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20年06期 2010与2017年中国城市和农村主要慢性病可避免死亡率的比较研究    PDF     文章点击量:112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20年06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严宝湖 蔡玥 薛明 江宇
YanBaohu,CaiYue,XueMing,JiangYu
2010与2017年中国城市和农村主要慢性病可避免死亡率的比较研究
Comparative analysis on amenable mortality with main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in urban and rural areas in China, 2010 and 2017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20,54(6)
http://dx.doi.org/10.3760/cma.j.cn112150-20190927-00756
引用本文: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9-09-27
上一篇:甲苯二异氰酸酯职业暴露工人肺功能改变与血清促炎细胞因子的相关性分析
下一篇: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投放的核心知识宣传信息与“百度知道”文本挖掘词频对比分析
2010与2017年中国城市和农村主要慢性病可避免死亡率的比较研究
严宝湖 蔡玥 薛明 江宇     
严宝湖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 100730
蔡玥 国家卫生健康委统计信息中心,北京 100044
薛明 国家卫生健康委统计信息中心,北京 100044
江宇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 100730
摘要: 目的  分析中国2010和2017年城乡可避免死亡率的差异和构成。方法  以国家统计局和国家卫生健康委测算的2010和2017年全国死亡率为参考,并结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国家卫生健康委统计信息中心公布的死因监测数据,调整疾病别死亡漏报。以2010年人口数为基准,标化2017年中国城市和农村的主要慢性病总死亡率和可避免死亡率,并比较死亡率变化情况,计算疾病别可避免死亡率在总可避免死亡率的占比。结果  2010和2017年主要慢性病标化总死亡率分别为536.4/10万、493.6/10万,标化可避免死亡率分别为107.6/10万、96.0/10万。与2010年对比,2017年四大类慢性病标化可避免死亡率均有所下降,其中糖尿病标化可避免死亡率下降最快,年均增长速度为-5.6%,慢性呼吸系统疾病次之,为-2.5%。11种细分慢性病中,高血压、慢性风湿性心脏病、脑血管疾病标化可避免死亡率有所下降,年均增速分别为-6.7%、-5.8%和-3.0%。2010和2017年,在11种细分慢性病中,脑血管疾病可避免死亡占比均为最高,从52.4%降至47.2%,其次为缺血性心脏病,可避免死亡占比从27.4%升至34.5%。结论  与2010年相比,2017年中国城市和农村地区主要慢性病医学可避免死亡率总体下降,其中脑血管疾病和缺血性心脏病两者可避免死亡占比超过80%。
关键词 :慢性病;死亡率;可避免死亡率
Comparative analysis on amenable mortality with main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in urban and rural areas in China, 2010 and 2017
YanBaohu,CaiYue,XueMing,JiangYu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Beijing 100730,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Jiang Yu, Email: jiangyu@pumc.edu.cn
Abstract: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composition and differences of amenable mortality in urban and rural areas in China, 2010 and 2017.Methods  With the national mortality rates in 2010 and 2017 calculated by the 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and the National Health Commission as the reference, the underreporting rate from diseases was adjusted in combination with the cause-of-death surveillance data published by the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and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 and Information, National Health Commission. Age-standardized mortality was calculated by using a direct method based on the population census in 2010. Differences of the mortality in two years were compared, and the proportion of amenable mortality of different diseases in the total amenable mortality was calculated.Results  In 2010 and 2017, the age-standardized total mortality of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was 536.4/100 000 and 493.6/100 000, respectively. The age-standardized amenable mortality rates were 107.6/100 000 and 96.0/100 000, respectively. Compared with 2010, the mortality of four major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declined in 2017. The fastest declined amenable mortality was in with an average annual growth rate of -5.6%, followed by chronic respiratory diseases (-2.5%). Among the 11 subdivided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the age-standardized mortality of hypertension, chronic rheumatic heart disease and cerebrovascular disease declined, with an average annual growth rate of -6.7%, -5.8% and -3.0%, respectively. The proportion of amenable mortality from cerebrovascular disease was the highest among the 11 subdivided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in 2010 and 2017, from 52.4% to 47.2%, followed by ischemic heart disease with an increase from 27.4% to 34.5%.Conclusion  Compared with that in 2010, the amenable mortality of non-communicable chronic diseases in urban and rural areas in China declined in 2017, of which cerebrovascular disease and ischemic heart disease account for more than 80%.
Key words :Chronic disease;Mortality;Amenable mortality
全文

