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6年03期 2010—2012年中国成年居民食盐摄入状况    PDF     文章点击量:3084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年03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于冬梅 何宇纳 房红芸 许晓丽 王寻 于文涛 贾凤梅 杨晓光 马冠生 赵丽云
YuDongmei,HeYuna,FangHongyun,XuXiaoli,WangXun,YuWentao,JiaFengmei,YangXiaoguang,MaGuansheng,ZhaoLiyun
2010—2012年中国成年居民食盐摄入状况
Salt intake among Chinese adults in 2010-2012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6,50(3)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03.005
引用本文: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5-10-16
上一篇:2010—2012年中国城市居民贫血状况研究
下一篇:2010—2012年中国成年居民蔬菜和水果摄入状况
2010—2012年中国成年居民食盐摄入状况
于冬梅 何宇纳 房红芸 许晓丽 王寻 于文涛 贾凤梅 杨晓光 马冠生 赵丽云     
于冬梅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
何宇纳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
房红芸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
许晓丽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
王寻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
于文涛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
贾凤梅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
杨晓光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
马冠生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
赵丽云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
摘要: 目的  分析2010—2012年中国成年居民食盐摄入量状况。方法  数据来自2010—2012年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采用分层多阶段与人口成比例的整群随机抽样方法,调查对象为中国31个省份的150个县/区的18岁以上居民,共55 531名。采用家庭连续3 d 24 h食用油和调味品称重法调查家庭盐摄入量,依据家庭成员的膳食能量比计算个体食盐摄入量。采用2009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人口数据,进行复杂抽样加权处理,计算中国不同人口学特征18岁以上居民的食盐摄入量()。结果  中国成年居民平均盐摄入量为(9.6±0.3)g/d,其中男性为(10.4±0.4)g/d,女性为(8.8±0.3)g/d,男性高于女性;40~49、50~59、60~69岁组居民的盐摄入量分别为(9.9±0.5)、(10.3±0.4)、(9.9±0.3)g/d。城市成年居民的盐摄入量为(9.0±0.50)g/d,农村为(10.2±0.3)g/d,农村高于城市;大城市、中小城市、普通农村和贫困农村居民的盐消费量依次递增,分别为(7.9±0.3)、(9.2±0.6)、(9.9±0.4)和(10.8±0.7)g/d。结论  中国18岁以上成年居民的盐摄入量依然处于较高水平,亟待采取措施降低食盐摄入量。
关键词 :盐类;成年人;摄入;横断面研究
Salt intake among Chinese adults in 2010-2012
YuDongmei,HeYuna,FangHongyun,XuXiaoli,WangXun,YuWentao,JiaFengmei,YangXiaoguang,MaGuansheng,ZhaoLiyun     
National Institute for Nutrition and Health,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0050,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Zhao Liyun, Email: liyun1964@vip.sina.com
Abstract: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mean population intake of salt in Chinese adults in 2010-2012.Methods  Data were from the Chinese Nutrition and Health Surveillance in 2010-2012. The samples were selected through the method of probability proportion to size (PPS). The study objects were 55 531 adults aged 18 and over from 150 sites in 31 provinces, autonomous regions or municipalities in China. The information of oil, salt and other condiments for household was from the 3 d food weighed record. The average of salt intake for individuals was calculated based on the energy percentage in one family. The results presented the level of salt intake () by analyzing the different demography characteristics. The results were calculated using complex weighting by the population data from 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in 2009.Results  The intake of salt was (9.6±0.3) g/d and it was higher in men ((10.4±0.4) g/d) than that in women ((8.8±0.3) g/d). The intake in the age group of 40-49, 50-59 and 60-69 was (9.9±0.5) g/d, (10.3±0.4) g/d and (9.9±0.3) g/d, respectively. The adults in rural ((10.2±0.3) g/d) had a higher salt intake than that of urban ((9.0±0.5) g/d). An average of salt intake was increased gradually in big city ((7.9±0.3) g/d), medium /small city ((9.2±0.6) g/d) , general rural ((9.9±0.4) g/d) and poor rural ((10.8±0.7)g/d).Conclusion  The mean salt intake among Chinese adults was still in a very high level. Something should be done to reduce the salt intake for the government and policy-makers.
Key words :Salts;Adult;Intake;Cross-sectional studies
全文

