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5年12期 2012–2014年江苏省儿童肠道病毒71型血清流行病学特征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3335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5年12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周洋 李靖欣 孟繁岳 胡月梅 金鹏飞 张雪峰 朱凤才
ZhouYang,LiJingxin,MengFanyue,HuYuemei,JinPengfei,ZhangXuefeng,ZhuFengcai
2012–2014年江苏省儿童肠道病毒71型血清流行病学特征分析
Analysis of seroepidemiology of enterovirus 71 diseases in children in Jiangsu province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5,49(12)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5.12.006
引用本文: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5-08-19
上一篇:乘积季节自回归积分滑动平均模型在流行性腮腺炎发病率预测中的应用
下一篇:气候因素对济南市5岁以下儿童手足口病发病短期效应研究
2012–2014年江苏省儿童肠道病毒71型血清流行病学特征分析
周洋 李靖欣 孟繁岳 胡月梅 金鹏飞 张雪峰 朱凤才     
周洋 210009 南京,东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李靖欣 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疫苗临床评价所
孟繁岳 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疫苗临床评价所
胡月梅 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疫苗临床评价所
金鹏飞 南京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张雪峰 急性传染病防制所
朱凤才 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疫苗临床评价所
摘要: 目的  分析2012–2014年江苏省6~35月龄儿童肠道病毒71型(EV-A71)中和抗体变化规律及在不同人群中的分布特征。方法  2012年3月至2014年3月,以江苏省赣榆县、射阳县、东海县、宝应县、邳州市和泰兴市为研究现场,依托现场建立的肠道病毒监测系统,结合监护人主动报告和被动就医的方式,对该期间入组的1 276名6~35月龄安慰剂组研究对象进行基线时、随访第1年和第2年定期血清学随访,对发现疑似肠道病毒感染所致疾病患者,采集标本进行EV-A71病原学确诊。采用χ2检验、χ2趋势检验或方差分析分别比较不同特征调查对象EV-A71中和抗体阳性率和抗体几何平均滴度(GMT)水平的差异。结果  2年随访中,EV-A71中和抗体阳性率随着年龄增加而升高(χ2趋势值分别为39.33、56.41和32.25,P值均<0.001),基线时、随访第1年和第2年分别为22.57%(288/1 276)、37.72%(444/1 177)和42.84%(422/985);基线时、随访第1年和第2年GMT水平分别为9.95、15.37和24.05(F值分别为22.90、46.36和41.58,P值均<0.001)。2年间,EV-A71年新发感染率分别为13.47%(158/1 173)和20.73%(192/926),其中,319例基线时月龄为24~35的儿童2年间新发感染率较高,基线时至随访第1年为17.87%(57例),随访第1年至第2年为27.20%(65例);EV-A71中和抗体年衰减率分别为2.81%(33/1 173)和8.10%(75/926)。结论  2012–2014年,江苏省儿童EV-A71中和抗体阳性率和GMT水平随着年龄增长而上升;3~4岁儿童EV-A71新发感染率较高;自然感染后所诱导的EV-A71中和抗体水平可至少维持2年。
关键词 :肠道病毒属;中和,抗体;血清流行病学;队列研究
Analysis of seroepidemiology of enterovirus 71 diseases in children in Jiangsu province
ZhouYang,LiJingxin,MengFanyue,HuYuemei,JinPengfei,ZhangXuefeng,ZhuFengcai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Southeast University, Nanjing 210009,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Zhu Fengcai, Email: jszfc@vip.sina.com;
Abstract: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dynamic pattern and the distributive characteristics of neutralizing antibody against enterovirus 71 (EV-A71 ) in children aged 6-35 months in Jiangsu province from 2012 to 2014.Methods  From March, 2012 to March, 2014, a total of 1 276 children aged between 6 and 35 months were regularly followed up on day 0, year 1 and year 2 for EV-A71 neutralizing antibody test based on the enterovirus surveillance system, with the method of reporting by their guardian or being visited in Ganyu Sheyang Taixing Donghai Pizhou and Baoying in Jiangsu province. At the same time, samples were taken from the suspected persons infected by enterovirus. The χ2 test or variance analysis was used to compare the difference of the positive rates and the geometric mean titer(GMT) of EV-A71 neutralizing antibody in different subjects.Results  In 2 years follow-up, the positive rates of EV-A71 antibody increased as the growth of the age,and the positive rates on day 0, year 1 and year 2 were 22.57% (288/1 276), 37.72%(444/1 177) and 42.84%(422/985), respectively (χ2 values were 39.33, 56.41, 32.25; P< 0.001).The GMTs were 9.95, 15.37 and 24.05, respectively (F values were 22.90,46.36,41.58;P<0.001). In 2 years, the annually new infection rates were 13.47%(158/1 173) and 20.73%(192/926),respectively, and the annually decay rates of EV-A71 antibody were 2.81%(33/1 173) and 8.10%(75/926).Conclusions  In 2012 to 2014, the positive rates and the GMTs of EV-A71 antibody of children increased as the growth of the age in Jiangsu. The higher annually new infection rate was in children aged 3 to 4 years. The EV-A71 neutralizing antibody level could maintain at least two years after natural infection.
Key words :Enterovirus;Antibodies, neutralizing;Seroepidemiology;Cohort study
全文