慢性病是遗传、生理、环境和行为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1]。全球主要疾病负担(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GBD)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慢性病死亡占总死亡人数的72.3%[2]。引起死亡的主要慢性病为心血管疾病(1 764.7万例)、恶性肿瘤(892.7万例)、慢性呼吸系统疾病(354.2万例)和糖尿病(319.1万例),占慢性病总死亡人数的84.3%。
        慢性病可以通过改善医疗环境,卫生政策调节和改变生活方式加以预防。医学可避免死亡比全死因指标更能反应医学进步和医疗卫生服务改善对人群健康水平的作用。国内可避免死亡研究较少。2010年,Chau等[3]发表了针对中国香港地区可避免死亡模式的研究;2013年,中国台湾地区发表了一篇1971—2008年台湾可避免死亡率变化的研究;2013年,周奕男[4]针对上海地区可避免死亡变化趋势及归因进行了分析。国外大部分作者主要集中于可避免死亡的影响因素研究以及不同社会经济地位可避免死亡对预期寿命差异的贡献情况[5, 6, 7, 8, 9]。2010年为全国人口普查年份,2017年为最新可获得全国分年龄别死亡率数据的年份。本研究通过对比分析2010和2017年中国可避免死亡率及其构成,为我国主要慢性病的防控提供依据。

资料与方法  

1.数据来源:  中国城市和农村分年龄别的死亡率来源于2011和2018年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10, 11]。疾病统计口径根据国际疾病分类第10版(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10 th Edition,ICD-10)标准而定,统计范围为0~74岁人口的可避免死亡率。2010和2017年城乡人口比数据来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为调整数据漏报,以国家统计局和国家卫生健康委测算的2010和2017年全国死亡率作为参考,并结合国家卫生健康委统计信息中心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布的《中国疾病监测系统死因监测数据集》[12, 13]中的死亡率,等比例将死亡率调整到全国水平。

2.质量控制:  全国各级医疗机构通过死因监测系统填报死亡个案信息,医疗机构、区/县和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辖区内填报数据质量进行审核。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定期对医疗机构报告的死亡病例抽样复核,并对全人群死因漏报进行调查[14]

3.医学可避免死亡的定义:  1976年,Rutstein等[15]基于“不必要的过早的死亡”首次引入可避免死亡概念,即在医疗干预及时、有效的情况下,某些疾病造成的死亡是可以避免的,简称可避免死亡。判断可避免死亡的条件有:该疾病必须有明确的诊断标准;卫生干预对避免其造成的死亡是有效的;相应的卫生服务是能够获得的[16]。随后,一些研究人员将可避免死亡定义扩大至通过有效的卫生政策加以预防的死亡[17, 18, 19]。2004年,Ellen和Martin[20]通过文献综述将该定义进行了规范,主要分为三种:第一种,医疗可避免,主要包括两类,在疾病初现时,有明显的临床干预措施,及时治疗后可以避免死亡,例如高血压,阑尾炎等;或者通过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即受二级和三级预防影响的可以避免死亡的疾病,例如宫颈癌、结直肠癌的筛查。第二种,预防可避免,这很大程度上与生活方式有关,当这些预防可避免的疾病一旦发生就缺乏有效的治疗手段,例如吸烟饮酒导致的肝癌,或者不符合交通规定的安全问题,通过限速,系安全带可以避免死亡。第三种,既属于医疗可避免也属于预防可避免,主要包括结直肠癌,乳腺癌,宫颈癌,糖尿病,冠心病等。

4.主要慢性病中可避免死亡的疾病种类:  慢性病包括心血管疾病(如心脏病、高血压等)、恶性肿瘤、慢性呼吸系统疾病(如慢性阻塞性肺部疾病、尘肺)以及糖尿病四大类[1]。主要慢性病中可避免死亡定义的疾病有15种,但在2011和2018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中,只能找到11种可避免死亡(表1)。其中皮肤癌,子宫颈和子宫体癌、睾丸癌、霍奇金淋巴瘤四种疾病暂无数据;子宫颈癌即为年鉴上所统计的宫颈癌,缺血性心脏病即为冠心病,高血压即为高血压心脏病与其他高血压疾病合计;慢性呼吸系统疾病合计中包含了慢性下呼吸道疾病(如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病),职业性肺部疾病(尘肺)。表1中年龄代表可以避免死亡的年龄段。

表1主要慢性病医学可避免死亡疾病种类

5.统计学分析:  以2010年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作为标准人口,以Excel 2013对2017年中国城市和农村的主要慢性病总死亡率和可避免死亡率分年龄别直接标化,并计算疾病别可避免死亡率在总可避免死亡率中的占比。其中可避免死亡率计算公式:可避免死亡率=单位时间可避免死亡的个体数/单位时间平均人口数,可避免死亡的个体数=Σ(年龄别可避免死亡率×年龄别人口数)。(1)差异分析:对2010和2017年可避免死亡率进行对比,并计算年均增长速度。年均增长速度(%)=。(2)城乡分析:比较城市和农村可避免死亡,揭示不同地区可避免死亡率的差异,并分析产生差异的原因。

