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20年05期 1982—2012年中国7~17岁儿童体格发育变化趋势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76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20年05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王璐璐 曹薇 潘慧 徐培培 胡小琪 赵文华 张倩
WangLulu,CaoWei,PanHui,XuPeipei,HuXiaoqi,ZhaoWenhua,ZhangQian
1982—2012年中国7~17岁儿童体格发育变化趋势分析
Analysis on the trend of physical development of children aged 7-17 years old in China from 1982 to 2012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20,54(5)
http://dx.doi.org/10.3760/cma.j.cn112150-20200211-00088
引用本文: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20-02-11
上一篇:2009—2018年湖北省猩红热流行病学特征分析
下一篇:卵母细胞冷冻技术评估研究进展
1982—2012年中国7~17岁儿童体格发育变化趋势分析
王璐璐 曹薇 潘慧 徐培培 胡小琪 赵文华 张倩     
王璐璐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北京 100050
曹薇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北京 100050
潘慧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北京 100050
徐培培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北京 100050
胡小琪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北京 100050
赵文华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北京 100050
张倩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北京 100050
摘要: 根据1982、1992、2002和2010—2012年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7~17岁儿童的体格测量数据,1982—2012年7~17岁儿童身高和体重持续增长。城市男生、城市女生、农村男生、农村女生的身高分别为118.8~171.1、117.8~159.9、113.3~168.2、111.7~158.1 cm,体重分别为21.3~61.4、20.2~53.1、19.4~57.9、19.0~51.5 kg;城市儿童的身高和体重高于农村,除青春期外,男生的身高和体重均高于女生。与1982年相比,2012年城市男生、城市女生、农村男生、农村女生的身高平均增幅分别为8.8、6.2、12.9、10.8 cm,体重平均增幅分别为9.9、6.2、9.8、7.6 kg;城市儿童的身高和体重增幅小于农村,城乡差异缩小;男生的增幅大于女生,性别差异扩大。
关键词 :儿童;体格检查;身高;体重;人群监测
Analysis on the trend of physical development of children aged 7-17 years old in China from 1982 to 2012
WangLulu,CaoWei,PanHui,XuPeipei,HuXiaoqi,ZhaoWenhua,ZhangQian     
National Institute for Nutrition and Health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0050,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Zhang Qian, Email: zhangqian7208@163.com
Abstract:Data of physical measurement of children aged 7-17 years old in China was from National Nutrition and Health Survey in 1982, 1992, 2002 and 2010-2012. From 1982 to 2012, the height and weight of children aged 7-17 years old continued to increase. The height of urban boys, urban girls, rural boys and rural girls ranged from 118.8 to 171.1, 117.8 to 159.9, 113.3 to 168.2 and 111.7 to 158.1 cm, and weight ranged from 21.3 to 61.4, 20.2 to 53.1, 19.4 to 57.9, and 19.0 to 51.5 kg, respectively. The height and weight of urban children were larger than those of rural children. The height and weight of boys were larger than those of girls, except for adolescents. From 1982 to 2012, the height increment of urban boys, urban girls, rural boys and rural girls was 8.8, 6.2, 12.9 and 10.8 cm, and weight increment was 9.9, 6.2, 9.8 and 7.6 kg, respectively. The increment of urban children was smaller than that of rural children, which implied that the disparity between urban and rural was shrinking. The increment of boys was larger than that of girls, which implied that the gender disparity was increasing.
Key words :Child;Physical examination;Body height;Body weight;Population surveillance
全文

儿童的营养与健康状况是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卫生保健水平和人口素质的重要指标,是制定相关公共卫生政策不可或缺的基本信息[1,2]。近年来,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儿童的营养与健康状况逐步改善,体格发育水平不断提高[3]。中国分别于1959、1982、1992、2002和2010—2012年开展了5次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覆盖全年龄段人群,主要包括膳食调查、医学体检、生化检测和询问调查等。该调查样本量大,具有全国代表性,为评价我国儿童体格发育水平、揭示其变化趋势提供了宝贵资料。身高和体重是反映儿童体格发育水平最重要的指标[4]。本研究选择1982、1992、2002和2010—2012年4次调查的身高和体重数据,分析30年来中国儿童体格发育的变化规律、特点,为评价和制定儿童营养健康政策与措施提供基础数据。

