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4年09期 北京市2012年常住人口脊髓灰质炎病毒抗体水平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4158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4年09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张朱佳子 张合润 李仁清 曾阳 李晓梅 潘静彬 孙昊 王中战 郭舫如 张一华 王凤双 吴涛 彭兴慧 卢莉 庞星火
Zhang-ZhuJiazi,ZhangHerun,LiRenqing,ZengYang,LiXiaomei,PanJingbin,SunHao,WangZhongzhan,GuoFangru,ZhangYihua,WangFengshuang,WuTao,PengXinghui,LuLi,PangXinghuo
北京市2012年常住人口脊髓灰质炎病毒抗体水平分析
Analysis of antibodies of poliviruses in persistent populations in Beijing,2012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4,48(9)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4.09.004
引用本文: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3-10-09
上一篇:乙型肝炎诊断标准(WS 299-2008)
下一篇:杭州市2004–2011年戊型肝炎流行特征及病原学分析
北京市2012年常住人口脊髓灰质炎病毒抗体水平分析
张朱佳子 张合润 李仁清 曾阳 李晓梅 潘静彬 孙昊 王中战 郭舫如 张一华 王凤双 吴涛 彭兴慧 卢莉 庞星火     
张朱佳子 100013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张合润 100013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李仁清 100013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曾阳 100013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李晓梅 100013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潘静彬 100013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孙昊 北京市东城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病
王中战 北京市丰台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预防免疫科
郭舫如 北京市石景山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病科
张一华 北京市门头沟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计划免疫科
王凤双 北京市顺义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科
吴涛 北京市房山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计划免疫科
彭兴慧 北京市密云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计划免疫科
卢莉 100013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庞星火 100013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摘要: 目的  调查2012年北京市常住人口脊髓灰质炎病毒抗体水平。方法  2012年在北京市采用分层随机抽样方法,调查连续居住6个月以上的健康居民1 676名。使用调查问卷收集人口学特征、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OPV)免疫史等信息,并采集静脉血5 ml,使用微量中和试验方法检测脊髓灰质炎病毒中和抗体。对不同组别间抗体阳性率和几何平均滴度(geometric mean titer,GMT)进行比较。结果  脊髓灰质炎病毒Ⅰ、Ⅱ、Ⅲ型抗体阳性率分别为98.2%(1 645/1 676)、98.1%(1 644/1 676)、97.6%(1 635/1 676),抗体GMT分别为1∶130.2、1∶113.4、1∶79.7。<15岁年龄组Ⅰ、Ⅱ、Ⅲ型抗体阳性率分别为99.7%(664/666)、99.8%(665/666)、99.5%(663/666),均高于≥15岁各年龄组[分别为97.1%(981/1 010)、96.9%(979/1 010)、96.2%(972/1 01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值均<0.01);<15岁年龄组Ⅰ、Ⅱ、Ⅲ型抗体GMT(1∶325.9、1∶250.5 、1∶190.7)均高于≥15岁年龄组(1∶71.1 、1∶67.2 、1∶44.8),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值均<0.01)。免疫史信息来自于接种证和接种卡的人群各型抗体阳性率(99.0%~100%)和GMT水平(1∶128.8~1∶300.7)均较高,当记录中免疫次数达到3次时,Ⅰ、Ⅱ、Ⅲ型抗体阳性率(均为100%)和GMT(1∶409.7~1∶636.7)均达到较高水平。结论  2012年北京市健康人群脊髓灰质炎病毒抗体水平处于较高水平;特别是15岁以下免疫覆盖人群,建立了稳固的免疫屏障,可有效阻断输入性脊髓灰质炎野病毒及疫苗衍生病毒的传播。
关键词 :脊髓灰质炎病毒;抗体,中和;免疫;阳性率;几何平均滴度
Analysis of antibodies of poliviruses in persistent populations in Beijing,2012
Zhang-ZhuJiazi,ZhangHerun,LiRenqing,ZengYang,LiXiaomei,PanJingbin,SunHao,WangZhongzhan,GuoFangru,ZhangYihua,WangFengshuang,WuTao,PengXinghui,LuLi,PangXinghuo     
Department of Immunization, Beijing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0013,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Lu Li, Email: lulibj@sina.com
Abstract: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polio immunity level of persistent population in Beijing, 2012.Methods  A total of 1 676 subjects residing more than 6 months in Beijing were selected by stratified random cluster sampling design in 2012. 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history of oral poliovirus vaccine (OPV) immunization were investigated by questionnaire. All 5 ml blood sample were collected for testing of polio neutralizing antibody using the method of microcell neutralization. The positive rate and the geometric mean titer (GMT) of polio neutralizing antibody type Ⅰ, Ⅱ and Ⅲ were analyzed in different groups.Results  The positive rate of type Ⅰ, Ⅱ and Ⅲ were 98.2% (1 645/1 676), 98.1% (1 644/1 676), 97.6% (1 635/1 676); The GMT were 1∶130.2, 1∶113.4 and 1∶79.7. Three types of positive rates in<15 years group (99.7% (664/666), 99.8% (665/666), 99.5% (663/666)) were higher than those of ≥15 years group (97.1% (981/1 010), 96.9% (979/1 010), 96.2% (972/1 010)), the differences were significant (all the values of P<0.01); The GMT in<15 years group (1∶325.9, 1∶250.5, 1∶190.7) were higher than that of ≥15 years group (1∶ 71.1, 1∶67.2, 1∶44.8), the difference was significant (all the values of P<0.01). The positive rate (99.0%-100%) and GMT (1∶128.8-1∶300.7) in vaccination information confirmed population were higher. The highest positive rate (all were 100%) and GMT (1∶409.7-1∶636.7) were observed in children who vaccinated three times.Conclusion  The polio antibody of healthy population was at a high level in Beijing in 2012; Especially the age groups of<15 years which were covered by vaccines. Immunization barrier had been formed firmly to interrupt the transmission of wild poliovirus and vaccine-derived poliovirus.
Key words :Poliovirus;Antibody,neutralized;Immunity;Positive rate;Geometric mean titers
全文

