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4年09期 北京市466名办公室工作人员和538名学生维生素D营养状况    PDF     文章点击量:2380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4年09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沙怡梅 赵耀 李红 陈竞 何宇纳
北京市466名办公室工作人员和538名学生维生素D营养状况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4,48(9)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4.09.016
引用本文: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4-03-25
上一篇:应用单基因组扩增法分析HIV-1准种基因变异
下一篇:肠道病毒71型灭活疫苗临床试验的现状及展望
北京市466名办公室工作人员和538名学生维生素D营养状况
沙怡梅 赵耀 李红 陈竞 何宇纳     
沙怡梅 100013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卫生所
赵耀 100013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卫生所
李红 100013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心实验室
陈竞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
何宇纳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
摘要:
关键词 :
    

Abstract:
Key words :
全文

维生素D来源于两方面,一是适宜的紫外线照射能将人皮肤组织中的7–脱氢胆固醇转化成为维生素D;二是膳食中供应含有丰富的维生素D、钙、磷和蛋白质等营养物质。维生素D是维持人体骨骼健康的重要营养素,主要的生理功能是维持血钙和磷的正常浓度,以及神经肌肉功能正常和骨骼的健全。维生素D是一个总称,由类固醇衍生而来,以维生素D2和维生素D3最为重要。维生素D2来源于植物,维生素D3是动物细胞内7–脱氢胆固醇转化而来,两者皆由日光作用而形成[1]。维生素D缺乏将引起钙、磷代谢异常,导致骨骼软化、变形的风险增加[2]。近年来,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维生素D营养状况逐渐受到人们关注。北京市居民的营养与健康状况不断改善,但是,办公室工作人员和学生的户外活动时间较少,容易造成维生素D缺乏。笔者通过对其进行问卷调查、体格检查及血清维生素D等血液生化检查,了解北京市办公室工作人员和学生的维生素D营养状况,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一、对象与方法  

1.对象:  2013年11月采用分阶段整群抽样法,在北京市朝阳区选取6个乡镇的办公室工作人员466名,在顺义区两个乡镇各选取1所学校并随机抽取小学三年级和初中一年级学生538名。本研究经中国CDC营养与食品安全所伦理评审委员会审核通过,并由调查对象及监护人签署知情同意书,且调查对象近期无感染性疾病。

2.调查方法:  (1)询问调查:由经培训的调查员通过面对面询问收集调查对象的出生日期、性别、身体活动、户外活动时间等信息。调查问卷由中国CDC提供。(2)实验室检测:抽取清晨空腹静脉血5 ml,入真空分离胶管避光放置30 min后,室温条件下1 500×g,离心10~15 min,分离血清,移入专用避光冻存管,并放置于避光冻存盒内,入冻存箱,–70 ℃保存待测。采用电化学发光免疫法[罗氏诊断产品(上海)有限公司,德国]测定血清中维生素D浓度;采用日立7600全自动生化分析仪(日立高新技术有限公司,日本)测定血清中钙、磷、碱性磷酸酶。(3)血清维生素D评价:血清维生素D含量采用25(OH)D3水平进行评价:25(OH)D3<10 ng/ml为严重缺乏,10 ng/ml≤25(OH)D3<20 ng/ml为缺乏,20 ng/ml≤25(OH)D3<30 ng/ml为不足,30 ng/ml≤25(OH)D3<100 ng/ml为正常,25(OH)D3>150 ng/ml可发生中毒[2]。维生素D缺乏率指严重缺乏和缺乏的人数占被调查人员的百分比。

3.统计学分析:  调查数据采用EpiData 3.1软件建立数据库并进行数据录入,采用SPSS 17.0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对血清维生素D、血磷、血钙、碱性磷酸酶、户外活动时间和夏季户外活动紫外线防护措施及皮肤暴露面积进行描述性分析;通过对血清维生素D、血磷、血钙、碱性磷酸酶和户外活动时间正态检验为非正态分布,采用P5P25P50P75P95等进行描述。维生素D营养状况在不同人群、年龄、性别、户外活动时间的比较采用秩和检验,夏季户外活动紫外线防护措施及皮肤暴露面积间比较采用χ2检验,用多元线性回归分析血清维生素D水平的影响因素。