一、资料与方法  

1.资料来源:  资料来源于1982、1992、2002和2010— 2012年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7~17岁儿童调查资料,4次调查均采用多阶段分层整群随机抽样,具有较好的代表性。1982年调查覆盖27个省份的172个调查点(不含中国香港、澳门、台湾、浙江、海南、重庆和西藏);1992年覆盖29个省份的210个调查点(不含中国香港、澳门、台湾、辽宁和重庆);2002年覆盖31个省份的132个调查点(不含中国香港、澳门和台湾);2012年覆盖31个省份的150个调查点。4次调查具体的调查对象、抽样方法、年龄分组、纳入排除标准等详见参考文献[5,6,7,8]。

2.质量控制:  体格测量均使用国家项目组指定且经过计量认证认可的测量仪器,按照统一的实施方案进行[5,6,7,8]。国家级和省级质量控制人员在调查现场对部分测量结果进行复核,以保证调查数据质量。以同年龄、同性别的身高和体重±3倍标准差为限值,对身高和体重的数据进行异常值核查。

3.统计学分析:  采用SAS 9.4进行数据清理和分析。身高、体重符合正态分布,采用±s进行表示;分类资料采用构成比表示。根据城乡、性别将研究对象分为4层(城市男生、城市女生、农村男生、农村女生),比较不同年份(1982— 1992、1992—2002、2002—2012年)、不同年龄组儿童的身高和体重变化情况。

二、结果  

1.基本情况:  1982、1992、2002和2010—2012年的样本量分别为9 849、16 396、44 888和33 422名;男生占比分别为52.4%(5 156名)、51.6%(8 459名)、51.8%(23 242名)、50.4%(16 841名)。见表1

表11982—2012年中国4次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的样本量(名)

2.不同年龄组儿童的身高和体重变化情况:  4次调查中,同性别、同年龄组城市儿童的身高和体重高于农村。除了10~13岁,其余年龄组男生的身高高于女生;除了12~ 14岁,其余年龄组男生的体重高于女生。见表2表3

表21982—2012年中国4次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不同年龄组儿童的身高(cm,±s
表31982—2012年中国4次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不同年龄组儿童的体重(kg,±s

3.不同年份儿童的身高和体重变化情况:  与1982年相比,2012年城市男生、城市女生、农村男生、农村女生的身高平均增幅分别为8.8、6.2、12.9、10.8 cm,体重平均增幅分别为9.9、6.2、9.8、7.6 kg。城市儿童的身高和体重增幅小于农村,男生的增幅大于女生。进一步分不同时间段进行分析,1982—1992年的第1个10年间,城市男生、城市女生、农村男生、农村女生的身高和体重平均增幅分别为3.2 cm和4.0 kg、1.4 cm和2.5 kg、5.5 cm和3.7 kg、4.2 cm和3.0 kg;1992—2002年的第2个10年间,分别为3.1 cm和1.8 kg、2.8 cm和1.4 kg、3.5 cm和1.4 kg、3.3 cm和1.2 kg;2002— 2012年的第3个10年间,分别为2.5 cm和4.0 kg、1.9 cm和2.3 kg、4.0 cm和4.7 kg、3.3 cm和3.4 kg。除7~9、14和17岁外,城市男生身高增幅在第1个10年最大;除9、12岁外,城市女生增幅在第2个10年最大;除7、11岁外,农村男生增幅在第1个10年最大;除7岁外,农村女生增幅在第1个10年最大。除7、9、11和15岁外,城市男生体重增幅在第3个10年最大;除了14~17岁外,农村男生增幅在第3个10年最大;除了13~17岁外,农村女生增幅在第3个10年最大;城市女生的体重增幅无明显规律。见表4表5

