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5年12期 杭州市社区医务人员体力活动干预效果评价及影响因素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2877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5年12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刘冰 刘庆敏 任艳军 曹承建 吕筠 李立明
LiuBing,LiuQingmin,RenYanjun,CaoChengjian,LyuJun,LiLiming
杭州市社区医务人员体力活动干预效果评价及影响因素分析
Effect evaluation on physical activities intervention of Hangzhou community medical staff as well as the factor analysis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5,49(12)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5.12.016
引用本文: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5-01-29
上一篇:健康指导员干预对农村居民慢性病相关知识、态度、行为的影响
下一篇:评价疫苗效力的免疫学替代终点
杭州市社区医务人员体力活动干预效果评价及影响因素分析
刘冰 刘庆敏 任艳军 曹承建 吕筠 李立明     
刘冰 310021 杭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制所
刘庆敏 310021 杭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制所
任艳军 310021 杭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制所
曹承建 310021 杭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制所
吕筠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李立明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摘要:
关键词 :运动活动;干预性研究;因素分析;统计学
Effect evaluation on physical activities intervention of Hangzhou community medical staff as well as the factor analysis
LiuBing,LiuQingmin,RenYanjun,CaoChengjian,LyuJun,LiLiming     
Institute for Chronic and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Control and Prevention, Hangzhou Municipal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Hangzhou 310021,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Lyu Jun, Email:lvjun@bjmu.edu.cn
Abstract:
Key words :Motor activity;Intervention studies;Factor analysis;Statistical
全文

体力活动不足是中国人群慢性病主要的行为危险因素[1]。据估计,21%~25%乳腺癌和结肠癌,27%的糖尿病及近30%的缺血性心脏病都源于缺乏体力活动[2]。世界上体力活动不足的人群比例约有31.1%[3]。目前中国城市人群中仅有21.8%的人满足了WHO对成年人体力活动水平推荐的要求[4]。由牛津健康联盟资助开展的国际合作性研究社区健康干预项目旨在通过革新性理念和行动,降低吸烟、不健康饮食和缺乏体力活动3种危险因素在人群中的流行水平,进而控制慢性病的流行[5]。杭州于2009年启动该项目并开展了为期2年的干预,现将相关结果报告如下。

一、对象与方法  

1.对象:  本次研究应用整群抽样的方法,选取杭州市下城区、拱墅区、西湖区3个城区,以3个行政区的14家社区医疗机构(包括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服务站)的全部医疗工作人员作为研究对象,所有研究对象均在获得知情同意后采用面对面的调查方式开展调查。于2008年10月至2009年8月开展基线调查,2011年6月至2012年2月开展随访调查。最终基线调查获得有效问卷985份,其中下城区371份,拱墅区346份,西湖区268份。随访调查获得有效问卷870份,其中下城区187份,拱墅区372份,西湖区311份。下城区在基线调查与随访调查中人数变化较大,原因为在基线调查时调查了所有在岗、在编和临聘医务人员;而在随访调查时只调查了在岗在编人员,未纳入临聘人员。

2.调查方法及内容:  使用牛津健康联盟与北京大学联合设计的"中国杭州社区健康干预项目"调查问卷,包括基线调查问卷与随访调查问卷。问卷以自填式方式完成。调查内容包括:(1)人口学特征;(2)不同强度体力活动时间;(3)妨碍体力活动的影响因素,包括:对运动无兴趣或不喜欢,没有人一起运动,没有活动用的器械,运动技能差,缺乏运动知识,没有方便的场所可以运动以及没钱;(4)对体力活动益处的认知,包括:运动可以缓解沮丧、心烦,可以降低体重,可以缓解压力和紧张,可以改善健康或降低发生疾病的风险,可以更好的工作,可以改善心肺功能,可以锻炼肌肉。

3.术语与定义:  (1)高强度体力活动:指花费大量体力,会让呼吸心跳明显加快,大量出汗的活动;(2)中等强度体力活动:指花费一定体力,会让呼吸和心跳加快,有微热感觉的活动。依据WHO "关于身体活动有益健康的全球建议"提出的成年人体力活动标准,按照每周至少5 d,每天至少30 min中等强度和/或高强度的体力活动的要求,将调查人群分为体力活动达标人群和非达标人群。

4.干预方法:  采用平行对照、非随机分组的类实验设计,杭州市下城区和拱墅区作为干预组,西湖区作为对照组。于2009–2011年在干预组开展为期2年的干预。干预活动包括:利用媒介传播知识及开展讲座、主题日宣传活动;鼓励多走楼梯;提供免费体质测试;在社区内组织"动步一族"俱乐部;提供免费慢性病筛查;干预组政府同期在社区内、运河边修建步行道,设置鼓励运动的健步标牌或距离标志,建立健康主题公园等。对照组同期不施加任何干预措施,但是其日常工作中涉及体力活动相关的项目、培训正常开展。

5.统计学分析:  应用SAS 9.2统计软件建立数据库及进行数据统计分析。(1)研究对象的年龄呈正态分布,以±s表示,采用t检验进行两组间差异比较;性别、工作类别分布用率表示,采用χ2检验进行组间差异比较;(2)以干预前后全部人群的体力活动水平为依据,将每周的高强度体力活动、中等强度体力活动及步行量进行四分位数分组,分别对干预组与对照组干预前后的体力活动水平及步行量进行Cochran-Mantel-Haenszel趋势性检验;(3)体力活动影响因素及体力活动的认知对运动影响分析采用单因素和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以P<0.05为有统计学意义。

