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4年08期 中国东、中、西部人群期望寿命差异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2771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4年08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袁平 陈铁晖 林修全
中国东、中、西部人群期望寿命差异分析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4,48(8)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4.08.019
引用本文: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3-12-08
上一篇:急性乙型肝炎患者配偶感染乙型肝炎病毒风险研究
下一篇:全民健康生活方式行动在我国慢性病防控工作中的作用
中国东、中、西部人群期望寿命差异分析
袁平 陈铁晖 林修全     
袁平 350001 福州,福建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验检测所;福建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学基地
陈铁晖 350001 福州,福建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地方病与慢性病防治所;福建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学基地
林修全 350001 福州,福建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地方病与慢性病防治所;福建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学基地
摘要:
关键词 :
    

Abstract:
Key words :
全文

作为衡量人口健康水平、国民经济发展和卫生健康工作的指标,期望寿命具有重要意义。2010年我国首次将期望寿命作为国家五年规划纲要指标之一[1]。笔者在全国第三次死因回顾抽样调查数据的基础上,探讨中国东、中、西部地区期望寿命的差异,并分析各年龄段以及主要死因对期望寿命差异的影响。

一、资料与方法  

1.资料来源:  资料来自于《全国第三次死因回顾抽样调查报告》(简称报告)[2]中2004–2005年户籍人口中所有死者进行死亡原因等调查和收集的有关人口学资料。使用国际疾病分类ICD–10进行根本死因编码。

2.年龄组死亡率的漏报调整:  采用2005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死亡率0.65%(本调查为0.61%)[3],对5岁以上各年龄组死亡率进行校正;5岁以下死亡率直接采用全国妇幼卫生监测数据中的2004年东、中、西部婴儿死亡率及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4],以此推算0岁组和1~4岁组的死亡概率。以校正后的各年龄死亡率计算寿命表。

3.期望寿命:  采用简略寿命表法[5]计算人群期望寿命。

4.标准化死因别死亡率:  为了消除不同地区年龄构成对年龄段总死亡率的影响,按2000年全国人口普查年龄构成比计算各年龄段各死因别标准化死亡率,以消除不同地区年龄构成对年龄段总死亡率的影响,获得较客观的死亡率。

5.地区划分:  根据报告,参照国家统计局的标准,将我国内地按自然地理划分成东、中、西地区。东部地区包括:北京、天津、河北、辽宁、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山东、广东、海南;中间地区包括:黑龙江、吉林、山西、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西部地区包括:内蒙古、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

6.东、中、西部期望寿命差异的年龄组分解:  本研究采用Arriaga[6]提出的死因分解法,将地区的期望寿命差异(总效应)分解成3个部分:直接效应、间接效应、交互效应。将人群分成4个年龄组:儿童组(0~14岁)、青年组(15~34岁)、中年组(35~64岁)、老年组(65岁以上),根据不同年龄总效应具有可加性,分析3个地区不同年龄组人群对期望寿命差异的贡献。以东部为基准,比较东部和西部、中部和西部差异的计算公式参考文献[5]

7.东、中、西部期望寿命差异的死因分解:  本研究重点分析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和损伤中毒对期望寿命差异的影响。根据Arriaga死因分解法,计算各年龄段某死因别死亡率的变化对期望寿命产生的影响,分析各地区不同死因别对期望寿命差异的贡献。计算公式如下:

该方法假定在(x~x+n)年龄段a死因标准化死亡率的变化对期望寿命产生的影响与其对年龄段标准化总死亡率的影响呈正比。nkax表示该年龄段内a死因对年龄段死亡率的影响因子,nmx代表(x~x+n)岁人群的标准化死亡率,nmax代表相应人群a死因的标准化死亡率,nTEx(a)代表死因a对期望寿命的影响。

二、结果  

1.东、中、西部人群期望寿命比较:  调整死亡漏报率后,以报告中3个地区的死亡率计算期望寿命,2004–2005年全国人口总的期望寿命为73.69岁。东部为75.84岁,中部为72.95岁,西部为72.36岁。