表41982—2012年中国4次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不同年份儿童的身高增幅(cm)
表51982—2012年中国4次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体重增幅(kg)

三、讨论  本研究利用1982—2012年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数据,其中1982年的数据首次公开发表,反映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体格发育状况。我国7~17岁儿童的身高和体重正在快速增长,与许多发达国家和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的变化趋势基本一致[9,10]。Cole和Mori[11]指出,韩国1~20岁儿童在1965—2005年的40年间以及日本儿童在1950—2010年50年间,身高和体重都呈增长趋势。我国许多省级的研究也发现了这种趋势,如上海、山东等[12,13]。这提示判断儿童体格发育水平的标准需要不断更新,以客观评价儿童个体的体格发育水平。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些发达国家儿童的体格发育增速已经放缓,如日本、意大利、波兰等[14,15]。目前,我国儿童的身高增速处于较高水平。日本1960—1985年出现的长期趋势是"人类生物史上的奇迹",其儿童在青春期的身高增速高达到2.5 cm/10年[16],我国增速已经超过了该水平。1982到2012年的30年间,城市男生、农村男生、农村女生的身高平均增幅分别为8.8 cm(2.9 cm/10年)、12.9 cm(4.3 cm/10年)、10.8 cm(3.6 cm/10年),其中14岁农村男生高达16.2 cm (5.4 cm/10年)。
        我国不同时期儿童身高和体重的增幅不同,多数年龄组儿童身高增幅在第1个10年(1982—1992年)最大,体重增幅在第3个10年(2002—2012年)最大。马军等[17]也发现,我国7~18岁儿童在1995—2005年的身高增幅明显小于1985—1995年,体重增幅大于1985—1995年。这可能是由于改革开放初期,儿童膳食营养改善明显,克服前期不良因素造成的发育迟滞,身高优先出现加速回归的现象[17]。而后儿童膳食结构发生变化,动物性食物摄入增多,同时体力活动减少,造成体重高速增长,加剧儿童超重肥胖的流行[18]
        我国农村儿童的身高和体重低于城市,但是农村儿童的身高和体重增速更高,城乡差异缩小。这与马军和高迪等[17,19]对中国儿童、Bielicki和Szklarska[20]对波兰儿童的研究一致。且有研究发现农村儿童的超重肥胖增长率也开始超过城市[21]。因此,在制定政策时,既要加大农村儿童的营养改善力度,控制阻碍儿童体格发育的因素[17,22];也要培养儿童合理膳食和适量身体活动,以缓解农村儿童的超重肥胖迅速增长问题。大多数年龄组的男生身高和体重高于女生,但青春期的男生低于女生。这是由于女生青春期的生长突增比男生早,暂时出现较高的身高和体重[4]。男生的身高和体重增速更高,性别差异不断扩大。这种差异反映了基因决定的群体生长潜力,男生体格发育对良好或恶劣环境的反应都大于女生[23]
        本研究有一定的局限性,数据来自于多次横断面研究,而非队列研究,因此无法准确反映身高和体重随年龄的变化。综上,1982—2012年我国儿童的体格发育水平明显提高,城乡差距缩小,性别差异扩大,身高增长放缓,但体重仍持续高速增长。