肠道病毒71型(enterovirus 71,EV-A71)是引起儿童急性感染的一种常见肠道病毒,可引起重症和死亡手足口病例,以及无菌性脑膜炎、脊髓灰质炎样麻痹等神经系统并发症。EV-A71对人群普遍易感,主要影响3岁以下婴幼儿,该年龄段儿童感染后并发症的发生率和死亡率较高。机体感染EV-A71后,可产生特异性中和抗体,具有中和病毒活性,能够抵抗EV-A71病毒感染[1]。因此,EV-A71中和抗体水平不仅能够间接反映人群中EV-A71感染状况,还能反映人群对EV-A71自然感染的免疫应答规律及群体免疫水平。本研究对江苏省6个县(市)6~35月龄儿童进行为期2年的EV-A71血清流行病学随访调查,了解儿童EV-A71中和抗体变化规律及在不同人群中的分布特征。

对象与方法  

1.对象:  本研究是在EV-A71灭活疫苗Ⅲ期临床试验及延续观察监测阶段的基础上进行[2,3]。2012年3月至2014年3月,以江苏省赣榆县、射阳县、宝应县、东海县、邳州市和泰兴市为研究现场。依托研究现场建立的肠道病毒监测系统,结合监护人主动报告和被动就医的方式,对该时期入组的1 276名6~35月龄(分为6~11、12~23和24~35月龄)安慰剂组研究对象进行基线时、随访第1年和第2年定期血清学随访,对发现疑似肠道病毒感染所致疾病患者,采集标本进行EV-A71病原学确诊。纳入标准为,在预定研究期间(2年内)无长期外出计划、经询问病史及相关体检判断为健康、经监护人书面知情同意参加研究及6~35月龄常住儿童。本研究经江苏省CDC伦理审查委员会审查批准。

2.试剂与仪器:  横纹肌肉瘤细胞(RD细胞)、C4基因型EV-A71病毒和参比血清均由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提供。MEM稀释液和MEM细胞培养液均购自美国GIBCO公司。

3.标本采集:  于研究开始当天、随访第1年和第2年时分别采集每位调查对象全血3 ml。为避免溶血风险和转移血清时残留血细胞,使用的真空采血管含有血清分离胶和促凝剂。采集后在4 ℃条件下立即送至实验室,经实验室分离10 min后,使用一次性灭菌移液管以无菌的处理方式转移至1.5 ml EP管内,标记后以直立的方式于-20 ℃低温冷冻保存待检。

4.实验室检测:  采用微量细胞病变法检测EV-A71中和抗体效价[4]。所有待检血清均经56 ℃水浴灭活30 min。使用96孔酶标板,将待检血清从1∶8开始2倍系列稀释,与浓度为100 CCID50/0.05 ml(CCID50为细胞培养半数感染量)的病毒液等体积混匀,置37 ℃培养箱中孵育2 h后,每孔加入浓度为1.5×105~2×105个/ml细胞悬液0.1 ml,混匀,放入35 ℃体积分数为5%的CO2孵箱中培养,同时设立阴性血清对照、阳性参考血清对照、样品血清对照及正常细胞对照。培养7 d后,进行细胞病变观察,以能抑制50%细胞病变的最高稀释度的倒数作为中和抗体效价。抗体检测均由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完成。

5.判断标准与定义:  (1) EV-A71感染:中和抗体滴度≥1∶8判为阳性,<1∶8判为阴性。计算几何平均滴度(GMT)时,当抗体滴度≥1∶8,取实际数值,当滴度<1∶8,取为1∶4。(2) EV-A71年新发感染指基线时至随访第1年或随访第1年至第2年,EV-A71中和抗体滴度发生4倍以上增长。(3)EV-A71中和抗体年衰减指基线时至第1年或第1年至第2年,EV-A71中和抗体滴度≥1∶16者,抗体滴度发生4倍以上降低。