2011年,我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生了由巴基斯坦输入的脊髓灰质炎野病毒引起的暴发疫情,疫情波及新疆和田、喀什和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等大部分南疆地区。北京市自1997年以来长期开展和田对口支援工作,两地人员交往频繁。因此,为了将疫情防控关口前移,北京市开展了和田地区来京人员粪便监测,检出3例脊髓灰质炎野病毒健康携带者,再次证明北京市脊髓灰质炎野病毒输入风险较高[1]。而建立牢固的人群免疫屏障对防范脊髓灰质炎转播具有重要意义,对此北京市于2012年开展了健康人群脊髓灰质炎抗体水平监测,现将结果报道如下。

对象与方法  

1.对象:  于2012年在北京市按照地理位置、人口构成选择1个城区(原崇文区)、2个近郊区(丰台、石景山)、4个远郊区(县)(门头沟区、顺义区、房山区、密云县)共7个区(县)。在每个区(县)按照简单随机抽样方法抽取10个村(居委会)作为调查点,调查在当地连续居住6个月以上的健康人群。按照抗体阳性率为70%、允许误差为10%、置信区间(1–α)为95%计算,每个区(县)样本量最少为220名,全市为1 540名。分为10个年龄组,即0、1~4、5~9、10~14、15~19、20~24、25~29、30~34、35~39、≥40岁,每个年龄组调查154名,男女比例控制在0.8~1.2之间,本市和流动人口控制在1∶1。考虑到标本在采集、运输和保存中的损耗,每个年龄组适量增加了实际调查人数,最终本研究共调查1 676名。本研究通过了北京市CDC伦理委员会审查,调查对象均签署知情同意书。

2.调查方法:  由统一培训的专业人员采用调查问卷收集调查对象的人口学信息及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OPV)免疫史。15岁以下儿童OPV免疫史通过查阅接种证或查询北京市免疫规划信息管理系统(接种卡)确认,记为有明确免疫史记录的儿童,如无接种证和接种卡,则通过监护人回忆获得。采集调查对象静脉血5~6 ml,分离血清0.5 ml/管,–20 ℃保存。

3.血清学检测:  所用标本统一送北京市CDC脊髓灰质炎病毒实验室检测。采用WHO推荐的微量中和试验方法[2]检测脊髓灰质炎病毒中和抗体,Ⅰ、Ⅱ、Ⅲ型攻击病毒(Sabin株)和标准参考血清均由WHO提供,Hep–2细胞由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提供。起始稀释滴度为1∶4,4倍稀释至1∶1 024,中和抗体滴度≥1∶4为阳性。

