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20年09期 2014—2019年北京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女性乳腺癌筛查结果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129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20年09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杨雷 张希 刘硕 李慧超 张倩 王宁 季加孚
YangLei,ZhangXi,LiuShuo,LiHuichao,ZhangQian,WangNing,JiJiafu
2014—2019年北京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女性乳腺癌筛查结果分析
Breast cancer screening in urban Beijing, 2014-2019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20,54(9)
http://dx.doi.org/10.3760/cma.j.cn112150-20200429-00663
引用本文: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20-04-29
上一篇:孕妇妊娠期糖尿病共病抑郁对孕期糖代谢功能及新生儿形态结局的影响
下一篇:1985—2014年中国汉族13~18岁学生体质健康达标优良率变化趋势及相关因素分析
2014—2019年北京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女性乳腺癌筛查结果分析
杨雷 张希 刘硕 李慧超 张倩 王宁 季加孚     
杨雷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暨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所 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 恶性肿瘤发病机制及转化研究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142
张希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暨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所 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 恶性肿瘤发病机制及转化研究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142
刘硕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暨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所 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 恶性肿瘤发病机制及转化研究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142
李慧超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暨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所 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 恶性肿瘤发病机制及转化研究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142
张倩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暨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所 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 恶性肿瘤发病机制及转化研究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142
王宁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暨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所 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 恶性肿瘤发病机制及转化研究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142
季加孚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暨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所 胃肠肿瘤中心一病区 恶性肿瘤发病机制及转化研究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142
摘要: 目的  分析2014—2019年北京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女性乳腺癌筛查结果。方法  基于国家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采用整群抽样的方法,以北京市东城、西城、朝阳、海淀、丰台和石景山区的80个筛查项目实施街道为研究现场,将街道/居委会所辖的40~69岁北京市户籍常住女性居民纳入研究。采用问卷调查、风险评估、临床筛查(单纯乳腺B超、乳腺B超和乳腺X线摄影并联筛查)以及随访的方式收集研究对象的相关危险因素、临床筛查结果以及健康结局(乳腺癌),计算乳腺癌初筛阳性率、临床筛查参与率、临床筛查可疑阳性率、阳性率、早诊率、发病密度、累积发病率,并采用Cox比例风险回归模型分析不同筛查方式与乳腺癌发病风险的关联。结果  53 916名研究对象年龄为(57.2±7.3)岁;超重、肥胖者分别占40.90%(22 053)和15.34%(8 270);17 535例(32.52%)被评估为初筛阳性。初筛阳性人群中接受临床筛查的参与率为47.64%(8 353名),其中单纯经B超或乳腺X线摄影筛查得到的阳性检出率分别为1.84%和4.00%,可疑阳性检出率分别为14.50%和17.83%;B超和乳腺X线摄影并联筛查得到的阳性率和可疑阳性率分别为5.44%和27.74%;平均随访观察2.68人年后,确诊乳腺癌252例,累积发病率和发病密度分别为467.39/10万、174.34/10万人年。接受临床筛查者确诊乳腺癌的早诊率为68.6%。Cox比例风险回归模型分析结果显示,与问卷初筛阴性者相比,问卷阳性者发生乳腺癌的风险HR(95%CI)值为1.55(1.20~2.00);与并联筛查阴性者相比,并联筛查阳性者和可疑阳性者乳腺癌发生风险HR95%CI)值分别为12.60(6.49~24.47)、1.89 (0.93~3.83)。结论  北京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女性乳腺癌临床筛查依从性较好;乳腺B超与乳腺X线摄影并联筛查可能提高乳腺癌的阳性检出率。
关键词 :乳腺肿瘤;早期诊断;癌症早期检测
Breast cancer screening in urban Beijing, 2014-2019
YangLei,ZhangXi,LiuShuo,LiHuichao,ZhangQian,WangNing,JiJiafu     
Key Laboratory of Carcinogenesis and Translational Research (Ministry of Education/Beijing), Beijing Office for Cancer Prevention and Control, Peking University Cancer Hospital & Institute, Beijing 100142,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Wang Ning, Email: bjwangning@126.com
Abstract: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current status of breast cancer screening among females in Urban Beijing Cancer Screening Program, 2014-2019.Methods  Based on an on-going cancer screening program launched by the National Urban Cancer Screening Program, women residences aged 40 to 69 were recruited from 80 streets in six districts of Beijing (Dongcheng, Xicheng, Chaoyang, Haidian, Fengtai and Shijingshan District) using cluster sampling method. General demographic information and potential risk factors, results of clinical examination and follow-up outcomes of the target population (diagnosed breast cancer or not) were collected using epidemiological questionnaire, risk evaluation, clinical examination using ultrasound and (or) joint screening with mammography and follow-up, respectively. Proportion of high-risk cases evaluated by the questionnaire, recall rate, proportion of cases with BI-RADS grade 3 and BI-RADS grade 4/5, proportion of the cases with stage 0 or I, incidence rate and cumulative incidence rate were calculated. Cox proportional hazard regression model was used to estimate the hazard ratio (HR) and 95% confidence interval (95%CI) among females who experienced different screening scenario.Results  A total of 53 916 women with the age of (57.2±7.3) completed high-risk assessment were included into analysis. The proportion of overweigh and obesity were 40.90% (22 053 cases) and 15.34% (8 270 cases), respectively. A total of 17 535 cases (32.52%) were evaluated as positive case detected by the questionnaire. The clinical recall rate was 47.64% (8 353 cases) among the high-risk females. The positive rate detected by ultrasound or mammography alone was 1.84% and 4.00%, while the suspicious positive detection rates were 14.50% and 17.83%, respectively. The positive rate and suspicious positive rate detected by joint screening using ultrasound and mammography were 5.44% and 27.74% respectively. In total, 252 cases were diagnosed with breast cancer after an average of 2.68 years follow-up. The incidence rate and cumulative incidence rate of breast cancer were 174.34/100 000 person years and 470/100 000, respectively. The early detection rate was 68.6% among the residences who received clinical examination. Compared with the negative residence evaluated by the questionnaire, the positive cases has a 55% higher risk of diagnosed with breast cancer (HR=1.55, 95%CI:1.20-2.00); Cases that recognized by baseline ultrasound and mammography joint screening as BI-RADS 4/5 and BI-RADS 3 have higher risk of diagnosed with breast cancer than that of with the results of BI-RADS 1-2, with the HR of 12.60 (95%CI:6.49-24.47) and 1.89 (0.93-3.83), respectively.Conclusion  Females with high risk of breast cancer in Beijing have a better recall rate of receiving the clinical screening examination. Joint using ultrasonography and mammography in breast cancer screening can improve the positive detection rate among high risk females.
Key words :Breast neoplasms;Early diagnosis;Early detection of cancer
全文

