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4年08期 急性乙型肝炎患者配偶感染乙型肝炎病毒风险研究    PDF     文章点击量:2865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4年08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王富珍 池频频 毕胜利 王锋 张爽 郑徽 孙校金 龚晓红 缪宁 李黎 崔富强 陈园生
急性乙型肝炎患者配偶感染乙型肝炎病毒风险研究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4,48(8)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4.08.017
引用本文: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3-11-14
上一篇:应用Taqman实时PCR法检测禽肉中沙门菌的研究
下一篇:中国东、中、西部人群期望寿命差异分析
急性乙型肝炎患者配偶感染乙型肝炎病毒风险研究
王富珍 池频频 毕胜利 王锋 张爽 郑徽 孙校金 龚晓红 缪宁 李黎 崔富强 陈园生     
王富珍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中心
池频频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
毕胜利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
王锋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
张爽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
郑徽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中心
孙校金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中心
龚晓红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中心
缪宁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中心
李黎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中心
崔富强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中心
陈园生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中心
摘要:
关键词 :
    

Abstract:
Key words :
全文

乙型肝炎(乙肝)病毒(hepatitis B virus,HBV)传播途径主要有血、性及母婴传播。随着中国新生儿乙肝疫苗(hepatitis B vaccine,HepB)预防接种、血液及血制品严格监管、安全注射等措施的深入开展,HBV母婴传播和医源性传播所占比例逐渐下降,HBV性传播可能成为成年人HBV感染的主要传播途径[1,2]。开展急性乙肝患者配偶HBV感染风险研究,探讨HBV性传播几率,及时采取干预措施,对降低急性乙肝患者配偶HBV感染风险具有重要意义。

一、对象与方法  

1.对象:  采用病例–对照研究方法。本调查经中国CDC伦理委员会审批同意,所有调查对象均签署了知情同意书。病例组选择2009–2011年在北京地坛医院住院的20~55岁急性乙肝患者及其配偶;对照组选择医院附近社区的HBV表面抗原(HBV surface antigen,HBsAg)阴性的健康人群及其配偶。按照1∶1进行匹配,病例组和对照组各35对(调查对象及配偶)。匹配条件为性别相同,结婚年限相差≤2年,年龄相差≤5岁。对所有调查对象采用统一调查表开展问卷调查,并采集静脉血5 ml。

2.HBV血清学检测:  所有标本统一在中国CDC病毒病预防控制所肝炎室进行检测。采取美国Abbott公司生产的HBsAg、HBV表面抗体(HBV surface antibody,抗–HBs)抗–HBs和HBV核心抗体(HBV core antibody,抗–HBc)微粒子酶免疫(MEIA)法全封闭检测试剂,均在有效期内使用。采用美国Abbott公司生产的Axsym Plus型全自动免疫发光检测仪进行检测。

3.HBV基因测序:  用德国Qiagen公司的QIAamp Viral DNA Mini Kit试剂盒提取HBV核酸及模板。(1)HBV S基因片段扩增引物:第1轮上游引物(SF1): 5′–CCTGTATTTTCCTGCTGGTGGCTCC–3′,下游引物(SR1):5′–GCAGCAAAGCCCAAAAGACCC–3′;第2轮上游引物(SF2):5′–GTTACAGGCGGGGTTTTT–3′,下游引物(SR2):5′–CCCATGAAGTTAAGGGAGTAGC–3′。(2)巢式PCR反应:分别将SF1、SR1和SF2、SR2引物加入巢式PCR反应的第1轮反应体系和第2轮反应体系,并按要求完成巢式PCR反应。(3)PCR产物测序:采用ABI3700荧光仪测定所扩增的HBV S基因片段,测序引物为SF1和SR2。

4.统计学分析:  采用Epi Data建立数据库,调查问卷经双录入校对,采用SPSS 13.0软件对调查结果进行描述性统计分析,采用χ2检验比较病例组和对照组配偶感染指标率的差异,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二、结果  

1.基本情况:  病例组年龄为(36.23±8.90)岁,结婚年限为(12.84±4.02)年;对照组年龄为(36.14±6.56)岁,结婚年限为(13.84±4.87)年。

2.HBV感染情况调查:  病例组配偶HBsAg、抗–HBs、抗–HBc阳性率均高于对照组配偶,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表1)。

表1病例组与对照组配偶HBV感染指标检测结果

3.HBV感染分子生物学证据:  PCR和基因型测序结果表明,急性乙肝患者和配偶HBsAg均阳性者共8对,经PCR扩增,夫妻HBV均阳性者6对,其中5对HBV基因型均为B型,1对HBV基因型均为C型。

三、讨论  性传播是HBV主要传播途径之一[3,4]。引起HBV感染者配偶HBV感染率上升的因素有性行为、性活动时间、性伴数、性传播疾病次数和梅毒史等[5,6]。有研究表明,HBsAg携带者未接种乙肝疫苗的配偶,婚后感染HBV的几率由8.0%上升至15.4%(P<0.05)[7];HBsAg携带者配偶HBsAg阳性率(13.21%)高于HBsAg阴性者配偶(6.29%),且夫妻间HBV基因型相同者占84.62%,研究结果提示夫妻间存在HBV传播风险。
        在本研究中,急性乙肝患者配偶HBsAg、抗–HBs、抗–HBc阳性率远远高于对照组配偶,也高于在全国1~59岁人群中的调查结果[8]。由此可见,HBsAg阳性者配偶感染HBV风险高于HBsAg阴性者。从8份夫妻HBsAg均阳性的标本中分离出6对夫妻间HBV基因型相同,也提示HBsAg阳性者夫妻间存在HBV传播风险。
        笔者以急性乙肝患者作为观察对象,能明确其为新发感染,通过对新发感染者配偶调查,缩小了时间范围。然而,受成年人急性乙肝病例少、HBV传播途径和感染方式复杂,以及社会对乙肝患者偏见等因素的影响,结果可能会出现一定偏倚。

参考文献
[1]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Hepatitis B[EB/OL]. [2013–11–11]. http://www.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204/en/.
[2]LiangX, BiS, YangW, et al. Epidemiological serosurvey of Hepatitis B in China––Declining HBV prevalence due to Hepatitis B vaccination[J]. Vaccine, 2007, 27(47):6550–6557.
[3]MastEE, WeinbaumCM, FioreAE, et al. A Comprehensive Immunization Strategy to Eliminate Transmission of Hepatitis B Virus Infec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Recommendations of the Advi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Practices (ACIP) Part II:Immunization of Adults[J]. MMWR Recomm Rep, 2006, 55(RR–16):1–43.
[4]庞星火, 王怀, 马建新, 等. 北京市朝阳区乙型肝炎病毒感染家庭聚集性及传播危险因素研究[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2, 46(9):113–116.
[5]LavanchyD. Hepatitis B virus epidemiology, disease burden, treatment, and current and emerging prevention and control measures[J]. J Viral Hepat, 2004, 11(1):97–107.
[6]李立秋, 庞星火, 张卫, 等. 北京市朝阳区居民乙肝知信行调查分析[J]. 国际病毒学杂志, 2012, 19(1):14–11.
[7]孙爱武, 毕胜利, 王峰, 等. 乙型肝炎病毒表面抗原携带者配偶感染乙型肝炎危险性研究[J].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13, 34(3):10–13.
[8]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全国人群乙型病毒性肝炎血清流行病学调查报告[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