4.统计学分析:  调查资料录入EpiData 3.1数据库,使用SPSS 13.0对数据进行整理和分析。计算时中和抗体滴度<1∶4记为1∶2,>1∶1 024记为1∶2 048。采用F检验进行不同组别之间抗体几何平均滴度(geometric mean titer,GMT)的比较,采用χ2检验进行不同组别间抗体阳性率的比较,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采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信息系统中2013年北京市各年龄组常住人口作为标准人口,计算脊髓灰质炎病毒Ⅰ、Ⅱ、Ⅲ型标准化抗体阳性率。

结果  

1.基本情况:  在1 676名研究对象中,男女比例为1∶1.1(817/859),本市人口与流动人口比例为1∶1(840/837)。脊髓灰质炎病毒Ⅰ、Ⅱ、Ⅲ型抗体阳性率分别为98.2%(1 645/1 676)、98.1%(1 644/1 676)和97.6%(1 635/1 676),3个型别抗体均阳性者1 598名,占95.4%;3个型别抗体均阴性4例,占0.2%。Ⅰ、Ⅱ、Ⅲ型抗体GMT分别为1∶130.2、1∶113.4、1∶79.7。各型间抗体阳性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1.79,P=0.409),GMT差异有统计学意义(F=42.54,P<0.01)。由于研究对象的年龄构成与北京市实际人口年龄构成有差别,将脊髓灰质炎病毒抗体阳性率进行标准化,Ⅰ、 Ⅱ、 Ⅲ型抗体标化阳性率分别为96.1%、96.7%和96.7%。

2.不同特征人群抗体阳性率及GMT:  (1)不同地区人群抗体阳性率及GMT:城区、近郊和远郊区(县)人群Ⅰ、Ⅱ、Ⅲ型脊髓灰质炎病毒抗体阳性率均在96%以上,且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Ⅰ、Ⅱ、Ⅲ型抗体GMT均为远郊区(县)最高,Ⅰ型和Ⅱ型抗体GMT为近郊区最低,Ⅲ型抗体GMT为城区最低,地区间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表1)。(2)不同性别人群抗体阳性率及GMT:女性Ⅰ、Ⅱ、Ⅲ型抗体阳性率和GMT均高于男性,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3)不同户籍人群抗体阳性率及GMT:本市人口Ⅰ、Ⅱ、Ⅲ型抗体阳性率和GMT均高于流动人口,除Ⅰ型抗体阳性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外,其余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4)不同年龄组人群抗体阳性率及GMT:以15岁为界分层分析,<15岁人群Ⅰ、Ⅱ、Ⅲ型抗体阳性率均高于≥15岁人群,差异有统计学意义。<15岁人群Ⅰ、Ⅱ、Ⅲ型抗体GMT均高于≥15岁人群,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表1);其中0岁人群最高(Ⅰ、Ⅱ、Ⅲ型抗体GMT分别为1∶844.1、1∶744.0、1∶744.1),随年龄增长呈下降趋势,≥40岁人群最低(Ⅰ、Ⅱ、Ⅲ型抗体GMT分别为1∶54.2、1∶56.0、1∶42.8)。

表12012年北京市不同特征人群脊髓灰质炎病毒抗体水平比较

3.不同免疫史人群抗体水平比较:  免疫史信息来自于接种证和北京市免疫规划信息管理系统的人群(709名)各型抗体阳性率(99.1%~100%)和GMT水平(1∶128.8~1∶300.7)均较高,而信息是通过本人或监护人回忆获得的人群(967名)各型阳性率(96.3%~97.4%)和GMT水平(1∶45.4~1∶72.2)则较低(表1)。本次调查15岁以下儿童667名,其中625名(93.7%)的OPV接种信息来源于接种证或北京市免疫规划信息管理系统记录,42名(6.3%)是通过监护人回忆获得。对有明确免疫史记录的625名儿童进一步分析,所有儿童均有OPV免疫史,且经过3次以上免疫后阳性率均达到99%以上。Ⅰ、Ⅱ、Ⅲ型抗体GMT在3次免疫后达到较高水平,但随着免疫次数的增加下降。见表2