乳腺癌是严重威胁女性健康的最常见恶性肿瘤之一,其发病顺位位居中国城市地区第1位,农村地区仅次于肺癌,位居第2位。由于临床确诊时早期比例较低,中国乳腺癌患者五年生存率低于欧美等发达国家1。通过适宜的筛查技术,在特定人群中发现更多的癌症早期病例并进行干预,以提高患者五年生存率,进而降低死亡率,是癌症防治的重要策略之一。美国近30年来癌症死亡率下降29%,很大程度得益于有效癌症筛查策略的实施2。中国大规模人群癌症早诊早治项目始于2004年3。《健康中国行动——癌症实施方案(2019—2022年)》指出,到2022年我国重点癌种早诊率将由2015年的48%上升至55%4。由于不同筛查项目现场执行的筛查管理方案、医务人员临床筛查技术水平、对于早期病例的定义均存在差异,导致不同地区重点癌种的早诊率差异较大。健康中国行动癌症实施方案中将早诊率作为一个多癌种汇总后的指标值,在指导各地制定特定癌症行动计划细则时,其参考价值有一定局限性。与此同时,由于针对参与基线筛查者的随访不及时(城市癌症筛查项目在项目实施五年后开展随访)5、不充分(有些项目只随访基线筛查阳性人群且失访率较高)6,导致我国目前尚缺少来自癌症筛查现场的重点癌种发病密度(发病率)、累积发病率以及早诊率数据5, 7。本研究利用北京市城市癌症筛查数据,在对所有参与筛查者前瞻性随访的基础上,对2014—2019年乳腺癌筛查情况进行分析,并重点分析接受基线临床筛查与未接受筛查者的乳腺癌发病密度、累积发病率和早诊率,为国家制定精准有效的乳腺癌筛查策略提供证据支持。

