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21年01期 我国高等院校在公共卫生人才培养中的相关问题及对策思考    PDF     文章点击量:779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21年01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石建伟 徐刚 李雪 王慧
ShiJianwei,XuGang,LiXue,WangHui
我国高等院校在公共卫生人才培养中的相关问题及对策思考
The problems and countermeasures in the training of public health talents i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in China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21,55(1)
http://dx.doi.org/10.3760/cma.j.cn112150-20200622-00910
引用本文: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20-06-22
上一篇:随机生存森林:基于机器学习算法的生存分析模型
下一篇:上海市公立医院管理人员的职业认同状况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我国高等院校在公共卫生人才培养中的相关问题及对策思考
石建伟 徐刚 李雪 王慧     
石建伟
徐刚
李雪
王慧
摘要: 我国高等院校是公共卫生人才培养的摇篮,疫情下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和人群健康促进新要求,也促使反思高校在公共卫生人才培养中如何改革。本文落脚我国各类公共卫生人才培养高校的建设及分布、培养规模、培养导向、培养内容等多环节关键问题,提出加强高校公共卫生实力均衡发展、多学科交叉、技术及研究型人才精细化培养、校内外联合拓展培养、公共卫生师资引育并举建设等相关建议,从而更好发挥高校在公共卫生人才培养中的重要根基作用。
关键词 :公共卫生人才;培养;高校;建议
The problems and countermeasures in the training of public health talents i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in China
ShiJianwei,XuGang,LiXue,WangHui     

Corresponding author: Wang Hui, Email: huiwang@shsmu.edu.cn
Abstract: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are the cradle for public health talents training. Under the epidemic situation, the new requirements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public health service system and the promotion of population health, urged us to rethink how to reform the training of public health talents i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This research focused on key problems of the construction and distribution, scale, orientation, and contents of training for various public health talents i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It was suggested to reinforce the balanced development of public health i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in various areas in China, to refine interdisciplinary training, to intensively cultivate technical and research-oriented talents, to expand talents within and outside the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as well as to introduce and cultivate public health teachers simultaneously, so as to better play the role of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in the training of the public health talents.
Key words :Public health talents;Cultivation;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Suggestion
