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6年03期 2006—2014年重庆市肿瘤登记地区卵巢癌发病率及趋势变化    PDF     文章点击量:3036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年03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丁贤彬 吕晓燕 毛德强
DingXianbin,LyuXiaoyan,MaoDeqiang
2006—2014年重庆市肿瘤登记地区卵巢癌发病率及趋势变化
Incidence and trend change of oophoroma in 11 tumor registration stations, Chongqing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6,50(3)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03.017
引用本文: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5-07-12
上一篇:纳米金信号放大石英晶体微天平快速检测己烯雌酚
下一篇: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戊型肝炎病毒感染情况分析
2006—2014年重庆市肿瘤登记地区卵巢癌发病率及趋势变化
丁贤彬 吕晓燕 毛德强     
丁贤彬 400042 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病预防控制所
吕晓燕 400042 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病预防控制所
毛德强 400042 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病预防控制所
摘要:
关键词 :卵巢肿瘤;发病率;截缩发病率;累积危险度
Incidence and trend change of oophoroma in 11 tumor registration stations, Chongqing
DingXianbin,LyuXiaoyan,MaoDeqiang     
Department of Chronic Non-communicable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Chongqing Center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Chongqing 400042,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Ding Xianbin, Email: xianbinding@126.com
Abstract:
Key words :Ovarian neoplasms;Incidence;Truncated incidence;Cumulative risk
全文

卵巢癌是发病率第2位的女性生殖器恶性肿瘤,但其病死率在妇科肿瘤中居首位。全球范围内,每年约有20万人被诊断为卵巢癌,12.5万人死于此病。卵巢癌发病率呈逐年上升及年轻化的趋势[1]。中国卵巢癌发病率为6.0/10万,在全球处于中等水平[2]。许红等[3]报道卵巢癌是重庆市城市女性第6位的恶性肿瘤,发病年龄中位数为48.9岁。本研究利用2006—2014年重庆市肿瘤登记卵巢癌的病例资料,对重庆市卵巢癌发病率及趋势变化进行分析。

一、材料与方法  

1.材料:  (1)卵巢癌发病数据:来源于2006—2014年重庆市11个肿瘤登记点报告的国际疾病分类(ICD-10)编码为C56的所有卵巢癌个案资料。卵巢癌病例报告要求为:凡户籍地址在肿瘤登记点辖区内,经临床和(或)病理确诊属于报告病种的新发病例必须填报,如果无详细户籍地址的病例,按照现住址报告。病例报告由具备诊断能力的医疗机构的临床医生在知情同意的情况下填写肿瘤病例登记报告卡。重庆市肿瘤登记工作经过了重庆市CDC伦理审查委员会的审核。(2)人口数据:来源于11个肿瘤登记点的公安局提供的辖区分年龄分性别的人口资料。肿瘤死亡补发病例资料来源于死因登记报告信息系统,在死因登记系统中报告死因为肿瘤的新发病例进行调查填写肿瘤登记卡片进行补报,以确保肿瘤死亡发病登记报告数据的完整性和有效性。

2.质量控制:  肿瘤登记点辖区内二级以上具备肿瘤诊断能力的医疗机构。新发肿瘤病例由各区县CDC肿瘤登记人员负责收集辖区内责任报告医疗机构填报的新发病例信息,汇总剔重后上报重庆市CDC,由重庆市CDC返回全市汇总后的本辖区新发数据,再次进行剔重整理。分析死亡发病比(M/I)、病理诊断率、仅有医学死亡证明书比例等质控指标。

