related work--offering help in tobacco use quitting, providing health workers with training on tobacco cessation skills and establishing tobacco cessation clinics, only reached as low as 41.1% (312/760), 55.6% (104/187) and 45.9% (89/194), respectively. Among the seven provinces/municipalities, Shanghai did better than the others on most of the indexes. 27 out of 28 schools in Shanghai implemented complete smoke-free policy, which was the best among the seven, while only 3 out of 26 in Jiangxi, as the poorest (χ2=47.63, P<0.01). Meanwhile, all of the 24 schools in Shanghai had health education classes on tobacco control, followed by Zhejiang (23 out of 29), while Jiangxi was also the poorest, only 12 out of 26 (χ2=17.95, P<0.01).Conclusion  The implementation of WHO FCTC by the five types of organizations in the seven provinces/municipalities has improved to various degrees. Nevertheless, further actions should be taken to promote smoke-free environment especially in certain circumstances such as public transport facilities, to strengthen training programs of tobacco control for social media, and to enhance hospitals′ abilities in providing tobacco cessation services.
Key words :Tobacco;Epidemiology;Evaluation studies
全文

《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以下简称《公约》),为各国制定和实施各级控烟政策提供综合性的指导[1]。自2006年《公约》在中国生效以来,我国控烟氛围大大增强[2]。《公约》建立了公约的报告系统[3],基于各国履约负责人提供的信息,每两年出具一份全球进展报告,对国家层面控烟政策进行宏观描述。此外,还有基于流行病学人群调查的评估[4,5]。笔者变换角度,从地方各类机构开展控烟工作的角度评价省级烟草控制的执行效果,利用"中国烟草控制流行病学和干预研究"项目2010年和2012年机构调查的数据,对中国7个省份的履约工作进展情况进行评价,并讨论机构调查与其他人群调查结果的关系。

对象与方法  

一、对象  于2010年和2012年,采用多阶段分层抽样方法,分别在天津市、上海市、黑龙江省、浙江省、江西省、河南省、广东省等7个地区选取医院、学校、政府机构、卫生行政部门(包括卫生局、CDC或健康教育所),以及公共交通场所共901个机构进行调查。具体抽样方法参见文献[6]。前后两次调查采用完全相同的方案调查相同机构。

二、调查方法  

1.知情人问卷调查:  对每个机构办公室主任或业务部门知情人进行面对面的问卷调查,内容包括无烟环境创建、控烟知识传播与培训、以及戒烟相关措施实施情况。

2.现场观察:  在每个机构选择一定数量的观察场所(如走廊、办公室),每个场所观察30 min,记录该场所是否有禁烟标志、是否有人劝阻吸烟、是否有烟灰缸、是否有烟味、是否有烟头,以及是否有人吸烟。

三、评价指标及定义  根据《公约》中与基层控烟工作密切相关的三项条款及其实施准则[1,7],在项目已发展出的指标评估体系基础上,制定了以下3类,共15项评价指标:

1.无烟环境创建:  (1)室内场所全面无烟政策:所在单位有室内区域完全禁止吸烟的政策。(2)无烟环境创建活动:所在单位创建过无烟单位。(3)无烟环境创建的质量:包括有禁烟标志、有人劝阻吸烟、无烟灰缸、无烟味、无烟头、无人吸烟等6项。

2.控烟知识传播与培训:  (1)医院控烟宣传工作:所在医院在过去1年开展过有关烟草危害健康知识的宣传工作。(2)卫生行政部门控烟宣传工作:所在卫生行政部门在过去一年开展过有关烟草危害健康知识的宣传工作。(3)学校对学生健康传播活动:所在学校在过去1年开展过各项活动,向学生教授有关烟草危害健康的知识。(4)学校对社区宣传活动:所在学校在过去的1年组织学生去社区开展过宣传烟草危害等活动。(5)控烟健康教育课程:所在学校在过去1年里健康教育课程内有烟草危害和控烟的内容。(6)政府内部控烟健康传播活动:所在政府机构在过去的1年对员工开展过有关吸烟和二手烟的健康危害的教育。(7)控烟培训:所在卫生行政部门在过去的1年对其他单位或部门提供过控烟培训或技术支持。

3.戒烟相关措施:  (1)对员工提供戒烟帮助:所在单位在过去1年对吸烟的工作人员提供了戒烟帮助。(2)促进戒烟的项目和活动:所在卫生行政部门在过去1年从事过戒烟相关工作(包括协助创建戒烟门诊、组织戒烟竞赛和戒烟知识讲座等)。(3)戒烟技巧培训:所在医院在过去1年对医生或护士开展过戒烟技巧的培训。(4)戒烟门诊或戒烟服务:所在医院有戒烟门诊或提供戒烟服务。(5)对患者提供戒烟建议:所在医院要求医生关注患者吸烟情况或建议吸烟患者戒烟。