全文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得我们重新审视公共卫生和疾病控制体系的重要作用。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面对新情况下的人群健康需求,当前公共卫生服务体系表现出明显的应对能力不足。其根本原因在于,公共卫生体系内专业人才匮乏,整体数量不足,区域分布不均衡、高层次交叉复合人才又极度稀缺1。高等院校作为公共卫生人才培养的摇篮,不管是在传染病疫情防控的情境下应对还是日常的常态疾病管理中,都发挥着重要基底作用。高校公共卫生人才培养如何去适应和匹配“总量提升”及“公共卫生+”的复合型人才的现实需求,必须予以新思考。基于此,本文剖析了当前我国高校公共卫生人才培养的现状和关键问题,并参考国际经验,提出高等院校公共卫生人才培养体系建设的相关建议。

一、我国高等院校公共卫生人才培养的关键问题剖析  我国公共卫生人才培养机构主要包括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前者提供专科、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兼具技术型、应用型和科研型人才培养的多重功能;后者主要提供研究生人才培养,主导职责为科学研究。本文主要聚焦占主导培养职责的高等院校在公共卫生人才培养中的关键问题。
        1.我国培养公共卫生学生的高等院校数量相对较少:从总体布局来看,我国开设公共卫生相关专业的高等院校数量有限且分布不均衡,主要表现为:普通高等教育机构拥有公共卫生相关学科的比例较低。截至2019年6月,全国2 688所各类普通高等院校中(含独立学院或大学257所)2,有66所院校培养公共卫生专科学生(学科为公共卫生与卫生管理类),119所培养公共卫生本科学生(学科为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81所培养研究生(学科为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77所招收公共卫生硕士(Master of Public Health,MPH)3
        同时,高水平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数量和质量仍有待提升,并且建设实力存在较大地区差异。截至2019年底,根据教育部新披露的双一流大学建设名单,137所“双一流”高校中,仅有24家(17.52%)设有公共卫生学院。其中,华东(10/40,25.00%)和华中(3/13,23.08%)地区相对较高,华北(4/39,10.26%)和东北(1/11,9.09%)相对较低。而从“985”和“211”高校中设置公共卫生学院的情况来看,全国39所“985”高校中,只有16所设有公共卫生学院(41.03%),且分布不均衡。其中,华中地区(3/5,60.00%)和华东地区设置比例相对最高(6/11,54.55%),华北地区相对最低(2/10,20%)。全国116所“211”高校中只有21所设立公共卫生学院,比例低至18.10%(21/116)。其中华中(4/12,33.33%)和华东地区(9/31,29.03%)相对较高,东北地区和华北地区相对最低,仅8.33%(1/12)和9.38%(3/32)3
        2.非医科类院校的公共卫生学院发展呈现弱势:在我国,以往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是作为医学学科的下属学科,导致设立的高校都是医科类院校,但是非医科类院校也逐渐开始设置公共卫生学院,但发展相对较弱。从已有的高校公共卫生学院隶属关系和架构来看,我国高校公共卫生学院的设置模式主要有三种:作为综合性大学下属的二级学院、作为综合性大学医学院下属的二级学院和作为医科院校下属的二级学院、其他以“系”的形式设置的机构1。但其中,以2018年我国参加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学科评估的54所高校来看,占参评总数35.19%(19/54)的医学院校公共卫生学院的评估结果相对最优。占参评总数48.15%(26/54)的综合性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作为一级学院)多分布于中等区间,显示我国综合性大学公共卫生学科投入和建设有待提高。而对于占总数12.96%(7/54)、具有公共卫生学科但是以“系”等其他形式设立于大学下的公共卫生机构,评价结果普遍较差,其发展呈现弱势特点1
        3.公共卫生学生入口“窄”,培养规模小:从往年情况,我国公共卫生类学生的招生高校相对少、专业种类少、并且招生规模小。例如,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公共卫生相关专业专科学生的培养规模并不大,培养学生最多的卫生信息管理的毕业生规模为1 000~1 500人。本科公共卫生管理和预防医学相关专业相对规模更大,但是在妇幼保健、卫生监督和全球健康学的开设院校和招生规模方面,明显处于边缘。公共卫生研究生相关专业中,硕士和博士招生人数在2016年分别约为2 500人和400人。并且研究生中包括不少专业学位研究生,高水平学术型人才培养产出较少4。此外,通常公共卫生专业的学生录取分数线低于临床医学等“热门”专业,很多公共卫生专业的学生多是其他专业的调剂学生1