非传染性疾病给全球带来的负担和威胁是21世纪发展的主要挑战之一。据估算,2008年全球死于非传染性疾病的人口中,48%归因为心血管疾病[1]。最新的中国居民疾病谱和死因谱显示,心脑血管病已成为危害中国城乡人群生命健康主要原因[2]。2002年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结果表明,中国居民每标准人日食盐摄入量为12 g,仍处于较高水平[3]。研究证明,盐摄入量过高是导致血压水平上升和罹患高血压的重要原因之一,并与血压之间有着明确的剂量-反应关系,而高血压又是脑卒中和冠心病发病的独立危险因素[1,4,5,6,7,8]。WHO曾发布了2013—2020年预防控制非传染性疾病行动计划草案,对各成员国提出了需要在未来达到的目标[9]。本研究旨在分析中国2010—2012年18岁以上居民盐的摄入现况,分析其流行病学特征,从而为我国政府、企业、科研机构及相关部门制定控盐或减盐策略提供科学参考。

资料与方法  

1.资料来源:  资料来自2010—2012年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此次监测经中国CDC营养与食品安全所伦理委员会审核通过(批号:2013-018)。采用多阶段分层与人口成比例的整群随机抽样方法,将全国内地所有县级行政单位分为4类,即大城市、中小城市、普通农村、贫困农村。第一阶段从4类地区共抽取150个县级单位作为监测点,包括34个大城市、41个中小城市、45个普通农村、30个贫困农村;第二阶段采用与人口成比例的方法,每个县级单位等距抽取6个村(居)委会;第三阶段在每个抽中的村(居)委会中按照简单随机抽样方法抽取75户,一共调查66 380户,其中膳食调查26 516户(大城市6 069户、中小城市7 085户、普通农村8 084户、贫困农村5 278户)[10]。调查对象为样本住户中的常住人口(或户籍非本地,但居住满6个月者),在签署知情同意书后即纳入调查。本监测中符合条件的户籍人口183 137名,其中参与3 d 24 h膳食调查者64 038名,排除不在家居住者、孕妇、每标准人日能量摄入量低于3 345.6 kJ(800 kcal)或者高于20 910 kJ(5 000 kcal)者、3 d膳食调查期间膳食记录天数不足1 d者,本研究最终纳入有效食盐数据的18岁以上居民55 531名。

2.调查方法:  食盐数据通过对住户实施连续3 d家庭食用油和调味品称重调查得到。即称重调查家庭3 d内消费的各种食用油、盐、味精、糖等主要调味品的消费量,同时登记3 d家庭烹调用餐人次数,依据家庭中每个成员的能量比计算个体食盐量摄入量[3]。本研究计算的是家庭烹调用盐的摄入量。

3.统计学分析:  采用统一编制的"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系统平台"进行数据录入。数据清理和分析采用SAS 9.13软件。参考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09年人口数据对盐摄入量进行复杂抽样加权处理[10],盐摄入量以表示。

结果  

1.基本情况:  用于盐摄入量分析的调查对象共55 531名,其中,男性25 501名,女性30 030名;大城市12 862名,中小城市14 805名,普通农村17 199名,贫困农村10 665名;18~29、30~39、40~49、50~59、60~69、≥70岁居民分别为5 767、7 895、12 425、12 831、10 310和6 303名。

2.整体盐摄入量:  由表1可见,2010—2012年中国成年居民平均盐摄入量为9.6 g/d,其中,男性为10.4 g/d,女性为8.8 g/d,男性高于女性。

