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4年06期 一起管材引起直饮水污染事件的调查    PDF     文章点击量:2160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4年06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谢文芳 陈中文 罗建勇 王恒辉 葛淼华
一起管材引起直饮水污染事件的调查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4,48(6)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4.06.023
引用本文: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3-08-26
上一篇:2009–2012年江苏省预防接种后死亡病例病因分析
下一篇:锰神经毒性及其潜在效应标志物研究进展
一起管材引起直饮水污染事件的调查
谢文芳 陈中文 罗建勇 王恒辉 葛淼华     
谢文芳 314050 嘉兴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职业及辐射卫生科
陈中文 314050 嘉兴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职业及辐射卫生科
罗建勇 314050 嘉兴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职业及辐射卫生科
王恒辉 314050 嘉兴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职业及辐射卫生科
葛淼华 314050 嘉兴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职业及辐射卫生科
摘要:
关键词 :
    

Abstract:
Key words :
全文

饮用水的卫生安全是一个全球关注的话题,如何才能得到优质饮用水已成为保障人们未来健康亟待解决的问题。近年来,城市的生活饮用水供水方式已由单一的集中式供水向个体化的水质深度净化处理––管道直饮水模式发展。即将自来水或其他原水深度净化处理建成优质供水网,打开龙头就能喝水这样方便、快捷的管道直饮水系统供水方式被越来越多的住宅小区、办公楼、企事业单位引入使用。但在直饮水的储存、加压和输送过程中,由于材料、系统设计等方面的原因导致供水终端部分水质指标发生变化而达不到饮用标准的事件时有发生。笔者对本地某公司发生的一起因管材引起的直饮水污染事件进行了调查分析,现将处置结果报告如下。

一、材料与方法  

1.材料:  2012年3月嘉兴市某公司17层办公区安装的管道直饮水系统在运行数天后发现,直饮水经过深度净化处理后的冷水是无色透明,但加热后会变成黑色,笔者接到报告后即有专业人员赴现场调查并采集样品。

2.现场调查:  现场勘察该直饮水处理系统的制水间设置在地下室,水源来自嘉兴市嘉源给排有限公司的自来水。从市政自来水水源接口处开始所采用的都是铜质管道,经过直饮机系统处理的净水由铜质管道输送至贮水箱再通过紫外线杀菌器消毒后供给终端用户。由铜管道输送的净水与饮水机相连,同时在终端有加热装置,可以直接取热或冷的净水。现场勘察时还发现经过设备处理的直饮水贮水箱内壁和底部有许多不溶于水的蓝绿色或淡蓝色结晶粉末,怀疑是氢氧化铜结晶。

3.样品采集及评价:  按照《生活饮用水标准检验方法》(GB/T5750–2006)[1]采集该公司管道直饮水水样33份,同时采集市政自来水16份作为对照。测定色度、浑浊度、臭和味、亚硝酸盐、肉眼可见物、铅、砷、铜、镉、耗氧量、菌落总数、大肠菌群、铁、锰、锌、pH值。并采集贮水箱底部可疑结晶物。结果按《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2]及按原卫生部《生活饮用水水质处理器卫生安全与功能评价规范》(2001)[3]要求评价。

二、结果  

1.管道直饮水系统运行基本情况:  该净水系统采用"预处理+循环反渗透+紫外线杀菌+循环供水"深度水处理工艺,反渗透膜采用美国进口膜元件,产水量≥1.5 m3/h(25 ℃)。预处理部分由砂滤器、炭滤器、软水器和保安过滤器组成,可滤除自来水中的悬浮物、化学有机物、重金属、色度、异味、余氯及去除原水的钙、镁等结垢离子;反渗透装置能除去水中有机物(如三卤甲烷中间体、胶体、悬浮物、微生物等)、热源、病毒等物质,最后再通过紫外线杀菌保证出水水质达到可直饮卫生要求。

2.实验室检测情况:  33份直饮冷水的菌落总数合格率为42.4%、亚硝酸盐合格率为64.3%、铜合格率为30.3%,其余指标合格率均为100.0%;作为对照的市政供水各项指标检验结果均符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2]。净化水的超标项目和市政供水比较见表1

表1净化水的超标项目和市政供水比较
经实验室检测分析发现:蓝色结晶物加热后变成黑色同时试管壁上有水珠生成。33份直饮水样品铜的平均值为1.12 mg/L,检出范围0.58~1.38 mg/L。我国《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2]中铜限值为1 mg/L,水样铜的平均值是水质标准限值的1.12倍,结合该直饮净水通过铜管输送,故确定蓝色结晶物是氢氧化铜结晶。其化学式Cu(OH)2,分子量97.56,理化性状是淡蓝色粉末状晶体,密度3.368 g/cm3,难溶于水,受热易分解为氧化铜和水,微显两性,既溶于酸又溶于氨水和浓碱溶液。