参考文献
[1]RamónMD, JoséMMC.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eight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Spain, 1850-1958[J]. Econ Hum Biol, 2011, 9(1): 30-44. DOI: 10.1016/j.ehb.2010.07.001.
[2]BodzsarEB. Secular growth and maturation changes in Hungary in relation to socioeconomic and demographic changes[J]. J Biosoc Sci, 2016, 48(2): 158-173. DOI: 10.1017/S0021932015000061.
[3]张倩,胡小琪.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报告之十一: 2010—2013年中国6~17岁学龄儿童营养与健康状况[R].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8.
[4]季成叶,王芳芳,陶芳标,等.现代儿童少年卫生学[M]. 2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0.
[5]中国预防医学中心卫生研究所. 1982年全国营养调查总结[M].北京:中国预防医学中心卫生研究所, 1985.
[6]葛可佑. 90年代中国人群的膳食与营养状况[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4.
[7]杨晓光,孔灵芝,翟凤英,等.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的总体方案[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5,26(7):471-474. DOI: 10.3760/j.issn:0254-6450.2005.07.002.
[8]赵丽云,马冠生,朴建华,等. 2010—2012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总体方案[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50(3): 204-207.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03.002.
[9]ColeTJ. Secular trends in growth[J]. Proc Nutr Soc, 2000, 59(2):317-324. DOI: 10.1017/S0029665100000355.
[10]BodzsarEB. Secular Change in the Growth and Sexual Maturation of Hungarian Children[J]. Int J Anthropol, 2006, 21(1):25-32. DOI: 10.1007/s11599-006-9008-z.
[11]ColeTJ, MoriH. Fifty years of child height and weight in japan and south korea: contrasting secular trend patterns analyzed by SITAR[J]. Am J Hum Biol, 2017, 30(1): e23054. DOI: 10.1002/ajhb.23054.
[12]BiZW, JiCY. Secular growth changes in body height and weight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in Shandong, China between 1939 and 2000[J]. Ann Hum Biol, 2005, 32(5): 650-665. DOI: 10.1080/03014460500154418.
[13]杨漾,王向军,吴艳强,等.上海市7~18岁儿童青少年身体形态长期变化趋势[J].中国学校卫生,2017,38(1):128-131. DOI: 10.16835/j.cnki.1000-9817.2017.01.040.
[14]ColeTJ. The secular trend in human physical growth: a biological view[J]. Econ Hum Biol, 2003, 1(2): 161-168.DOI: 10.1016/S1570-677X(02)00033-3.
[15]BieleckiEM, HaasJD, HulanickaB. Secular changes in the height of Polish schoolboys from 1955 to 1988[J]. Econ Hum Biol, 2012, 10(3): 0-317. DOI: 10.1016/j.ehb.2011.06.004.
[16]TannerJM. Growth as a Measure of the Nutritional and Hygienic Status of a Population[J]. Horm Res, 1992, 38(1): 106-115. DOI: 10.1159/000182580.
[17]马军,吴双胜,宋逸,等. 1985~2005年中国7~18岁学生身高、体重变化趋势分析[J].北京大学学报(医学版), 2010, 42(3): 318-322. DOI: 10.3969/j.issn.1671-167X.2010.03.016.
[18]国家卫生计生委疾病预防控制局.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R].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5.
[19]高迪,董彦会,尹杨,等.中国2005—2014年中小学生身高体重变化趋势分析[J].中国学校卫生,2018,39(2):252-255, 259. DOI: 10.16835/j.cnki.1000-9817.2018.02.027.
[20]BielickiT, SzklarskaA. Secular trends in stature in Poland: national and social class-specific[J]. Ann Hum Biol, 1999, 26(3):251-258. DOI: 10.1080/030144699282750.
[21]张云飞,孙嘉鸿 .中国1995—2014年经济发展情况及学龄儿童和青少年的营养状况[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9, 53(7):679.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9.07.101.
[22]罗冬梅,闫晓晋,雷园婷,等.中国7~18岁汉族学生生长迟缓的城乡差异及与地区经济发展的关联分析[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9, 53(10):1038-1042.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9.10.016.
[23]MalinaRM, ReyesyMEP, TanzSK, et al. Secular change in height, sitting height and leg length in rural Oaxaca, southern Mexico: 1968—2000[J]. Ann Hum Biol, 2004, 31(6):615-633. DOI: 10.1080/03014460400018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