2.东、中、西部年龄组段对期望寿命差异贡献的比较:  以东部为基准,东、西部比较,儿童组总效应对期望寿命差异贡献率较高(65.9%),主要由儿童组间接效应(–1.899)引起;东、中部比较,老年组和儿童组的总效应对期望寿命差异贡献率较高,分别为44.2%、34.6%,主要是老年组的直接效应(–1.276)和儿童组的间接效应(–0.827)引起。另外,东、西部各年龄组段总效应之和为–3.47,东、中部各年龄组段总效应和为–2.88,和寿命表计算的结果(东部期望寿命高于西部3.48岁、高于中部地区2.89岁)相符合,从而也验证了计算方法的准确性(表1)。

表1东、中、西部年龄组对期望寿命差异贡献的比较

3.东、中、西部主要死因对期望寿命差异贡献的比较:  以东部为基准,东、西部比较,呼吸系统和损伤中毒疾病对期望寿命的差异贡献率较高,分别为24.7%、23.0%;东、中部地区比较,呼吸系统疾病对期望寿命的差异贡献率高,为39.3%,损伤中毒和脑血管疾病分别对期望寿命差异的贡献率为24.0%、22.0%(表2)。

表2东、中、西部主要死因对期望寿命差异贡献的比较

三、讨论  我国医疗卫生事业的整体发展水平虽达到世界中等发达国家水平[7],但发展不平衡,东部地区居民期望寿命高于全国人口总的期望寿命(73.69岁),中、西部均低于全国水平,中部居民期望寿命高于西部,表明在一定程度上东部医疗卫生事业整体发展水平高于中、西部。
        近年来与生活方式、行为习惯、饮食等相关的慢性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逐步上升,如呼吸系统疾病、恶性肿瘤、循环系统疾病已经成为居于前3位的死因,成为导致人群期望寿命差异的主要死因[8]。本研究结果显示,恶性肿瘤是导致所有地区中年组死亡的主要死因,损伤中毒是所有地区儿童组和青年组死亡的主要死因;呼吸系统疾病对东、中、西部儿童组期望寿命差异的贡献率大,而心脑血管疾病对东、中部老年组期望寿命差异的贡献也不容忽视,提示我国东、中、西部和不同的年龄组之间整体健康水平存在差异。控制35岁以上人群的肿瘤死亡,降低35岁以下人群损伤中毒,控制中、西部14岁以下儿童呼吸系统疾病发生,降低中部65岁老年人心脑血管疾病的死亡,将进一步提高未来我国居民的期望寿命。
        笔者对各年龄组段死亡率采用标准化率进行比较,使得死亡率具有可比性,这与同类研究有些不同[9,10]。考虑到存在死亡漏报情况(婴儿死亡漏报较严重),采用国家统计局和全国妇幼卫生监测数据分别对5岁以上和5岁以下各年龄组死亡率进行校正,得出的期望寿命值更接近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有关期望寿命数据。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国家及各地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二五”规划纲要[M]. 北京:人民出版社, 2011.
[2]陈竺. 全国第三次死因回顾抽样调查报告[M]. 北京: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 2008.
[3]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中国统计年鉴[M]. 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 2005.
[4]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全国妇幼卫生信息分析报告[M]. 北京:中国卫生出版社, 2012.
[5]孙振球. 医学统计学[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2.
[6]ArriagaEE. Measuring and explaining the change in life expectancy[J]. Demography, 1984, 21(1):83–96.
[7]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中国卫生统计年鉴[M]. 北京: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 2012.
[8]YangS, KhangYH, HarperS, et al. Understanding the rapid increase in life expectancy in South Korea[J]. Am J Public Health, 2010, 100(5):896–903.
[9]苏健婷, 高燕琳, 韦再华, 等. 2000–2010年北京市户籍居民期望寿命差异分析[J].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13, 34(3):250–253.
[10]王艳红, 李立明. 中国1990–2005年不同时期城乡人群期望寿命差异分析[J].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08, 29(3):262–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