对象与方法  

一、对象  研究对象来源于参与2014—2019年北京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的女性人群。根据《国家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技术方案》要求5,采用整群抽样的方法,以北京市东城、西城、朝阳、海淀、丰台和石景山区的80个筛查项目实施街道为研究现场,将街道/居委会所辖的40~69岁北京市户籍常住女性居民纳入研究。排除有严重精神疾病和严重心脑血管疾病等不能耐受潜在手术治疗者后,最终纳入本次分析的女性研究对象共计53 916例。本研究通过国家癌症中心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批号:15-070/997),所有研究对象在问卷调查前均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二、方法  1.问卷调查和风险评估:采用调查问卷收集研究对象基本信息、癌症相关暴露和混杂因素。根据项目组开发的高危评估模型判定乳腺癌问卷初筛是否阳性。该模型以“哈佛癌症风险指数”模型为理论依据,结合近20年来我国常见癌症流行病学资料,通过多学科专家小组讨论达成共识的方法,确定我国成年人癌症发病的主要危险因素及相关赋值,并根据各危险因素的量化评分筛选出乳腺癌高风险人群5, 8
        2.临床筛查:根据《国家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技术方案》要求,对乳腺癌问卷初筛阳性者进行乳腺B超筛查(45岁以下女性)或乳腺B超和乳腺X线摄影并联筛查(45岁及以上女性)。对于45岁以下者,若乳腺B超筛查根据乳腺影像报告和数据系统(breast imaging reporting and data system, BI-RADS)分级评定为3~5级者,建议其继续接受乳腺X线摄影检查(序贯筛查)。
        3.随访:采取主动和被动随访相结合的方式进行随访,随访频率为每年1次。其中主动随访的对象为基线临床筛查可疑阳性者和阳性者。被动随访采用关联北京市肿瘤登记数据库的形式进行。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所属肿瘤登记处有覆盖北京市全部户籍人口的肿瘤登记系统(覆盖率100%),同时每年与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死因监测部门提供的全死因数据库进行关联,补充漏报。随访截至2019年12月31日。

三、相关定义及判定标准  1.临床筛查可疑阳性者:单纯乳腺B超和单纯乳腺X线摄影、乳腺B超和乳腺X线摄影并联筛查BI-RADS分级评定为3级者。
        2.临床筛查阳性者:单纯乳腺B超和单纯乳腺X线摄影、乳腺B超和乳腺X线摄影并联筛查BI-RADS分级评定为4级、5级者;所有乳腺癌均经过镜下病理确诊;病理分期采用《国际抗癌联盟恶性肿瘤TNM分期》第7版作为依据9
        3.筛查依从性:乳腺癌问卷初筛阳性者中成功接受乳腺B超和(或)乳腺X线摄影筛查的比例。
        4.超重和肥胖:根据《中国成人超重和肥胖症预防控制指南》中的BMI(Body Mass Index)分类标准将人群分成四组,分别为偏瘦(BMI<18.5 kg/m2)、正常(18.5 kg/m2≤BMI<24 kg/m2)、超重(24 kg/m2≤BMI<28 kg/m2)和肥胖(BMI≥28 kg/m210
        5.发病密度和累计发病率:发病密度为随访期间内确诊的乳腺癌例数除以随访总人年数,单位为每10万人年;累积发病率为随访期间内确诊的乳腺癌例数除以最初纳入随访的总人数,以每10万作为单位。
        6.早诊率:0期和Ⅰ期乳腺癌患者在所有乳腺癌患者中的比例。

四、质量控制  问卷调查在居委会或居委会对应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站)进行。经统一培训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站)预防保健科医务人员以面对面形式对符合入选标准的居民进行调查。调查完成后,由社区工作人员统一将问卷内容录入至北京市癌症早诊早治信息管理平台11。该平台与国家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组高危评估服务器对接,实时反馈高危评估结果。项目管理及数据收集过程中的质量控制严格按照《国家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技术方案》执行;数据清洗过程中的质控包括:(1)以身份证号和户籍地址为依据剔除非北京户籍者;(2)根据身份证号提取出生日期,结合问卷评估日期,重新计算居民年龄并与问卷调查年龄比对,剔除年龄范围在40~69周岁之外的被调查者;(3)剔除确诊日期早于问卷高危评估日期的所有病例,即经与肿瘤登记数据库匹配获知其参加癌症筛查之前就已经确诊过癌症。