结果  

1. 2010和2017年中国四大类慢性病总死亡率和可避免死亡率情况比较:  2010和2017年慢性病标化总死亡率分别为536.4/10万、493.6/10万,标化可避免死亡率分别为107.6/10万、96.0/10万。与2010年相比,2017年糖尿病标化总死亡率上升,年均增长速度为2.8%,心血管疾病,恶性肿瘤和慢性呼吸系统疾病标化总死亡率均有所下降。四大类慢性病标化可避免死亡率均有所下降,其中糖尿病标化可避免死亡率降速最快,年均增长速度为-5.6%,慢性呼吸系统疾病次之,为-2.5%。见表2

表22010和2017年中国四大类主要慢性病标化总死亡率和可避免死亡率变化情况(/10万)

2. 2010和2017年中国城乡细分慢性病可避免死亡疾病情况比较:  分城乡维度,2010和2017年中国城市居民主要慢性病中可避免死亡疾病顺位前三的是:脑血管疾病、缺血性心脏病、高血压。其中脑血管标化可避免死亡率总体呈下降趋势,年均增速为-4.1%;高血压标化可避免死亡率降幅最大,为-8.7%,糖尿病次之,为-7.0%;子宫颈癌标化可避免死亡率上升,年均增速为2.6%。2010和2017年中国农村居民主要慢性病中可避免死亡疾病顺位前三与城市地区相同。其中慢性下呼吸道疾病标化可避免死亡率降幅最大,为-8.0%,白血病次之,为-5.6%,其后为慢性风湿性心脏病和高血压,分别为-5.3%和-4.4%;子宫颈癌和缺血性心脏病呈相反趋势,且增速较快,分别为11.2%和4.7%;从年均增长速度可以得出,除了农村慢性下呼吸道疾病降幅大于城市,其余细分慢性病标化可避免死亡率降幅均为城市大于农村。具体见表3

表32010和2017年中国城乡细分慢性病标化可避免死亡率(/10万)

3. 2010和2017年中国细分慢性病可避免死亡占比:  从时间维度分析,2010和2017年主要慢性病可避免死亡占比模式不同,2010年可避免死亡占比顺位前三分别为脑血管疾病、缺血性心脏病、高血压;2017年可避免死亡占比顺位前三分别为脑血管疾病、缺血性心脏病、结直肠癌。从疾病维度分析,2010年脑血管疾病在可避免死亡率中占比为52.4%,2017年降至47.2%;2010年缺血性心脏病占比为27.4%,2017年升至34.5%;2010年结直肠癌占比为5.5%,2017年升至5.7%;2010年高血压占比为7.3%,2017年降至5.1%。从地区维度分析,农村缺血性心脏病和子宫颈癌可避免死亡占比上升;城乡脑血管疾病可避免死亡占比均有所下降,但城市降幅大于农村,2017年农村可避免死亡占比反超城市。见表4

表42010和2017年中国城乡细分慢性病可避免死亡占比(%)

讨论  与2010相比,2017年中国城乡主要慢性病医学可避免死亡率总体下降。2010—2017年城乡划分标准是根据2008年出台的《统计上划分城乡的规定》,2010年人口普查的城镇人口统计即按照这一标准实行,期间城镇人口数增长了21.5%,但城镇数量却没有太大变化[19, 20],所以本研究中城乡死亡率统计具有可比性。农村慢性下呼吸道疾病标化可避免死亡率降幅最大,为-8.0%,表明其受卫生政策影响较明显,即随着医学进步和医疗服务可及性扩大,能够有效降低其可避免死亡,初步实现了人人享有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目标;脑血管疾病、高血压和糖尿病可避免死亡率在城市地区降幅较大,表明“十二五”期间重点慢性病的防治工作以及高血压和糖尿病患者规范化管理(2017年规范化管理率高达50.0%[21])工作效果显著,但这三种疾病可避免死亡占比高,仍需注重疾病的治疗与预防以及政策的可持续性。
        心血管疾病可避免死亡占比最高,2017年为88.0%,其中高血压占比下降最快。高血压身为最常见的慢性病,是心血管疾病最主要的危险因素[22]。查阅文献可得,2010年新修订了《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2010》,指南中强调了一级和二级预防,通过推荐药物联合治疗,应对心血管疾病多种危险因素综合干预,关注青少年高血压,提高患者的知晓率、治疗率和控制率等系列改进,随着防治措施效果的逐渐显现,与2010年相比,2017年高血压标化可避免死亡率下降[22]。值得注意的是,与脑血管疾病变化情况不同,缺血性心脏病可避免死亡率和占比均有所上升,可能与许多患者现在能从心肌梗死急性期存活下来,但后来由于严重的心脏损伤而发展为心力衰竭有关[23],因此,对心衰的诊断和治疗成为现在心血管疾病面临的新挑战。此外,结直肠癌可避免死亡占比上升,在2018年全球癌症报告中也被列为造成死亡的第五大常见癌症[2],其疾病转归与病变分期密切相关,早期临床治疗和预后良好,因此应注重早诊早治,并提高居民依从性和筛查参与度。
        本研究存在以下两点局限性:(1)本研究漏报调整时,疾病别使用统一的漏报水平,不同疾病别漏报水平可能有所不同。(2)可避免死亡疾病分类随不同国家或地区,不同研究目的可能存在变化,本研究纳入的是欧盟、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文献综述所得,并根据ICD-10编码分类的可避免死亡病种,下一步可针对中国卫生系统进行深入分析。