6.统计学分析:  采用EpiData 3.1软件进行数据双录入,核对无误后导入SPSS 21.0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调查对象的年龄符合正态分布,采用±s表示。采用χ2检验比较不同特征调查对象EV-A71中和抗体阳性率、新发感染率和中和抗体衰减率差异。采用t检验或方差分析比较不同特征调查对象中和抗体GMT水平差异。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1.基本情况:  1 276名调查对象中,男童680名(53.29%),女童596名(46.71%)。基线时,年龄为(18.35±8.06)月龄。经2年随访观察,儿童的月龄范围为30~59个月。2年随访观察中,第1年的随访率为92.24%(1 177/1 276),第2年为83.69%(985/1 177),调查对象随访观察依从性较好。

2.EV-A71中和抗体阳性率情况:  2年随访期间,调查对象EV-A71抗体阳性率为8.31%~ 58.94%。基线时6~11、12~23和24~35月龄儿童的抗体阳性率均随着年龄增加呈增长趋势(χ2趋势值分别为39.33、56.41和32.25,P值均<0.001)。不同地区阳性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基线时、随访第1年和第2年阳性率较高的分别为东海县、邳州市和赣榆县,较低均为泰兴市。见表1

表1江苏省不同月龄、性别和地区儿童基线及随访时肠道病毒71型中和抗体阳性情况比较

3.EV-A71中和抗体GMT分布特征:  EV-A71抗体GMT水平为1∶5.38~1∶49.43。6~11、12~23和24~35月龄GMT增长趋势与阳性率一致(F趋势值分别为22.90、46.34和41.58,P值均<0.001)。不同地区EV-A71抗体GMT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基线时、随访第1年和第2年GMT较高的分别为邳州市、赣榆县和东海县,较低均为泰兴市。见表2

表2江苏省不同月龄、性别和地区儿童基线及随访时肠道病毒71型中和抗体GMT水平

4.EV-A71年新发感染情况:  第1年随访中,有1 173名儿童完成基线时至随访第1年的血清学检测,EV-A71新发感染158例,年新发感染率为13.47%,其中临床感染占13.29%(21例),亚临床感染占86.71%(137例)。第2年随访中,完成随访第1年至第2年血清学检测有926名,新发感染192例,年新发感染率为20.73%,其中临床感染占6.25%(12例),亚临床感染占93.75%(180例)。不同月龄段年新发感染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随着月龄的增加,EV-A71年新发感染率总体呈上升趋势。男童基线时至第1年、随访第1年至第2年的年新发感染率均高于女童(P<0.05)。不同地区EV-A71年新发感染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随访第1年发生EV-A71感染的儿童中有18例在第2年中再次出现感染,主要分布在12~23月龄(10例,占55.56%),其次是24~35月龄(6例,占33.33%)和6~ 11月龄(2例,占11.11%)。见表3

表3江苏省不同月龄、性别和地区儿童随访时肠道病毒71型新发感染情况

5.EV-A71中和抗体年衰减情况:  第1年随访中,有33例儿童出现EV-A71抗体衰减,年衰减率为2.81%;第2年随访中,有75例儿童出现EV-A71抗体衰减,年衰减率为8.10%。2年间不同性别EV-A71中和抗体年衰减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第1年随访中,不同地区EV-A71抗体年衰减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第2年随访中,各地区EV-A71抗体年衰减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见表4

表4江苏省不同月龄、性别和地区儿童随访时肠道病毒71型中和抗体衰减情况

讨论  本研究EV-A71中和抗体阳性率分布特征分析表明,随着年龄的增长,累积越来越多的感染者,阳性率随之升高,与其他研究报道的增长趋势一致[5,6,7,8]。男童的EV-A71抗体阳性率在基线时高于女童,但在随后2年随访中,阳性率在不同性别间的分布无差异,提示随着年龄的增长,男童和女童接触暴露的机会相似,因而EV-A71感染率相近。而阳性率在不同地区间的分布存在较大差异,两年间,东海县、邳州市和赣榆县的抗体阳性率高于宝应县、射阳县和泰兴市,提示不同地区EV-A71流行程度不同,与近几年东海县、邳州市发生手足口病的报道一致[9,10]。本研究EV-A71中和抗体GMT的人群分布规律与阳性率相似。
        2012和2013年EV-A71年新发感染率及其中的亚临床感染率均高于其他研究结果[11]。从EV-A71年新发感染率的人群分布特征来看,EV-A71新发感染率总体随着月龄的增加而上升,与其他研究报道结果相似[12,13]。3~4岁儿童EV-A71新发感染率较高(27.20%),与其他研究报道一致[14],进一步提示3~4岁儿童为EV-A71的高发人群,是EV-A71所致疾病最重要的防控对象。
        相关研究表明,EV-A71相关疾病发生或疾病流行后,EV-A71中和抗体均能维持在较高水平[15],能够降低EV-A71病毒引起的感染率和死亡率[16,17]。本研究结果显示,两年间,江苏省4岁以下儿童EV-A71中和抗体衰减率分别为2.81%和8.10%,衰减较缓慢,且抗体衰减率在月龄和性别间的分布无差异,提示EV-A71自然感染后所诱导的抗体稳定性较好,并可至少维持两年,对预防再次感染EV-A71病毒具有保护作用[18,19]。本次研究还发现,射阳县在第1年的EV-A71年新发感染率最高,而第2年最低,进一步提示EV-A71感染后具有预防再次感染的保护。第2年,不同地区儿童EV-A71抗体衰减率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考虑是由不同地区EV-A71流行差异导致。
        目前,尚缺乏针对EV-A71相关疾病的特效治疗药物和预防EV-A71感染的有效疫苗,建立健全疫情监测体系,对上报疫情及时处理,对易感人群和高发人群采取相应的保护措施,是EV-A71感染的关键防控措施。本次研究显示,3~4岁儿童是EV-A71感染高发人群,应作为重点防护人群,且根据不同地区的实际情况应采取不同程度的预防措施。本次研究还发现,EV-A71自然感染所诱导的中和抗体持久性良好,水平能维持至少2年,对防止再次感染EV-A71病毒具有重要意义。由于EV-A71感染周期目前尚不清楚,本研究以1年间隔周期观察新发感染情况,不能排除期间发生感染未被发现的可能性,今后有待进一步研究。