五、统计学分析  采用Excel建立数据库,采用Stata15.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年龄符合正态分布,采用xˉ±s表示,分类变量采用构成比/率表示。采用χ2检验比较不同特征对象的问卷初筛情况、临床筛查依从差异以及不同年龄对象接受不同临床筛查方式后的阳性率差异。以是否确诊为乳腺癌为结局变量,分别以问卷初筛(0=阴性;1=阳性)、B超/乳腺X线摄影(0=未接受;1=接受)、B超+乳腺X线摄影并联筛查结果(阴性=0、可疑阳性=1和阳性=2以哑变量纳入模型)为自变量,调整年龄后,采用COX比例风险回归模型分析乳腺癌发病风险。双侧检验,检验水准α=0.05。

结果  

一、基本情况  53 916名研究对象年龄为(57.2±7.3)岁;现在吸烟率6.65%(3 587名);超重、肥胖者分别占40.90%(22 053)和15.34%(8 270),见表1

表12014—2019年北京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不同特征女性乳腺癌问卷初筛情况及临床筛查依从性比较

二、问卷初筛和临床筛查情况  1.不同特征对象的问卷初筛及临床筛查依从性比较:(1)问卷初筛:53 916名研究对象中,17 535例(32.52%)被评估为乳腺癌初筛阳性人群,其中45~49岁组初筛阳性率最高(46.81%),65~69岁初筛阳性率最低(23.01%);大专及以上人群初筛阳性率最高(43.29%);吸烟人群的初筛阳性率最高(56.62%);体重偏瘦以及肥胖的人群初筛阳性率(分别为38.92%和38.80%)较高。(2)临床筛查依从性:初筛阳性人群中接受单纯乳腺B超、乳腺B超和乳腺X线摄影并联筛查的参与率为47.64%,其中50~54岁年龄组女性人群的临床筛查依从性最高(50.12%);其他特征人群中,教育水平为初中者、已经戒烟人群以及体重超重人群的临床筛查依从性最高,分别为49.10%、55.41%和49.55%(表1)。
        2. 不同年龄对象接受不同临床筛查后的结果比较:17 535例问卷初筛阳性者中,8 105例接受了乳腺B超筛查,检出可疑阳性者1 175例、阳性者149例,可疑阳性率和阳性率分别为14.50%、1.84%;接受乳腺X线摄影筛查者的可疑阳性率和阳性率分别为17.83%和4.00%。接受B超和乳腺X线摄影并联筛查者的可疑阳性率和阳性率分别为27.74%和5.44%,其中45~49岁人群并联筛查的可疑阳性率相比其他年龄组人群高,为34.84%(表2)。

表22014—2019年北京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不同年龄女性接受不同乳腺癌临床筛查后的结果比较[例(%)]

三、随访  1.基本情况:共计随访144 547人年,平均每人随访观察2.68人年,随访队列中共确诊乳腺癌252例,累积发病率和发病密度分别为467.39/10万、174.34/10万人年;确诊病例中有分期者122例,占48.4%,其中原位癌40例,占32.8%,Ⅰ期35例,占28.7%,Ⅱ、Ⅲ和Ⅳ期分别为39例(32.0%)、4例(3.3%)和4例(3.3%)。
        2.不同筛查方式乳腺癌发病情况:(1)问卷初筛:平均随访3年后,与问卷初筛阴性者相比,问卷阳性者发生乳腺癌的风险HR(95%CI)值为1.55(1.20~2.00)。(2)B超/乳腺X线摄影临床筛查:问卷初筛阳性者中,接受与未接受临床筛查者的乳腺癌早诊率分别为68.6%和57.7%;与未接受临床筛查者相比,接受临床筛查者发生乳腺癌的风险HR(95%CI)值为1.30(0.89~1.91)。(3)B超+乳腺X线摄影并联筛查:平均随访3年后,与并联筛查阴性者相比,并联筛查阳性者和可疑阳性者乳腺癌发生风险HR(95%CI)值分别为12.60(6.49~24.47)、1.89 (0.93~3.83)。见表3