        4.公共卫生培养导向缺乏精细化考虑:当前,我国高校很多公共卫生院校在系科与培养学位设置方面,与国际一流公共卫生学府相比,差距较大。系科设置方面,对比国际顶尖大学公共卫生学府(例如哈佛大学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其系科同时包含实验科学部和非实验科学部,学科涵盖从分子研究到生物学、流行病学统计到社会政策科学以及全球健康等,甚至这两大顶尖高校的公共卫生实验科学类发展处于更领先地位。不同的是,我国公共卫生学院的系科设置偏“软”,基础学科普遍较弱,应用学科居多,很多学校的系科设置也多不健全(表1)。学位设置方面,国际顶尖高校的学位设置丰富、开展分类精细化培养。例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硕士学位种类划分繁多,除了主导的公共卫生专业硕士(Master of Public Health,MPH),还开展公共卫生科学硕士(Master of Science in Public Health,MSPH)、公共卫生管理硕士(Master of Health Administration,MHA)、健康科学硕士(Master of Health Science,MHS)等不同种类硕士学位。对博士学位,国际很多大学严格区分了科研型和专业型学位博士,后者旨在培养高层次公共卫生应用型人才,在高校中占比较大。但在我国,专业型学位博士虽已在部分地区高校试点,但仍未普及。由于公共卫生人才培养中的精细化考量不够,导致我国公共卫生技能型、应用型和科研型人才的培养方式“趋同”、目标定位“模糊”现象严重。这些一定程度上影响公共卫生人才的专业化程度和水平,也从人才源头加剧了专业化程度极高的公共卫生人才入口“窄”问题。

表1国际顶尖公共卫生学院系科和学位设置与我国比较6, 7
5.公共卫生学生培养方案设置缺乏深度和广度:学生进入后的培养环节,我国高校公共卫生人才培养在知识和技能培养方面主要问题表现为:一是教学理念重“术”轻“学”。公共卫生课程知识传授普遍缺少人文、通识教育和应急管理教育等方面的内容,课程体系缺乏对公共卫生教育内容的外延和交叉培养,缺乏文理医工经相融合的知识素养,导致人才的综合素质特别是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综合能力较差5。二是对于专业技能公共卫生人才培养中,技能培养重“技”轻“道”。相对于美国等发达国家,我国高校学术缺乏公共卫生专业人员核心能力培养,比如分析评价、项目计划、管理技能、沟通技能、领导技能和系统思维技能等1。三是疫情凸显我国高校缺乏大健康理念下人才协同培养观。当前,很多高校在与医疗机构、疾控等的人才合作培养常依赖于领导的融通能力,在医教和科研协同等方面,大学与医疗机构、疾控机构之间的对接并不充分1。主要体现为外单位机构对在校公共卫生学生的实训培养参与不足,以及大学对外单位在职公共卫生人员的培养不足。反观国际,例如哈佛大学具有广泛交叉的人才培养特征,学院内部、与附属医院、与研究机构等之间的交叉联合培养渗透充分。
        6.公共卫生师资数量不足、学科背景单一:我国公共卫生师资队伍的数量和质量一直存在短板,很多高校公共卫生学院师资数量普遍处于递减状态。根据教育部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专业教指委对国内22所公共卫生学院的调查显示,各学院平均教师数为95人,专任教师比例为76.7%(73人)6。公共卫生师资中,教师专业背景多为公共卫生和预防医学学科,师资来源单一,难以胜任现代公共卫生人才培养多样化、复合型的实际需求。特别是传染病学科由于缺乏专业师资人才,在国内公共卫生高校的发展处于衰落状态6。事实上,要构建大健康体系,需要专业的、具有多学科背景的公共卫生队伍作为支撑和保障。但鉴于不少大学公共卫生院校在公共卫生人才引入标准、评价机制等方面未较好清除阻力(例如,以SCI来考量),很多高校甚至是一流高校在多元化人才引进方面存在较大阻力5。对比国际顶尖大学,其公共卫生学院师资规模庞大,除了全职人员还有庞大的兼职队伍,兼职队伍或来自其他学院、或来自研究机构及政府部门等。

二、我国高校公共卫生人才培养的优化对策  1.公共卫生高校建设:促进学校间及区域间公平发展。疫情以来,许多大学等纷纷筹办设立公共卫生相关学院,这一定程度上是对公共卫生培养机构体量不足的回应。但是,对公共卫生培养高校建设结构不均衡的问题,国家和地方政府应下大功夫,做好宏观整体战略布局7。建议由政府主管部门牵头,查清各地公共卫生人才需求总量、现有存量、缺口数量和总体质量等情况,按照国家公共卫生治理体系要求制定区域公共卫生人才培养总体方案,包括公共卫生人才培养规划机制、投入机制、激励机制等。建议对占比更高的普通大学公共卫生机构和学科建设,特别是对普通非医科院校的公共卫生机构和学科的发展,应给予大力支持。而对于已有的一流高校公共卫生的发展布局,应注重加强地区之间的均衡发展,关注华北、东北地区的公共卫生高校发展的资源投入。
        2.学科设置方向:从单学科发展到多学科交叉联合。高校学科的设置决定人才培养的广度和宽度。此次疫情显示,大学学科设置的普遍不足在于,缺乏基础和应用学科间交叉以及全球健康相关学科设置1。建议未来高校在学科设置方面需注意:(1)对高校特别是综合性大学的公共卫生相关学科,由于其学科建设相对弱于医科院校,鼓励进一步加强巩固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传染病等传统相关专业学科建设;(2)高校应普遍加强公共卫生基础类学科建设、建议与临床等其他学科交叉结合,实现软硬科学齐头并进。建议开展或加强病原微生物与生物安全、大数据与人工智能应用、卫生应急管理、消毒与病媒控制、寄生虫病、食品与环境卫生等学科建设,支持综合性医疗机构感(传)染、呼吸、急危重症学科发展,加强药品、疫苗、医疗器械检验检测能力建设;(3)加强“全健康”学科设置及建设力度。“全健康”理念与实践涉及人类、动物、食品、环境等方面,是跨学科、跨地域协作和交流的新策略,致力于共同促进人和动物健康,维护和改善生态环境。2020年疫情提示要解决复杂公共卫生问题,高校人才培养角度,应在全健康理念下,加强相关学科设置和建设力度,普及公共卫生理念,提高整体健康素养。
        3.学生培养定位:专业知识精、实践能力强和国际视野广的复合型人才。科学的学生培养定位应以社会和人群健康需求为导向。当前,公共卫生学生培养存在复合人才不足、技术型和研究型人才培养定位不清等问题。因此提出如下建议:(1)专科及本科生培养方面,在现有培养机制基础上,建立国家公共卫生和健康领域重大需求所亟需的公共卫生交叉细分学科体系,开发交叉、复合公共卫生人才课程体系,针对性扩招预防医学、全球健康等相关专业本科学生;(2)研究生教学培养方面,精细化区分专业学位和科学学位研究生培养方案。专业学位人才培养应以实践亟需、实践应用为导向,培养公共卫生专业型人才。科研型人才培养则更注重研究技能,应坚持平时和战时结合、预防和应急结合、科研和救治防控结合,特别针对本次疫情,加强传染病防控和公共卫生科技攻关体系和能力建设。特别地,从专、本到研究生,均应注重国际化视野,大学特别是一流大学应尝试从全球健康的视角,加强国际学生培养,逐渐完善各类学生培养方案。