参考文献
[1]YuCK, ChenCC, ChenCL, et al.Neutralizing antibody provided protection against enterovirus type 71 lethal challenge in neonatal mice[J].J Biomed Sci,2000, 7(6): 523–528.
[2]ZhuF, XuW, XiaJ, et al.Efficacy,safety,and immunogenicity of an enterovirus 71 vaccine in China[J].N Engl J Med, 2014, 370(9):818–828.
[3]ZhuFC, MengFY, LiJX, et al.Efficacy,safety,and immunology of an inactivated alum-adjuvant enterovirus 71 vaccine in children in China:a multicentre,randomised,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phase 3 trial[J].Lancet,2013, 381(9882): 2024–2032.
[4]MaoQY, HeP, YuX, et al.Laboratory evaluation of method for determination of neutralizing antibody against human enterovirus 71[J].Chin J Biologicals,2010, 23:885–888.
[5]罗莉,邢薇佳,廖巧红,等.儿童肠道病毒71型和柯萨奇病毒A16型感染血清流行病学研究进展[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5, 49(2):184–188.
[6]刘凤仁,刘渠,李刚,等.深圳市龙岗区健康儿童EV71感染血清流行病学研究[J].华南预防医学,2013, 39(3):40–42.
[7]王金章,陈炜,翁育伟,等.2010年福建省肠道病毒71型血清流行病学调查[J].中国人兽共患病学报,2015, 31(3): 227–231.
[8]赵生仓,张世杰,岳建宁,等.西宁市儿童人肠道病毒71型血清学调查[J].中国公共卫生,2011, 27(3):361–362.
[9]侍建波,张廷禄.东海县2008-2011年手足口病流行病学分析[J].现代预防医学,2014, 41(5):933–935.
[10]张奎,温之花,陈雷,等.2009–2011年邳州市手足口病流行病学分析[J].中国校医,2012, 26(10):761–762.
[11]OoiEE, PhoonMC, IshakB, et al.Seroepidemiology of human enterovirus 71,Singapore[J].Emerg Infect Dis,2002, 8(9): 995–997.
[12]万俊峰,朱理业,刘红,等.阜阳市手足口病(EV71感染)疫情流行病学分析[J].安徽医学,2008, 29(4):344–345.
[13]王春荣,关恒云,杨国樑,等.2010-2013年济南地区肠道病毒71型感染手足口病流行病学分析[J].疾病监测,2015, 30(3):194–197.
[14]张颖,和鹏,陈纯,等.广州市2011年柯萨奇病毒A组6型的分子流行病学特征[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4, 35(1): 103–104.
[15]ZhuFC, LiangZL, MengFY, et al.Retrospective study of the incidence of HFMD and seroepidemiology of antibodies against EV71 and CoxA16 in prenatal women and their infants[J].PLoS One,2012, 7(5):e37206.
[16]FooDGW, AlonsoS, ChowVTK, et al.Passive protection against lethal enterovirus 71 infection in newborn mice by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elicited by a synthetic peptide[J]. Microbes Infect,2007, 9(11):1299–1306.
[17]YuCK, ChenCC, ChenCL, et al.Neutralizing antibody provided protection against enterovirus type 71 lethal challenge in neonatal mice[J].J Biomed Sci,2000, 7(6): 523–528.
[18]许文波,檀晓娟.肠道病毒71型疫菌使用策略[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4, 48(6):443–444.
[19]嵇红,毛群颖,王慎玉,等.肠道病毒71型灭活疫苗临床试验的现状与展望[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4, 48(9): 827–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