3.指标的计算及统计学分析:  (1)标化发病率(ASR):公式为:∑AiWi/∑Wi,其中Ai为某年某地年龄别发病率,Wi为标准人口的年龄组人口数。(2)中国人口标化发病率(中标率):采用2000年全国普查标准人口构成进行标化。(3)世界人口标化发病率(世标率):采用2000年世界人口构成进行标化。(4)截缩标化发病率(截缩率):指高发年龄段的发病率,单位为1/10万,公式为:∑(截缩年龄段各年龄组发病率×各相应年龄组标准人口构成)/∑截缩年龄段各相应年龄组标准人口构成。本研究计算35~64岁年龄组的截缩率。(5)累积发病率:指某病在某一年龄阶段内按年龄(岁)的发病率进行累积的总指标,公式为:[∑(年龄组发病率×年龄组距)]×100%。本研究计算0~74岁的累积发病率。(6)累积危险度:指个体在某一年龄期间发某种疾病的危险度。本研究计算0~74岁的累积危险度。(7)年度变化百分比(APC):用y表示率的自然对数,即y=ln(%),以y为因变量,年份为自变量,线性模型:y=α+βx+ε,式中α为常数项,β为回归系数,ε为随机误差项,APC=100×(eβ-1)。(8)趋势检验:2006—2014年报告发病率、中标率、世标率、截缩发病率、累积发病率与累积危险度的趋势变化采用曲线估计指数分布回归模型进行判别,计算R2R2越接近于1,回归模型模拟越好,采用方差分析检验R2统计学意义。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二、结果  

1.卵巢癌数据质量评价:  2006—2014年重庆市卵巢癌病例报告资料完整性与有效性较好,DOC<10%,尤其是2010年后均<1%。M/I为0.68~0.83,基本达到肿瘤登记资料质控指标0.6~0.8的要求。2006年的MV比2007年低,2008年后为57.37%~71.70%。详见表1

表12006—2014年重庆市11个登记点卵巢癌病例报告质控指标(%)

2.发病率及趋势变化:  2006—2014年重庆市卵巢癌在女性恶性肿瘤顺位由第10位上升至第8位,占所有报告恶性肿瘤中的比例为3.08%~4.53%,报告发病率为5.05/10万~7.96/10万,APC为4.29%,报告癌发病率、中标率与世标率变化趋势均无统计学意义。农村地区卵巢癌报告发病率、中标率与世标率由2006年的2.82/10万、3.10/10万和3.45/10万分别上升至2014年的6.15/10万、6.14/10万和6.61/10万,发病率、中标率与世标率的APC分别为12.30%、8.00%与7.57%。详见表2

表22006—2014年重庆市城市和农村地区卵巢癌报告发病率、中标率及世标率(/10万)

3.2014年卵巢癌年龄别发病率:  2014年卵巢癌年龄别发病率在0~39.40/10万之间,25岁之前卵巢癌发病率低,25岁后呈上升的趋势,60岁达到高峰,60岁后发病率呈下降的趋势。从移动平均趋势线可见卵巢癌发病率呈现2个峰,第1个高峰在30岁,第2个高峰在65岁。详见图1

图12014年重庆市不同年龄人群卵巢癌发病率情况

4.截缩率、累积发病率与累积危险度的变化趋势:  截缩率由2006年的9.58/10万上升至2014年的10.52/10万,APC为2.43%。农村地区截缩发病率呈上升的趋势(P<0.05),APC为6.72%。累积率与累积危险度均为0.07%~0.11%。农村地区累积率与累积危险度均呈上升的趋势(P值均< 0.05),APC均为8.11%。详见表3