表12010—2012年中国成年居民盐摄入量(g/d,

3.各年龄组摄入量:  无论男性、女性还是总体,40~49、50~59、60~69岁组的盐摄入量均较高,≥70岁组均最低(表1)。

4.城乡盐摄入量:  城市成年居民平均盐摄入量为9.0 g/d,农村为10.2 g/d,农村高于城市;大城市、中小城市、普通农村和贫困农村的居民平均盐摄入量分别为7.9、9.2、9.9和10.8 g/d,呈现依次递增的趋势。从不同地区、不同年龄组居民的盐摄入量来看,大城市中18~29、30~39、40~49岁组消费量略微高于其他年龄组;中小城市、普通农村中40~49、50~59、60~69岁组居民的盐摄入量处于较高水平;贫困农村所有年龄组的盐摄入量都较高(表1)。

讨论  本研究发现,2010—2012年成年居民平均食盐摄入量为9.6 g/d,其中城市为9.0 g/d,农村为10.2 g/d;我国1982年城乡居民食盐摄入量为12.7 g/d,其中城市为11.4 g/d,农村为13.2 g/d;1992年为13.9 g/d,其中城市为13.3 g/d,农村为13.9 g/d;2002年为12.0 g/d,城市为10.9 g/d,农村为12.4 g/d[11]。无论是城市、农村,还是城乡合计,与1982、1992、2002年相比,2010—2012年成年居民的食盐摄入量呈现下降的趋势,分析其原因可能是居民在外就餐率逐年增高,由于受到膳食调查方法的限制,尚不能得到在外就餐饮食中食盐消费量的准确信息,这是国内外相关研究中面临的共同挑战。值得一提的是,我国成年居民的食盐摄入量依然处于较高水平,当前中国成年居民的食盐摄入量高于WHO建议的每日食盐摄入量小于5 g的标准[12],也高于中国居民膳食指南提出的"健康成年人一天食盐(包括酱油和其他食物中的食盐)建议摄入量不超过6 g"[13]
        《中国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报告(2010)》结果显示,18岁以上居民的家庭人均盐摄入量为10.6 g/d,城市为9.1 g/d,农村为11.5 g/d[14]。之所以高于本研究结果,是因为中国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采用了食物频率调查法,而本研究采用的是家庭食用油和调味称重法[14]。称重法目前仍是食盐摄入量调查的金标准,食物频率法相对不够准确,而最佳方法应该是24 h尿钠检测[4]
        在WHO新近发布的2013—2020年预防控制非传染性疾病行动计划草案中,对各成员国提出了需要在未来达到的目标,其中,在行为危险因素部分提出了盐的摄入目标为"人群平均食盐/钠的摄入量相对减少30%"[9]。由于盐的摄入量与高血压、心脑血管等疾病存在着一定关联,降低食盐摄入量是世界公认的高血压疾病预防策略,许多国家都采取了减盐行动或措施,并明显降低了目标人群的盐摄入量[15,16,17]
        中国政府和卫生部门已经制定了减盐相关的政策,例如2010年提出《中国减盐行动》(2010—2020行动计划);2012年《中国慢性病防治工作规划(2012—2015年)》提出"到2015年全国人均每日食盐摄入量下降到9克以下";《中国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2014—2020年)》将"控制食用盐的消费量"作为一项发展目标,将"重点发展营养强化食品和低盐、低脂食物"列为发展重点;2013年的《预包装食品营养标签通则》要求食品企业要在标签上标示钠含量等。
        由于中国的减盐工作刚起步,虽然也开展了区域性减盐行动,但是依然存在一定困难,例如居民饮食偏好短时间难以改变、在外饮食的含盐量尚不明确[18,19]、成年人盐摄入状况亟待科学评估、减盐策略的执行力度和可持续性需要加强等等。
        建议中国政府部门、相关科研机构联合起来:第一,从国家层面上将各种现有减盐策略有机结合在一起,建立减盐行动专门体系,配以高效的工作运行机制;第二,动态监测居民盐摄入状况,将盐摄入调查作为重点内容纳入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项目;第三,迅速开展人群盐摄入量调查与评估的方法学研究;第四,实施在外就餐食品、半成品和各种包装食品中的钠含量调查与评估;第五,大力开展居民、餐饮业等科普宣传,推广使用低钠盐;第六,严格执行和宣贯营养标签;第七,制造环境、创立科学标准,推动食品企业开展减盐等[20,21,22]