3.原因及控制措施:  (1)新安装管道未经充分清洗:建议用表面活性剂、杀菌剂及除油剂对管道冲洗,再用钝化剂处理,可在管道内表面形成有效的保护膜提高稳定性。(2)该管网的设计存在问题,主管道水是能循环回流的但通往供水终端分支管道的水不能完全循环,且贮水箱容积与用水量不配套,另外,本工程中净水装置于夜间定时关闭,也会对管网水质产生一定影响。水长时间处于不流动状态易造成物理、化学、生物等方面的性质发生变化,导致水质产生二次污染。因此要求该公司在通往终端用户的每个分支管道上安装一个三通球阀,让分支管道滞留的水通过联结球阀的分管排出,以保证水是长时间流动的活水。(3)铜质管道材质问题:水在劣质管材中停留时间增加,易导管材中金属物质等杂质的析出。要注意与水接触的材料对水质造成的影响,选用按《卫生部涉及饮用水卫生安全产品检验规定》测定过的,有卫生部门批准文号的管材及相应配件。(4)紫外线辐照强度不够:对水体进行消毒,应了解水质变动情况和水对紫外线的透过率,保证杀菌消毒效果。

三、讨论  早在20世纪70、80年代,管道直饮水就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得到普遍应用,自1971年到2001年,据美国环保局(USEPA)、美国CDC收集的资料显示:直接由于饮水而导致的疾病,化学污染原因占40%,而化学物质引发的疾病中间最常见的是由于水中的铜所引起的。铜主要是来源于室内管道系统或用水器具以及水泵和混合器械中的铜。当水中的铜的含量超过1.3 mg/L时就会产生腹泻、腹痛、头晕等症状[4]。经大型水质处理设备净化出水水质的保证,国外成熟的管道直饮水技术为我们提供了理论基础和实际经验[5,6,7,8]
        目前在国内的应用还仅局限于规模较小的建筑,这可缩短供水管网的长度,减小工程技术上的难度,但从多地发表的文章来看技术还不够成熟,运行效果不是很理想,往往由于系统材料、设计的缺陷、监管不到位导致净水到用户终端时水质达不到卫生安全标准,发生微生物超标、气味异常、重金属超标等二次污染问题[9,10]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比如饮用水夜间在管网中停留时间长,同一饮水点在清晨用水口感就会有差异,监测水质常伴有细菌总数的变化,住宅建筑管网循环回流不充分,个别区域出现死角。
        由于卫生监督的特点及评价方法上的限制,预防性卫生监督工作的展开和对项目的社会经济效益进行全面评价相当困难[11,12]。目前没有管道直饮水国家卫生标准,建设部发布的行业标准《饮用净水水质标准》(CJ94–2005)[13]和2001年卫生部发布的《生活饮用水水质处理器卫生安全与功能评价规范》[3]等已不能满足当前形势发展的需要。对设备、管材等涉水材料的卫生安全性能要加强检查监督;对已建成使用的管道直饮水系统定期检测水质、制水设备的运行情况等,国家需尽快结合处理工艺、出水水质、水质保持、消毒和对管道材质要求的条件下制订符合我国直饮水行业实际情况的国家卫生标准。进一步完善公共卫生立法,强化卫生监督工作。规范并促进直饮水行业的长足发展,保障人民身体健康,建成能保持稳定可靠和卫生安全的直饮水供水系统。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GB/T 5750–2006生活饮用水标准检验方法[S]. 北京:中国标准出版社, 2006.
[2]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GB 5749–2006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S]. 北京:中国标准出版社, 2006.
[3]李智. 一起生活饮用水污染事故调查[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07, 41(5):341.
[4]魏文. 管道直饮水二次污染的探讨[J]. 城市公用事业, 2002, 16(6):15–17.
[5]GomesR, MarquesAS, SousaJ. Decision support system to divide a large network into suitable district metered areas[J]. Water Sci Technol, 2012, 65(9):1667–1675.
[6]LehtolaMJ, MiettinenIT, LampolaT, et al. Pipeline materials modify the effectiveness of disinfectants in drinking water distribution systems[J]. Water Res, 2005 , 39(10):1962–1971.
[7]OkunDA. Distributing reclaimed water through dual systems. AWWA, 1997, 89(11):62–74.
[8]NguyenC, ElflandC, EdwardsM. Impact of advanced water conservation features and new copper pipe on rapid chloramine decay and microbial regrowth[J]. Water Res, 2012, 46(3):611–621.
[9]赵亮, 曾强, 王睿, 等. 天津市直饮水水质卫生状况调查[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2, 46(1):81–82.
[10]陆娟. 一起直饮水微生物污染事件的调查[J]. 上海预防医学, 2012, 24(11):614–615.
[11]丁秀娣, 孙建英. 城镇居民住宅小区分质供水及其预防性卫生监督的方法探讨[J]. 中国公共卫生, 2001, 17(8):768.
[12]阚学贵. 新中国公共卫生监督体系的建立和完善[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1999, 33(6):323–325.
[13]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 CJ94–2005 饮用净水水质标准[S]. 北京:中国标准出版社,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