四、统计学分析  使用SAS 9.2软件进行数据清理和统计分析。用构成比对分析指标(除无烟环境创建质量外)进行统计描述。前后两次调查之间的差异采用配对(校正)卡方检验,各地区之间的差异采用卡方检验(fisher精确检验)进行比较。无烟环境创建质量中的6项指标采用百分比赋值法计算得分,参见文献[6]。两次调查之间的差异采用配对符号秩检验方法比较,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一、基本情况  在选取的901个机构中,两次调查的有效样本数分别是863和849个,剔除不能配对的样本后,最终进入分析的样本数为823个。其中,医院201个,学校196个,政府机构108个,卫生行政部门203个,公共交通场所115个,见表1

表1各地区所选调查机构分布情况(个)

二、无烟环境创建情况  2012年分别有83.3%(160/192)的医院、81.6%(146/179)的卫生行政部门、66.5%(121/182)的学校实施了室内区域无烟政策,比政府32.4%(33/102)和公共交通场所25.0%(27/108)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74.93,P<0.01);且前三者较2010年[57.8%(111/192)、55.9%(100/179)、55.5%(101/182)]均有增长,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值分别为40.69、34.13、6.45,P<0.01)。但是政府机构和公共交通场所实施此政策的比例与2010年[22.5%(23/102)、 14.8%(16/108)]相比变化不大(χ2值分别为3.38和3.45,P>0.05)。
        2012年上海市医院、学校、卫生行政部门室内场所禁烟情况比其他地区好,28所调查学校中有27所实施了全面禁烟政策,高于其他地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7.63,P<0.01)。江西的医院、学校、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这四类机构有室内场所全面禁烟规定的机构所占比例均较其他地区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见表2

表2调查地区各类机构2012年室内场所无烟政策实施情况
无烟环境创建活动的开展情况与无烟政策情况类似。2012年卫生行政部门、医院和学校开展无烟环境创建活动的比例较高,依次为89.9%(160/178)、77.5%(138/178)和56.4%(101/179),政府和公共交通场所较低,为35.6%(31/87)和38.0%(41/108),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64.76,P<0.01)。
        为进一步客观评价无烟政策执行和无烟环境创建活动的情况,笔者利用6项指标测试了各机构无烟环境创建质量。医院、学校、卫生行政部门在"有禁烟标志"指标上分数均有所增加,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公共交通场所除了在"无人吸烟"这项指标分数由84.2上升至87.8(t=399.50,P<0.01),其他指标无明显变化;政府在各指标上均无明显变化,见表3
表3各类机构2010年和2012年无烟环境创建质量得分情况比较

三、控烟知识传播与培训情况  

1.控烟知识传播:  卫生行政部门、医院开展控烟宣传工作以及学校健康教育课程这三项指标均有较大幅度增长。分别由2010年的78.1%(150/192)、69.1%(134/194)和61.3%(114/186)上升至2012年的100.0%(192/192)、84.0%(163/194)和71.5%(133/186),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表4)。

表4调查地区健康教育工作在2010年和2012年的开展情况(%)
2012年七省市中,上海24所被调查学校均设有控烟健康教育课程,浙江29所学校中则有23所开设,江西最少,26所学校中仅12所设有控烟健康教育课程,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7.95,P<0.01)。在医院对内控烟宣传方面,天津和浙江分别仅有1家医院(1/29、1/28)未做过此项工作,但江西28家医院中有9家均未开展过此项工作,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8.86,P<0.05)。

2.控烟培训:  2012年,以本单位内部和医院作为控烟培训工作对象的卫生行政部门较多,分别占67.7%(128/189)和64.0%(121/189),高于媒体相关部门(11.8%,22/187)和公共交通部门(16.7%,31/186)开展控烟培训的比例,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13.99,P<0.01)。且针对本单位内部和医院进行培训的机构比例高于2010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见表5

表5卫生行政部门控烟培训工作在2010年和2012年的开展情况[个(%)]

四、戒烟相关措施  2012年,91.0%(181/199)的医院要求医生关注患者吸烟情况或对患者提出戒烟建议,高于2010年的84.5%(168/199),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65,P<0.05);为员工提供戒烟帮助、开展戒烟技巧培训和设有戒烟门诊或提供戒烟服务的机构比例均有所上升,分别为41.1%(312/760)、55.6%(104/187)和45.9%(89/194),见表6。天津在两项指标上均有较大增幅:26家医院中开展戒烟技巧培训的机构数量从6家增加到17家,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9.09,P<0.01);提供戒烟服务或开设戒烟门诊的医院从28家中的4家增加至16家,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0.08,P<0.01)。

表6各地区戒烟工作在2010年和2012年的开展情况(%)