参考文献
[1]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orld health statistics 2012[EB/OL]. [2015-07-08]http://apps.who.int/iris/bitstream/10665/44844/1/9789241564441_eng.pdf?ua=1.
[2]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2013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M].北京: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2013.
[3]王陇德.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报告之一:2002综合报告[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5.
[4]BrownIJ, TzoulakiI, CandeiasV, et al. Salt intakes around the world: implications for public health[J]. Int J Epidemiol, 2009, 38(3):791-813. DOI: 10.1093/ije/dyp139.
[5]HaSK. Dietary salt intake and hypertension[J]. Electrolyte Blood Press, 2014, 12(1):7-18. DOI: 10.5049/EBP.2014.12.1.7.
[6]O'DonnellMJ, MenteA, SmythA, et al. Salt intake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 why are the data inconsistent? [J]. Eur Heart J, 2013, 34(14):1034-1040.DOI: 10.1093/eurheartj/ehs409.
[7]MohanS, CampbellNR. Salt and high blood pressure[J]. Clin Sci (Lond), 117(1):1-11. DOI: 10.1042/CS20080207.
[8]AaronKJ, SandersPW.Role of dietary salt and potassium intake in cardiovascular health and disease: A review of the evidence[J]. Mayo Clin Proc, 2013, 88(9):987-995. DOI: 10.1016/j.mayocp.2013.06.005.
[9]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Global action plan for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2013-2020) [EB/OL].[2015-06-10].http://apps.who.int/iris/bitstream/10665/94384/1/9789241506236_eng.pdf.
[10]赵丽云,马冠生,朴建华,等. 2010—2012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总体方案[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6,50(3):204-207.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03.002.
[11]马冠生,周琴,胡小琪,等.我国居民食盐消费量与血压水平关系研究[J].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2008,16(5):441-444. DOI:10.3969/j.issn.1004-6194.2008.05.001.
[12]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2 Guideline: Sodium intake for adults and children[EB/OL].[2015-06-10].http://www.who.int/nutrition/publications/guidelines/sodium_intake/en/.
[13]中国营养学会.中国居民膳食指南(2008)[M].拉萨:西藏人民出版社,2008.
[14]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报告(2010)[M].北京:军事医学科学出版社,2012.
[15]HavasS, RoccellaEJ, LenfantC. Reducing the public health burden from elevated blood pressure levels in the United States by lowering intake of dietary sodium[J]. Am J Public Health, 2004, 94(1):19-22.
[16]Food Standards Agency. Food standards agency food standards agency-UK salt reduction initiatives[EB/OL].[2015-06-12].http://www.food.gov.uk/multimedia/pdfs/saltreductioninitiatives.pdf.
[17]HeFJ, CampbellNR, MacGregorGA. Reducing salt intake to prevent hypertension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J]. Rev Panam Salud Publica, 2012, 32(4):293-300. DOI:10.1590/S1020-49892012001000008.
[18]曹可珂,朱珍妮,冯翔,等.三城市餐馆菜肴中食盐和食用油使用情况调查[J].卫生研究,2014,43(3):515-518.
[19]张强,万蓉,王惠君,等.家庭烹饪食品与餐馆食品味精使用情况比较分析[J].卫生研究,2010,40(5):648-649.
[20]BentleyB. A review of methods to measure dietary sodium intake[J]. J Cardiovasc Nurs, 2006, 21(1):63-67. DOI: 10.1097/00005082-200601000-00012.
[21]WheltonPK.Dietary sodium intake: scientific basis for public policy[J]. Blood Purif, 2015, 39(1-3):16-20. DOI: 10.1159/000368975.
[22]ChampagneCM, CashKC. Assessment of salt intake: how accurate is it? [J]. Proc Nutr Soc, 2013, 72(3):342-347. DOI: 10.1017/S0029665113000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