表32014—2019年北京接受不同筛查方式的女性平均随访3年后的乳腺癌发病情况

讨论  本研究利用北京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数据,分析了2014—2019年女性乳腺癌筛查情况及随访结果。研究显示,北京市40~69岁女性问卷初筛乳腺癌阳性率为32.52%,临床筛查参与率为47.64%;上述结果与我国其他项目省份报告的结果相比差异较大。例如浙江省基于两个不同筛查年份报告的乳腺癌问卷初筛阳性率分别为11.50%和9.93%12, 13;云南、湖南以及河北省报告的结果分别为16.93%、19.45%和27.31%,北京市乳腺癌初筛阳性率均高于上述省份,与河北省接近14, 15, 16。尽管全国采用了统一的初筛评估问卷,但仍造成该结果差异较大的原因可能是:一方面问卷初筛阳性率本身是当地女性乳腺癌客观发生风险的真实反映;另一方面,研究对象对问卷调查内容做出主观倾向性判断影响了初筛阳性结果,针对这一潜在的可能性,建议国家项目组在筛选高危人群时,除采用问卷调查方式之外,采用能够反映人群癌症真实发生风险的客观指标。对于临床筛查参与率,国家城市癌症筛查项目组报告的结果为40.25%8,其他省份报告的筛查参与率为40.08%~60.71%,临床筛查参与率受多种因素影响,例如筛查措施在人群中的可接受性,包括是否简便易行、是否无创等,但针对同一种癌症的高危人群均采用相同的筛查措施,得到的结果差异依然较大,可能与各地筛查对象的健康素养水平、年龄构成以及项目现场组织者对于癌症早诊早治项目的宣传力度以及管理力度有较大关系。
        本研究结果显示,B超与乳腺X线摄影并联筛查得到的乳腺癌阳性率和可疑阳性率分别为5.44%和27.74%,均高于单纯经B超或乳腺X线摄影筛查得到的结果,且各年龄组的检出结果与总人群的检出结果一致。同时,该结果与现行各乳腺癌筛查指南以及各省份的研究结论一致,即乳腺B超和乳腺X线摄影在筛查中并联应用,能够提高乳腺癌筛查灵敏度16, 17。尽管如此,不同地区人群接受乳腺B超和乳腺X线摄影并联筛查得到的阳性率和可疑阳性率仍存在较大差异,阳性率在0.97%~6.71%之间,可疑阳性率在17.61%~32.13%之间6, 12, 13, 15。实践中上述结果可能会受B超和乳腺X线摄影筛查医师临床技术水平主观判断以及筛查设备灵敏度不同的影响,未来应对同一地区不同医院或不同地区间的筛查影像学资料进行抽样复核,从而使研究结果能够更加真实的反映当地人群乳腺癌潜在发生风险。
        本研究发现平均随访3年后,参与筛查者的乳腺癌累积发病率为470/10万。目前针对我国乳腺癌筛查人群发病率(检出率)进行的相关报道较少。云南省昆明市筛查结果显示,对于2 969例接受乳腺B超和乳腺X线摄影临床筛查后检出的21例阳性者进行随访,发现5例乳腺癌确诊者,由此计算的参与筛查者的乳腺癌检出率为0.17%(5/2 969),但该研究仅对临床筛查阳性者进行了随访,未报告随访时长,因此其结果无法与本研究进行比较6。Huang等18研究发现,城市地区接受乳腺B超和乳腺X线摄影筛查的女性,随访1年后乳腺癌检出率为0.056%,远低于本研究结果。一方面原因可能是该研究纳入筛查女性的年龄范围偏小;另一方面原因可能是随访时间短于本研究;第三可能是针对该人群的失访率偏高。另外,本研究结果显示,经乳腺B超和乳腺X线摄影并联筛查判定为阴性者、可疑阳性者和阳性者在未来3年内发生乳腺癌的风险分别为396/10万、786/10万和5 158/10万,B超和乳腺X线摄影判定为阳性者在3年内发生乳腺癌的风险是临床筛查阴性者的12.60倍(95%CI:6.49~24.47),提示乳腺癌临床筛查阳性者应重视筛查医师给出的进一步明确诊断或随访建议,避免延误治疗。