讨论  本次调查显示,在无烟环境创建方面,卫生医疗机构和学校的情况明显比政府和公共交通场所好。这与国家卫生计生委及教育部出台的全国卫生系统和教育系统室内场所全面禁止吸烟的规定有关,这两项部门规章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学校和卫生医疗机构的无烟环境创建工作[8,9,10]。上海市在开展本项目以前(2010年3月1日)就实施了当地控制吸烟条例[11,12,13]。但是江西省和河南省到目前为止仍没有城市出台专门的控烟法规,无烟立法推进工作较为滞后,阻碍了其全面无烟环境的创建[11,12]。可见,在有控烟法规的行业和城市,其无烟环境创建情况较好[10,14],推动无烟立法是实现全面无烟环境的关键。所以,应按照《公约》第8条及其实施准则的要求,加快推进覆盖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和工作场所的无烟立法。
        笔者发现,卫生行政部门在控烟知识传播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人群调查显示,我国大众对烟草的危害缺乏全面了解,仅有23%的人同时了解吸烟会导致卒中、心脏病和肺癌[5],说明我国控烟知识传播工作效果并不好。传统的健康教育方法已不能满足现在的控烟形势,依靠媒体广告,特别是电视公益广告进行控烟危害宣传是目前WHO推荐的有效警示烟草危害的措施之一[15]。但是40%以上中国人没有在媒体上看到宣传吸烟危害或鼓励戒烟的信息[5],这与卫生行政部门较少针对媒体进行控烟培训有一定关系。因此,地方控烟机构还应在传统健康教育的基础上,加强对媒体的控烟培训,增加公益广告的投放。
        虽然绝大多数医院都要求医生关注患者吸烟状况或建议患者戒烟,但是从人群调查来看,仅有四成左右患者被医生询问过是否吸烟或得到过医务人员的戒烟建议[4,5]。这说明医院普遍有此要求,但是医生并未严格自觉执行。其他戒烟干预措施中,开设有戒烟门诊和对医务人员进行戒烟技巧培训的医院都较少。这不能使医院形成良好的提供戒烟服务的环境,导致医务人员对戒烟工作不够重视[15,16,17,18]。而医生提供简短戒烟建议是提高人群戒烟率的有效方法,其成本低,且能很好地被患者接受[14,16,17]。因此,需要加强在医疗卫生系统的戒烟服务培训,将简短戒烟干预纳入日常诊疗服务中。
        综上所述,我国地方机构对《公约》的执行有不同程度的进展,但还要进一步全面立法,加强对公共交通场所和政府等机构的无烟环境创建工作;加强卫生行政部门对媒体的控烟培训,发挥媒体公益广告在健康传播上的作用;并在医疗机构落实戒烟服务工作,采取有效措施将简短戒烟干预纳入医生日常诊疗过程中。

参考文献
[1]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Tobacco Control[M]. Geneva: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3.
[2]杨功焕, 胡鞍钢. 控烟与中国未来––中外专家中国烟草使用与烟草控制联合评估报告[M]. 北京:经济日报出版社, 2011.
[3]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2 global progress report on implementation of the WHO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Tobacco Control[M]. Geneva: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2.
[4]加拿大滑铁卢大学,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控烟办公室. 国际烟草控制政策评估项目中国报告[M]. 北京:中国时代经济出版社, 2012.
[5]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2010年全球成人烟草调查––中国报告[M]. 北京:中国三峡出版社, 2011.
[6]WanX, StillmanF, LiuH, et al. Development of policy performance indicators to assess the implementation of protection from exposure to secondhand smoke in China [J]. Tob Control, 2013, 22Suppl 2:ii9–ii15.
[7]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tobacco control: guidelines for implementation of article 5.3 article 8 article 11 and article 13 [M]. Geneva: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9.
[8]XiaoD, WangC, ChenH, et al. Making hospitals in China smoke–free: a prospective study of implementing the new standard [J]. Nicotine Tob Res, 2013, 15(12):2076–2080.
[9]ArnottD, DockrellM, SandfordA, et al. Comprehensive smoke–free legislation in England: how advocacy won the day [J]. Tob Control, 2007, 16:423–428.
[10]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report on the global tobacco epidemic, 2009[M]. Geneva: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0.
[11]杨寅. 我国控制吸烟地方立法研究[J]. 行政法学研究, 2012, (4):9–22.
[12]王建新. 我国地方性控烟立法研究[J]. 行政法学研究, 2011, (4):54–59.
[13]LiX, GaoJ, ZhangZ, et al. Lessons from an evaluation of a provincial–level smoking control policy in Shanghai, China [J]. PLoS One, 2013, 8(9):e74306.
[14]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MPOWER: a policy package to reverse the tobacco epidemic[M]. Geneva: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8.
[15]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report on the global tobacco epidemic, 2011[M]. Geneva: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1.
[16]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report on the global tobacco epidemic, 2013[M]. Geneva: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3.
[17]胡恒发, 陈清. 2010年杭州市余杭区医疗卫生行业吸烟行为与控烟知识态度现状调查[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1, 45(9):862–863.
[18]HuangC, GuoC, YuS, et al. Smoking behaviors and cessation services among male physicians in China: evidence from a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J]. Tob Control, 2013, 22Suppl 2:ii2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