        4.学生培养拓宽数量及强化质量:多渠道加强培养广度和深度。针对当前公共卫生学生入口“窄”,培养规模小的现实问题,建议同时从在校学生和校外职业培养双重路径展开。在校学生培养方面,建议结合各地的人口数量及健康需求,各高校进一步合理扩大公共卫生相关专业的生源数量。质量提升环节,针对当前高校普遍缺少公共卫生学生的人文、通识教育、应急教育等方面内容的问题,建议调整和优化培养方案和课程体系,增加上述内容的教学比例和丰富教学形式。对于综合性大学和综合性大学医学院,要充分整合公共卫生学科内部资源、医学专业(含临床医学、基础医学、口腔医学、护理学等)资源、全校文理工科等专业资源,用好综合性大学优势,促进专业交叉协同,建立“公共卫生专业+”发展模式;对于综合性学科教学资源不够充裕的学校,特别是独立设置的医科大学,可通过与其他高校或疾控中心等单位共建课程、开设网络课程、适当引进相关学科师资的办法解决。校外公共卫生人才培养拓展方面,可尝试对临床医生等各类在职人员开展公共卫生的继续教育,建立以及完善临床医生有关于公共卫生方面的继续教育考核机制,增加与临床密切相关的公共卫生各类培训活动,提升其公共卫生专业素养和能力,从该渠道增加复合型的高质量公共卫生人才。
        5.公共卫生人才院内及院外拓展培养:“请进来”与“走出去”。建议在学生实训培养方面,应鼓励“请进来”。即加强与各类医疗及公共卫生机构如疾控中心、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等的联合培养力度,探讨新的本科生、研究生培养模式,开发“寓教于实践,实践反馈理论提升”的“理论结合实践”的课程体系。在院外公共卫生人才职前及在职人才培养方面,包括公共卫生规范化培训和继续教育等,大学也应主动“走出去”,积极与附属疾控、医院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拓展构建院外教育培养模式,发挥大学在院外教育中的作用。
        6.高校公共卫生师资力量建设加力:引育并举。建议现有公共卫生师资引进不力的高校,进一步实施分类招聘评价制度,进校后在学科发展、人才引进、项目支持、经费保障等方面给予公共卫生学科建设一定倾斜并形成保障性制度。高校应加大公共卫生学科带头人的引育,以重点建设的系、研究平台/中心为核心,建立“引、育、奖”三结合的学科带头人培育机制,活络人员引入和培养机制。同时应鼓励公共卫生学院骨干学科的教师轮流到疾控机构等相关机构和部门学习交流,熟悉实践技能,更新和丰富教学内容,以改善理论教学与实践能力培养脱节的问题,通过师资的不断提升以确保学生培养质量。最后,国际顶尖高校在公共卫生师资拓展方面的经验也值得学习,也可通过尝试与校内其他学院、附属医疗机构、疾控等公共卫生部门、政府等拓展联合培养机制,灵活引入兼职师资,大规模拓展师资规模。
        疫情后时代,公共卫生概念和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建设被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高校应以抓住契机,在国家公共卫生和公众健康整体规划下,审视各环节短板、对接国家及区域卫生发展重大需求,完善人才培养规划,培养用得上、留得住、有能力的人才,真正发挥高校在国家相应体系和能力建设中的重要作用。

参考文献
1王朝昕, 石建伟, 徐刚, 等.我国公共卫生卓越人才培养的“痛点”思考与展望[J].中国科学院院刊, 2020, 35(3):1-9. DOI:10.16418/j.issn.1000-3045.20200221002.
2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2019年全国高等学校名单[EB/OL].http://www.moe.gov.cn/jyb_xxgk/s5743/s5744/201906/t20190617_386200.html?spm=zm5006-001.0.0.1.OA9p1q.2020-05-29.
3阳光高考[EB/OL]. https://gaokao.chsi.com.cn/zyk/zybk/specialityDetail.action?specialityId=73385052. 2020-03-04.
4段志光, 王彤, 李晓松, 等.大健康背景下我国公共卫生人才培养的政策研究[J].中国工程科学, 2019, 21(2):61-68. DOI:10.15302/J-SSCAE-2019.02.002.
5石慧峰, 王晨, 蔡景一, 等.以目标位导向的预防医学专业课程体系研究[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 52(3):318-321.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3.020.
6任涛, 吕筠, 余灿清, 等.疫情后时代我国公共卫生教育和人才队伍建设的思考[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20, 54(5):457-464. DOI: 10.3760/cma.j.cn112150-20200330-00473.
7程锦泉. 我国疾病预防控制体系现代化建设的思考及对策建议[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20, 54(5): 475-479. DOI:10.3760/cma.j.cn112150-20200221-0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