        接受大规模癌症筛查的人群,由于提前发现了更多之前未被发现的癌症,因此在筛查项目实施早期,筛查人群的癌症发病率应普遍高于一般人群。韩历丽等19曾报道北京市56.8万40~69岁参与乳腺癌筛查的女性,乳腺癌检出率为44.98/10万;该研究中接受筛查人群的乳腺癌检出率不仅没有升高,反而低于同期同年龄组以人群为基础的肿瘤登记数据,其可能原因包括20:①筛查方法与流程的选择,例如我国2009—2011年进行的百万女性乳腺癌筛查中采用的是先临床触诊发现可疑结节后再接受乳腺超声筛查,该方法可能会导致漏诊;②基层B超医生的水平参差不齐导致的漏诊;③随访率偏低,无法获取筛查阳性者进一步确诊的信息,也是检出率低的可能原因之一。本研究女性筛查人群乳腺癌发病率为174.34/10万人年,高于同时期同年龄组以人群为基础肿瘤登记数据报告的结果(117.96/10万人年),该结果符合既往研究中报道的癌症筛查初期乳腺癌发病率特征,但仍需注意乳腺癌筛查中潜在的“过度诊断”问题21, 22,既要发现更多的能够获得生存收益的早期病例,又要避免过度诊断和过度治疗,以及随之带来的健康损害和医疗资源浪费。
        癌症确诊时的分期数据不仅是指导临床治疗及预后判断的重要依据,也是评价癌症筛查效果的重要指标。目前我国缺少反映人群特征的乳腺癌临床确诊时或经癌症早诊早治发现的乳腺癌分期数据。本研究结果显示,女性乳腺癌筛查的早诊率为68.6%。左婷婷等23分析了来自北京市四家医院2006—2010年确诊的乳腺癌病例,其Ⅰ期的比例为31.9%;吴春晓等24报告的上海市2008—2012年乳腺癌确诊时Ⅰ期的比例为36.8%;上述研究均未报告确诊乳腺癌中原位癌所占的比例;Huang等18的研究结果显示,城市地区接受乳腺癌筛查者发现的早期乳腺癌(原位癌+Ⅰ期)比例为46.2%,低于本研究结果。
        《健康中国行动——癌症实施方案(2019—2022年)》4中将癌症早诊率作为评估癌症筛查措施实施效果的重要指标,但目前仍存在下列问题:第一,关于癌症筛查早诊率的证据多来自于我国癌症高发区筛查现场,目前缺少关于非高发区人群筛查早诊率的证据;第二,对于特定癌种早期癌的定义以及早诊率的计算方法不统一;董志伟等25曾经提出,临床上与癌症筛查项目中应采用不同的“癌症早诊率”计算方法。前者指早期癌在所有癌症中所占的比例;后者则定义为可干预的癌前病变以及早期癌在可干预的癌前病变及以上病变中所占的比例。筛查项目中获取的早诊率目的是计算在癌前病变阶段即可以有效进行干预处置的比例,凸显癌症早诊早治在阻断癌前病变进展为癌的过程中发挥的作用。如果将癌前病变或筛查阳性者(本研究中B超或乳腺X线摄影BI-RADS分级评定为4级、5级者)纳入早诊率计算范畴,则结果将远高于临床上采用的早诊率计算结果(分别为93.6%和68.6%)。两种早诊率的计算方式各有利弊,均能够反映癌症筛查的效果,但仍需注意癌前病变或筛查阳性者的判定仍会受临床医生的主观判断影响,实践中需要引起重视。
        综上所述,本研究显示北京市乳腺癌筛查项目中应用乳腺B超和乳腺X线摄影并联筛查能够检出更多的乳腺癌阳性以及可疑阳性病例;经临床筛查后确诊乳腺癌早期病例的比例较高,但当前无论单纯应用乳腺B超或乳腺X线摄影筛查,还是二者联合应用,其筛查效果在中国人群中尚未得到验证,未来应开展随机对照试验并对筛查成本效果进行评估,以建立适宜中国人群的乳腺癌筛查方案。