二、结果  

1.基本情况:  共调查1 004名学生和工作人员,其中学生538名,包括:小学生246名(男生122名,女生124名),年龄为(8.79±0.54)岁;初中生292名(男生154名,女生138名),年龄为(12.91±0.65)岁。办公室工作人员466名(男性230名,女性236名),年龄为(40.17±10.03)岁。

2.维生素D营养状况:  调查对象血清25(OH)D3含量经检验为非正态分布。小学生、初中生和办公室工作人员血清中25(OH)D3的中位数分别为19.60、17.40、18.30 ng/ml,且各组男性均高于女性(Z值依次为2.45、2.00、6.56,P值均<0.05)。初中生血清25(OH)D3含量低于小学生,差异有统计学意义(Z=–7.83,P<0.05)。
        小学生、初中生和办公室工作人员维生素D缺乏率分别为52.0%(128名)、78.1%(230名)和59.0%(291名)。初中生维生素D不足和缺乏的情况较小学生更为严重(χ2=42.86,P<0.05);办公室工作人员中女性维生素D缺乏的情况较男性更为严重(χ2=35.77,P<0.05)。详见表1

表1调查对象血清维生素D营养状况

3.维生素D营养状况相关指标结果:  血钙数据经检验为非正态分布,初中生中男生血钙含量高于女生(Z=–5.37,P<0.05)。血磷和碱性磷酸酶数据经检验为非正态分布,初中生血磷含量低于小学生(Z=–5.15,P<0.05),初中生、办公室工作人员中男性碱性磷酸酶含量高于女性(Z值分别为–2.41、–3.45,P值均<0.05)。详见表2

表2调查对象维生素D营养状况相关血清指标结果

4.户外活动时间:  数据经检验为非正态分布。初中生冬季、春秋季、夏季户外活动时间均高于小学生(Z值依次为–3.60、–3.46、–1.97,P值均<0.05)。办公室工作人员中男性冬季、夏季户外活动时间高于女性(Z值依次为–3.34、–2.02,P值均<0.05),春秋季户外活动时间不同性别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Z=–1.62,P=0.106)。详见表3

表3调查对象户外活动时间情况

5.夏季户外活动紫外线防护措施及皮肤暴露面积情况:  小学男生使用防晒手套和使用遮阳伞人数均低于女生(χ2值依次为5.07、10.10,P值均<0.05);初中生男生使用防晒手套和使用遮阳伞人数均低于女生(χ2值依次为10.29、13.67,P值均<0.05);办公室工作人员中男性使用防晒霜、使用防晒手套、带太阳镜和使用遮阳伞人数均低于女性(χ2值依次为75.69、12.15、8.44、50.98,P值均<0.05)。由此可见,男性夏季户外活动紫外线防护措施使用较女性少,接受紫外线照射较多。
        小学生上身着装遮挡的人数、下身着装遮挡和穿鞋遮挡的人数均低于初中生(χ2值依次为36.55、35.47、43.12,P值均<0.05)。小学生着装遮挡情况较少,接受紫外线照射较多。
        办公室工作人员头部采用遮阳措施的人数,男性低于女性(χ2=37.72,P<0.05);办公室工作人员下身着装遮挡和穿鞋遮挡的人数,男性均高于女性(χ2值依次为31.70、90.97,P值均<0.05),办公室工作人员上身着装遮挡的人数,男性与女性不存在差异(χ2=5.3,P=0.070)。办公室工作人员不同性别在不同部位着装遮挡各不相同。详见表4

表4夏季户外活动紫外线防护措施、皮肤暴露面积情况在不同调查对象中的分布情况(名)

6.血清维生素D水平影响因素分析:  血清中25(OH)D3浓度与性别、户外活动时间和夏季户外活动紫外线防护措施及皮肤暴露面积的相关性采用多元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全部调查对象中,男性血清25(OH)D3浓度高于女性(r=–0.280,P<0.05),初中生下身着装遮挡越多血清中25(OH)D3浓度越低(r=–0.149,P<0.05)。办公室工作人员夏季使用防晒霜越多血清中25(OH)D3浓度越低(r=–0.150,P<0.05)。