表22012年北京市15岁以下有明确免疫史记录儿童不同免疫次数脊髓灰质炎病毒抗体水平比较

讨论  健康人群脊髓灰质炎病毒抗体水平直接影响脊髓灰质炎病毒的传播,本研究结果显示,北京市健康人群脊髓灰质炎病毒Ⅰ、Ⅱ、Ⅲ型抗体阳性率均达97%以上,抗体GMT在1∶79~1∶130之间,3个型别抗体全阳性者达95.4%,均高于广东[3]、广西[4]等地报道结果,亦高于北京市既往监测的结果[5,6]。较高的人群抗体水平表明北京市已建立了稳固的人群免疫屏障,可有效阻断脊髓灰质炎野病毒及疫苗衍生病毒的传播。在2011年发现了3例新疆来北京健康带毒者后,北京没有出现病毒传播,也无脊髓灰质炎病例报告,牢固的免疫屏障有效阻断了新疆脊髓灰质炎野病毒的在京传播。
        15岁以下免疫覆盖人群(脊髓灰质炎病毒易感人群)抗体水平高于≥15岁人群,也高于江苏[7]、河北[8]等地的调查结果,与尼日利亚北部一项研究结果接近[9]。且有OPV免疫史者抗体阳性率及GMT高于无免疫史者,而免疫次数达到3次(即完成基础免疫后)抗体水平达到最高,说明北京市常规免疫工作质量高,冷链系统运转正常,疫苗免疫效果好,免疫覆盖人群免疫屏障更为牢固。
        Ⅰ、Ⅱ、Ⅲ型抗体GMT水平均随年龄增长呈现下降趋势,在基础免疫完成后GMT水平最高,而后逐年下降,至40岁以上人群维持在1∶40以上,这一结果与2004年全国儿童脊髓灰质炎抗体水平调查结果相似[10]。国内关于OPV抗体持久性的研究较少,发达国家有研究表明,口服OPV后,抗体水平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下降,甚至降至检测阈值以下,但对麻痹型脊髓灰质炎的免疫可持续终生[11]
        随着免疫次数的增加,抗体水平不持续增加。相反,由于免疫次数较多的儿童年龄较大,与最近1次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间隔的时间较长,抗体水平出现下降,证明抗体水平的高低与最近1次免疫时间有关,与接种剂次无关,多次接种OPV并不能持续提高抗体水平,这与在安徽省绩溪县的研究结果一致[12]。因此,在常规免疫工作扎实、冷链系统运转良好、没有大规模疫情爆发的地区,不需要通过反复接种疫苗提高人群抗体水平,而是建议采取查漏补种的方式消除免疫空白人群。

参考文献
[1]龚成, 张铁钢, 罗明, 等. 北京市发现输入性脊髓灰质炎野病毒健康携带者[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2, 46(8):764–765.
[2]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Polio laboratory manual[EB/OL]. [2013–10–01]. http://whqlibdoc.who.int/hq/2004/WHO_IVB_04.10.pdf?ua=1.
[3]杨仁聪, 黄林, 钟革, 等. 广西壮族自治区边境及省界地区健康人群脊髓灰质炎抗体水平分析[J]. 中国疫苗和免疫, 2009, 15(3):242–244.
[4]郭雪, 刘冷, 邓雯, 等. 广东省2010年健康人群脊髓灰质炎中和抗体水平分析[J]. 中国疫苗和免疫, 2013, 19(1):27–30.
[5]曾阳. 北京市外来儿童脊髓灰质炎免疫屏障评价[J]. 中国计划免疫, 2004, 10(2):70–72.
[6]李晓梅, 张合润, 王玉梅, 等. 北京市2007年健康人群脊髓灰质炎抗体水平分析[J]. 中国疫苗和免疫, 2009, 15(3):245–248.
[7]吴昀, 冷红英, 叶珣, 等. 江苏省2011年健康人群脊髓灰质炎抗体水平监测分析[J]. 中国初级卫生保健, 2012, 26(5):76–77.
[8]张俊棉, 李静, 崔志强, 等. 河北省2010年健康人群的脊髓灰质炎抗体水平分析[J]. 现代预防医学, 2013, 40(1):175–176, 183.
[9]GiwaFJ, OlayinkaAT, OgunsholaFT. Seroprevalence of poliovirus antibodies amongst children in Zaria, Northern Nigeria[J]. Vaccine, 2012, 30(48):6759–6765.
[10]王华庆, 陈丽娟, 郭欣, 等. 2004年全国计划免疫审评不同免疫覆盖率县的儿童脊髓灰质炎中和抗体水平调查[J]. 中国计划免疫, 2006, 12(6):454–458.
[11]Polio vaccines and polio immunization in the pre–eradication era:WHO position paper[J]. Wkly Epidemiol Rec, 2010, 85(23):213–228.
[12]程扶雪, 胡宏俊, 张莲子. 绩溪县脊髓灰质炎高危人群抗体水平的检测分析[J]. 安徽预防医学杂志, 1997, 3(2):6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