参考文献
1ZengH, ChenW, ZhengR, et al. Changing cancer survival in China during 2003-15: a pooled analysis of 17 population-based cancer registries[J]. Lancet Glob Health, 2018, 6(5):e555-e567.DOI:10.1016/S2214-109X(1830127-X).
2SiegelRL, MillerKD, JemalA. Cancer statistics, 2020[J]. CA Cancer J Clin, 2020, 70(1):7-30. DOI:10.3322/caac.21590.
3魏文强, 沈洪兵. 中国癌症防控历史、现状与展望[J]. 中华疾病控制杂志, 2019, 23(10):1165-1168.DOI:10.16462/j.cnki.zhjbkz.2019.10.001.
4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关于印发健康中国行动——癌症防治实施方案(2019—2022年)的通知[EB/OL]. [2020-02-20].http://www.gov.cn/zhengce/zhengceku/2019-11/13/content_5451694.htm.
5代敏, 石菊芳, 李霓. 中国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设计及预期目标[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3, 47(2):179-182.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3.02.018.
6赵云红, 傅大干, 唐一吟, 等. 昆明市2015年至2016年城市乳腺癌高风险人群筛查结果分析[J].昆明医科大学学报, 2017, 38(3):51-54. DOI:10.3969/j.issn.1003-4706.2017.03.012.
7陈万青, 李霓, 石菊芳, 等. 中国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进展[J].中国肿瘤, 2019, 28(1):23-25. DOI:10.11735/j.issn.1004-0242.2019.01.A003.
8陈万青, 李霓, 曹毛毛, 等. 2013—2017年中国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基线结果分析[J]. 中国肿瘤, 2020, 29(1):1-6. DOI:10.11735/j.issn.1004-0242.2020.01.A001.
9SobinL, GospodarowiczM, WittekindC. TNM Classification of Malignant Tumours[M]. 7th ed. USA: John Wiley & Sons, 2009.
10中国肥胖问题工作组. 中国成人超重和肥胖症预防与控制指南(节录)[J]. 营养学报, 2004, (261: 1-4. DOI:10.13325/j.cnki.acta.nutr.sin.2004.01.001.
11杨雷, 贺媛, 袁延楠, 等. 北京市癌症早诊早治信息平台建设初探[J].中国肿瘤, 2015, 24(7):535-538. DOI:10.11735/j.issn.1004-0242.2015.07.A001.
12李辉章, 杜灵彬, 孙校华, 等. 浙江省城市居民癌症早诊早治项目筛查结果报告[J].浙江预防医学, 2015, (12):1189-1193.
13汪雯, 李辉章, 朱陈, 等. 浙江省2014—2015年度居民癌症风险评估及筛查结果分析[J].浙江医学, 2016, 38(22):1795-1798, 1814.
14张强, 黄云超, 沈丽达, 等. 云南省127 960名城市居民癌症风险评估及筛查结果分析[J].中国肿瘤, 2018, 27(9):641-646. DOI:10.11735/j.issn.1004-0242.2018.09.A001.
15肖海帆, 颜仕鹏, 许可葵, 等. 湖南省2012—2018年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临床筛查结果初步分析[J].中国肿瘤, 2019, 28(11):807-815. DOI:10.11735/j.issn.1004-0242.2019.11.A001.
16温转, 师金, 梁迪, 等. 2018—2019年度河北省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人群风险评估分析[J]. 中国肿瘤, 2019, 28(10):757-763.DOI:10.11735/J.issn.1004-0242.2019.10.A007.
17黄育北, 佟仲生, 陈可欣, 等. 《中国女性乳腺癌筛查指南》解读(精简版)[J].中国肿瘤临床, 2019, 46(9):433-441. DOI:10.3969/j.issn.1000-8179.2019.09.581.
18HuangY, DaiH, SongF, et al. Preliminary effectiveness of breast cancer screening among 1.22 million Chinese females and different cancer patterns between urban and rural women[J]. Sci Rep, 2016, 6:39459. DOI:10.1038/srep39459.
19韩历丽, 齐庆青, 王朝, 等. 北京市宫颈癌和乳腺癌筛查现况与结果分析[J].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 2011, 5(5):292-294. DOI:10.3760/cma.j.issn.1674-0815.2011.05.007.
20韩历丽, 齐庆青, 王朝, 等. 北京市两癌筛查主要问题与经验探讨[J].实用预防医学, 2011, 18(3):566-568. DOI:10.3969/j.issn.1006-3110.2011.03.078.
21黄育北, 杨雷, 宋丰举, 等. 乳腺X线筛查乳腺癌引起过度诊断的研究进展[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17, 38(11):1574-1578. DOI: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7.11.027.
22YangL, WangS, HuangY. An exploration for quantification of overdiagnosis and its effect for breast cancer screening[J]. Chin J Cancer Res, 2020, 32(1):26-35. DOI:10.21147/j.issn.1000-9604.2020.01.04.
23左婷婷, 曾红梅, 郑荣寿, 等. 北京妇女绝经状态与不同分子亚型对乳腺癌患者生存的影响[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 51(5):409-414.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5.008.
24吴春晓, 郑莹, 鲍萍萍, 等. 2003—2012年上海市户籍女性乳腺癌发病特征分析[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 51(8):692-697.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8.007.
25董志伟, 乔友林, 孔灵芝, 等. 中国癌症早诊早治的策略与实践[J].中国肿瘤, 2008, 17(4):256-263. DOI:10.3969/j.issn.1004-0242.2008.04.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