参考文献
1GBD2015 Risk Factors Collaborators. 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comparative risk assessment of 79 behavioural, environmental and occupational, and metabolic risks or clusters of risks, 1990-2015: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5[J]. Lancet,2016, 388(10053):1659-1724. DOI: 10.1016/S0140-6736(16)31679-8.
2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orld Health Statistics 2018[EB/OL].[2019-08-29]. https://www.who.int/gho/publications/world_health_statistics/en/.
3ChauPH, WooJ, ChanKC, et al. Avoidable mortality pattern in a Chinese population--Hong Kong, China[J]. Eur J Public Health, 2011, 21(2):215-220. DOI: 10.1093/eurpub/ckq020.
4周奕男.医学可避免死亡研究[D].上海:复旦大学,2014.
5SurenjavEnkhjin, SovdTugsdelger, YoshidaYoshitoku, et al. Trends in amenable mortality rate in the Mongolian population, 2007-2014[J]. Nagoya J Med Sci, 2016, 78(1):55-68.
6Jar?u?kaP, Jani?koM, BartákM, et al. Mortality Amenable to Health Care in European Union Countries and Its Limitations[J]. Cent Eur J Public Health, 2017, 25Suppl 2:S16-16S22. DOI: 10.21101/cejph.a4956.
7KrukME, GageAD, JosephNT, et al. Mortality due to low-quality health systems in the universal health coverage era: a systematic analysis of amenable deaths in 137 countries[J]. Lancet, 2018, 392(10160):2203-2212. DOI: 10.1016/S0140-6736(18)31668-4.
8RoblesS, AdrionE, AndersonGF. Premature adult mortality from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NCD) in three middle-income countries: do NCD programmes matter?[J]. Health Policy Plan, 2012, 27(6):487-498. DOI: 10.1093/heapol/czr073.
9NitiM, NgTP. Temporal trends and ethnic variations in amenable mortality in Singapore 1965-1994: the impact of health care in transition[J]. Int J Epidemiol, 2001, 30(5):966-973. DOI: 10.1093/ije/30.5.966.
10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11[M]. 北京: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 2011.
11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18[M]. 北京: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 2018.
12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全国疾病监测系统死因监测数据集2010[M].北京:军事医学科学出版社, 2011.
13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中国死因监测数据集2017[M].北京: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8.
14郑文龙,张爽. 1999—2015年天津市胃癌死亡率及早死寿命损失年变化趋势分析[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20, 54(2):160-164.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20.02.009.
15RutsteinDD, BerenbergW, ChalmersTC, et al. Measuring the quality of medical care. A clinical method[J]. N Engl J Med, 1976, 294(11):582-588. DOI: 10.1056/NEJM197603112941104.
16耿爱生, 李鲁, 姜敏敏. 可避免死亡分析方法及其应用[J].国外医学(社会医学分册),2004, 21(2):56-58. DOI: 10.3969/j.issn.1673-5625.2004.02.003.
17TobiasM, JacksonG. Avoidable mortality in New Zealand, 1981-1997[J]. Aust N Z J Public Health, 2001, 25:12-20. DOI: 10.1111/j.1467-842X.2001.tb00543.
18蔡翼飞, 张玉华. 中国城镇人口统计方法变迁及调整方向[J].区域经济评论,2015(6):32-39.
19郭东杰. 新中国70年:户籍制度变迁、人口流动与城乡一体化[J].浙江社会科学,2019(10):75-84.
20NolteEllen, MckeeMartin. Does health care save lives?[EB/OL].[2019-07-23]. https://core.ac.uk/download/pdf/11543003.pdf.
21国务院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中国防治慢性病中长期规划(2017—2025年)的通知, 国办发〔2017〕12号[EB/OL].[2019-01-22].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7-02/14/content_5167886.htm.
22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修订委员会. 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2010[J].中华心血管病杂志,2011, 39(7):579-616. DOI: 10.3760/cma.j.issn.0253-3758.2011.07.002.
23van JaarsveldCH, RanchorAV, KempenGI, et al. Epidemiology of heart failure in a community-based study of subjects aged>or = 57 years: incidence and long-term survival[J]. Eur J Heart Fail, 2006, 8(1):23-30. DOI: 10.1016/j.ejheart.2005.04.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