三、讨论  本次研究发现,小学生、初中生和办公室工作人员维生素D缺乏率分别为52.0%、78.1%和59.0%。初中生血清25(OH)D3含量低于小学生,办公室工作人员中男性血清25(OH)D3含量高于女性。初中生下身着装遮挡越多血清中25(OH)D3浓度越低。办公室工作人员使用防晒霜越多血清中25(OH)D3浓度越低。
        一些调查研究显示,北京市城区老年女性维生素D缺乏及不足的比率为98.2%,北京2008年3月怀柔区学生维生素D缺乏及不足的比率为68.5%,北京市居民维生素D营养状况不甚理想[3,4],与本次调查结果一致,但目前鲜有针对北京生活工作大多在室内这一人群秋冬季的维生素D缺乏状况及皮肤暴露面积、紫外线防护措施的报道。
        人体维生素D需要量的80%~100%是由皮肤合成提供的[5],也就是晒太阳(不涂防晒霜的情况下)是人们获取维生素D的最好方式。研究表明,人们每周应有至少2次的晴好天气下的户外活动(在10:00–15:00间暴露四肢5~30 min),人体内就可合成适宜的维生素D[6,7,8,9,10]。本研究发现,学生和办公室工作人员的户外活动时间均达到1~2 h,但维生素D缺乏不足的现象很普遍。这与北京所处的纬度和城市空气污染、皮肤暴露面积、紫外线防护措施可能相关。研究显示,北纬35°以上地区冬季由于太阳入射角太小(北京位于北纬39°),绝大多数紫外线被臭氧层吸收,皮肤制造维生素D的功能降低[11]
        此外,发现北京市初中生比小学生户外活动时间长,但是血清维生素D含量小学生高于初中生,这个原因可能与调查发现初中生皮肤暴露面积较小学生少有关。此外,还可能与小学生放学时间较早有关,小学生放学时间多为14:00–15:00,初中生放学时间多为16:00–17:00,相较而言14:00–15:00进行户外活动更有利于皮肤合成维生素D。其相关性还有待我们进一步研究。
        笔者建议需采取综合性预防措施,如每天在10:00–15:00间有1 h户外活动且暴露四肢,尤其是初中生夏季增加下肢皮肤的暴露,办公室工作人员减少防晒霜的使用,补充维生素D等,以降低和控制北京市办公室工作人员和学生的维生素D缺乏。

参考文献
[1]葛可佑. 中国营养科学全书[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4:185–188, 1458–1464.
[2]孙长颢. 营养与食品卫生学[M].7版.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2:112–115.
[3]王翠侠, 张倩, 胡长梅, 等. 北京城区老年妇女维生素D营养状况[J]. 中国骨质疏松杂志, 2009, 15(9):672–675.
[4]赵静, 张倩, 张环美, 等. 北京市怀柔区儿童维生素D营养状况及其体成分的关系[J].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10, 31(1):34–38.
[5]KimlinMG. Geographic location and vitamin D synthesis[J]. Mol Aspects Med, 2008, 29(6):453–461.
[6]HolickMF, GarabedianM. Vitamin D: photobiology, metabolism, mechanism of action, and clinical applications.In: Favus MJ, ed.Primer on the metabolic bone diseases and disorders of mineral metabolism[M].6th ed.Washington, D.C.:American Society for Bone and Mineral Research, 2006:129–137.
[7]HolickMF. High prevalence of vitamin D inadequacy and implications for health[J]. Mayo Clin Proc, 2006, 81(3):353–373.
[8]JonesG, DwyerT. Bone mass in prepubertal children: gender differences and the role of physical activity and sunlight exposure[J].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1998, 83(12):4274–4279.
[9]ReidIR, GallagherDJ, BosworthJ. Prophylaxis against vitamin D deficiency in the elderly by regular sunlight exposure[J]. Age Ageing, 1986, 15(1):35–40.
[10]SatoY, IwamotoJ, KanokoT, et al. Amelioration of osteoporosis and hypovitaminosis D by sunlight exposure in hospitalized, elderly women with Alzheimer′s disease: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 J Bone Miner Res, 2005, 20(8):1327–1333.
[11]HolickMF. Vitamin D: importance in the prevention of cancers, type 1 diabetes, heart disease, and osteoporosis[J]. AM J Clin Nutr, 2004, 79(3):362–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