二、结果  

1.基本情况:  基线与随访调查时干预组年龄分别为(35.56±11.46)、(34.43±9.97)岁(t=1.86, P=0.064),年龄、性别、工作类别构成比差异也无统计学意义。基线与随访调查时对照组年龄分别为(36.35±11.07)、(36.34±9.64)岁(t= 0.11, P=0.994),年龄、性别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工作类别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详见表1

表1体力活动干预组和对照组在基线及随访时性别及工作类别情况比较[n(%)]

2.干预前后干预组与对照组体力活动变化:  基线调查时,干预组与对照组体力活动水平差异无统计学意义。经过2年干预后,干预组体力活动水平增加,与基线调查时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对照组随访与基线调查时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表2)。

表2体力活动干预组和对照组在基线和随访时体力活动水平比较

3.体力活动的影响因素分析:  单因素分析结果表明,对运动无兴趣或不喜欢、没有人一起运动、没有活动用的器械、运动技能差、没有方便的场所可以运动会影响体力活动。但是缺乏运动知识、没钱,并不影响体力活动的开展。为排除混杂因素的影响,将上述5个因素纳入多因素模型,结果显示,运动兴趣及方便运动的场所是体力活动的影响因素(表3)。

表3杭州社区医务人员体力活动是否达标的影响因素分析a[n(%)]

4.体力活动益处的认知对运动影响分析:  分析体力活动达标人群与非达标人群对于体力活动益处的认知差异,结果表明,只有可以改善健康或降低发生疾病的风险认知在两组人群差异有统计学意义(OR=1 .80,95%CI:1.09~2.96)(表4)。

表4杭州社区医务人员对体力活动益处的认知与体力活动的关系a[n(%)]

三、讨论  体力活动的促进需由政府卫生部门提供必要保障。Heath等[6]研究表明,以社区为基础的大量媒介宣传和体育信息传播对于体力活动促进有显著效果。本研究结果与其一致,通过综合性干预,干预组在体力活动水平上有显著提高。
        根据WHO报道,城市化进程导致的锻炼场所、设施的缺乏是体力活动不足的重要原因[7,8]。本次对杭州市社区医务人员的调查结果也同样显示,运动的兴趣以及方便可及的运动场所能够显著影响居民锻炼水平。因此政府部门创建支持性的体力活动环境,将为居民参与体力活动提供基本的保障,有利于推进人群的体力活动积极性和参与度。
        根据本次调查,人群对于体力活动益处虽有较高的认知率,但是影响不显著。该研究结论与Schutze和Graves[9]的研究结果一致,即一个人对于体力活动知识和重要性的了解并不一定能促成其将长期坚持体力活动转化为生活规则。本研究表明,只有主观能动性,如自身疾病的防治需要,才能促进长期连续的体力活动行为。
        中国从1991–2006年间,男、女性与工作相关的体力活动分别降低了35%和46%,妇女做家务的体力活动水平降低了66%,由于交通方式改变造成的体力活动减少更是毋庸置疑的[10]。本次研究表明,体力活动的益处虽然普遍了解,但是认知并不能转化为实际的行动。综合性的干预手段,如创建支持性的体力活动环境,为居民参与体力活动提供基本的物质保障,大量的媒体宣传等能够有效提高人群的体力活动水平,增进人群健康。

参考文献
[1]李镒冲,刘世炜,王丽敏,等.1990年与2010年中国慢性病主要行为危险因素的归因疾病负担[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5, 49(4):303–308.
[2]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Global health risks: mortality and burden of disease attributable to selected major risks, 2009[EB/OL]. [2015-01-25].http://www.who.int/healthinfo/global_burden_disease/GlobalHealthRisks_report_full.pdf?ua=1.
[3]HallalPC, AndersenLB, BullFC, et al.Global physical activity levels: surveillance progress,pitfalls,and prospects[J].Lancet, 2012, 380(9838):247–257.
[4]孙晓东,吕筠,李立明.慢性病的主要危险因素流行水平及其预防策略的发展[J].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2008, 16(5): 538–540.
[5]DuffanyKC, FinegoodDT, MattllewsD, et al.Community Interventions for Health(CIH):a novel approach to tackling the worldwide epidemic of chronic diseases[J].CVD Prevention and Control,2011, 6(2):47–56.
[6]HeathGW, ParraDC, SarmientoOL, et al.Evidence-based intervention in physical activity:lessons from around the world[J].Lancet,2012, 380(9838):272–281.
[7]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Physical Inactivity:A Global Public Health Problem[EB/OL].[2015-01-25].http://www.who. int/dietphysicalactivity/factsheet_inactivity/en/.
[8]BaumanAE, ReisRS, SallisJF, et al.Correlates of physical activity:why are some people physically active and others not?[J].Lancet,2012, 380(9838):258–271.
[9]SchutzeKA, GravesBS.Barriers and motivations to exercise in older adults[J].Prev Med,2004, 39(5):1056–1061.
[10]NgSW, NortonEC, PopkinBM.Why have physical activity levels declined among Chinese adults?Findings from the 1991-2006 China health and nutrition surveys[J].Soc Sci Med, 2009, 68(7):1305–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