表32006—2014年重庆市卵巢癌截缩发病率、累积发病率与累积危险度变化趋势比较

三、讨论  2006—2014年重庆市卵巢癌病例资料DOC均在10%以下,M/I基本间于0.6~0.8,除2006与2007年MV较低外,其余年份均在60%左右,基本达到肿瘤登记质量评价指标的要求,说明重庆市卵巢癌报告发病的资料是完整的、可靠的、有效的,具有可比性。2006—2014年重庆市卵巢癌报告发病率最高的为7.96%,世标率6.54/10万,与全国的发病率(7.95/10万)与世标率(5.53/10万)一致[2],与浙江省(7.83/10万)相似[4,5],但低于沈阳市卵巢癌的发病率(10.35/10万)[6],APC低于浙江省卵巢癌年度变化百分比(6.40%)[4]。2006—2014年重庆市卵巢癌发病率总体呈较平衡的水平,与2003—2007年全国卵巢癌发病变化趋势一致,与全国不同的是农村地区卵巢癌发病率呈上升的趋势[1],而重庆市农村地区卵巢癌发病率、中标率与世标率APC均在7.5%以上,提示农村地区除人口年龄因素的影响外,卵巢癌的发病率仍呈上升的趋势。重庆市农村地区卵巢癌发病率上升的原因可能与3方面的因素有关:一是医疗诊治条件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卵巢癌患者被诊断发现与报告[7];二是人口结构的变化,重庆市每年外出务工人员约700万名,大部分是青壮年,从而导致常居人口构成中老年人口的比例增加,重庆市是人口老龄化较重的省[8];三是随着农村地区生活条件的改善,体力劳动减少、饮食结构不合理、肥胖等因素可能与卵巢癌发病率的上升相关[9,10,11]。重庆市卵巢癌发病年龄分布特征是25岁以前发病率低,60岁年龄组达到高峰,与全国卵巢癌年龄分布不同,全国是35岁前发病率低,75岁达到高峰[2]
        重庆市卵巢癌累积危险度介于0.07%~0.11%之间,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0.59%)[2],农村地区卵巢癌累积危险度将继续呈上升的趋势,因此,重庆市卵巢癌的防治重点应放在农村地区,加强卵巢癌防治知识的宣传教育,开展卵巢癌的筛查与早诊早治工作,筛查年龄重点在于50岁左右的人群,做好农村地区筛查技术的普及,提高农村地区诊治的能力[12],做好患者的临床治疗与心理支持,提高患者的生存期与生存质量。

参考文献
[1]杨念念,严亚琼,龚洁,等.中国2003-2007年卵巢癌发病与死亡分析[J].中国肿瘤,2012,21(6):401-405.
[2]杨念念,严亚琼,郑荣寿,等.中国2009年卵巢癌发病与死亡分析[J].中国肿瘤,2013,22(8):617-621.DOI:10.11735/j.issn.1004-0242.2013.08.A003.
[3]许红,毛德强,王燕.重庆市女性肿瘤发病率及年龄特征分析[J].重庆医学,2010,39(11):1422-1423,1447.DOI:10.3969/j.issn.1671-8348.2010.11.045.
[4]丁萍飞,张鑫培,方海平,等.2000-2009年浙江省肿瘤登记地区卵巢癌发病与死亡分析[J].中国肿瘤,2014,23(3):192-195. DOI:10.11735/j.issn.1004-0242.03.A004.
[5]龚巍巍,罗胜兰,胡如英,等. 2005-2010年浙江省女性乳腺癌、宫颈癌与卵巢癌生存率分析[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4,48(5):366-369.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4.05.007.
[6]潘秀丹,刘艳,王慧文.沈阳市2005-2009年卵巢癌发病状况分析[J].现代预防医学,2014,41(15):2849-2851.
[7]李辉章,毛伟敏,汪祥辉,等.2009年浙江省恶性肿瘤发病与死亡情况分析[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3,47(7):592-596.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3.07.004.
[8]黄小梅.重庆市人口老龄化现状与对策研究[J].重庆行政(公共论坛),2013,14(2):54-56.DOI:10.3969/j.issn.1008-4029.2013.02.020.
[9]邵婷,陈秀玮.卵巢癌的病因假说及危险因素和流行病学研究进展[J].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电子版),2013,7(19):8894-8897.DOI:10.3877/cma.j.issn.1674-0785.2013.19.082.
[10]李霞辉,张学梅,蒋葵.肥胖与卵巢癌的相关性[J].国际肿瘤学杂志,2015,42(2):150-152.DOI:10.3760/cma.j.issn.1673-422X.2015.02.019.
[11]林双,胡小琪,张帆,等.补充鸡蛋与牛奶对贫困农村儿童体格发育的影响[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5,49(8):733-740.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5.08.013.
[12]孙红军,曲宏晶.早期卵巢癌筛查研究新进展[J].黑龙江医药,2013, 26(3):397-400.DOI:10.3969/j.issn.1006-2882.2013.03.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