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6年02期 2013年广东省居民家庭烧香情况调查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3369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年02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古羽舟 许燕君 林华亮 许晓君 刘涛 肖建鹏 曾韦霖 马文军
GuYuzhou,XuYanjun,LinHualiang,XuXiaojun,LiuTao,XiaoJianpeng,ZengWeilin,MaWenjun
2013年广东省居民家庭烧香情况调查分析
Epidemiological survey of domestic incense burning situation of Guangdong province in 2013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6,50(2)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02.017
引用本文: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5-11-17
上一篇:信号强度指数在传染病自动预警中的应用及评价
下一篇:孕期环境暴露与儿童发育和健康
2013年广东省居民家庭烧香情况调查分析
古羽舟 许燕君 林华亮 许晓君 刘涛 肖建鹏 曾韦霖 马文军     
古羽舟 510440 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许燕君 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所
林华亮 广东省公共卫生研究院环境与健康研究室
许晓君 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所
刘涛 广东省公共卫生研究院环境与健康研究室
肖建鹏 广东省公共卫生研究院环境与健康研究室
曾韦霖 广东省公共卫生研究院环境与健康研究室
马文军 广东省公共卫生研究院环境与健康研究室
摘要:
关键词 :空气污染;家庭;流行病学研究
Epidemiological survey of domestic incense burning situation of Guangdong province in 2013
GuYuzhou,XuYanjun,LinHualiang,XuXiaojun,LiuTao,XiaoJianpeng,ZengWeilin,MaWenjun     
Guangzhou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Guangzhou 510440,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Ma Wenjun, Email: mawj@gdiph.org.cn
Abstract:
Key words :Air pollution;Family;Epidemiologic studies
全文

近年来家庭烧香已被认为是室内空气污染的重要来源之一,香燃烧的过程会产生大量的颗粒物、二氧化硫、二氧化氮以及挥发性有机化合物进而影响人体健康[1]。流行病学研究发现,家庭烧香会增加人群患鼻咽癌、肺癌等呼吸系统恶性肿瘤的风险[2,3,4,5],增加人群心血管疾病的死亡风险[2],还与儿童白血病和脑瘤的发生有关[3,4]。毒理学研究也发现香的烟雾冷凝液对哺乳类动物细胞具有致突变作用和遗传毒性[5]
        目前国内关于家庭烧香情况的流行病学调查主要集中在中国香港地区,调查结果显示,香港过半数华人家庭有烧香习惯[2,3,5]。广东省与香港毗邻,人群生活方式相近[6],了解广东省居民家庭烧香情况对防控室内空气污染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为此,本研究于2013年对广东省15个慢性病危险因素省级监测点进行了调查,了解广东省居民家庭烧香情况,为广东省室内空气污染防控提供科学依据。

一、对象与方法  

1.对象:  于2013年7月采用人口规模成比例的整群抽样(PPS)法从15个广东省慢性病危险因素省级监测点中各抽取2个乡镇或街道,每个乡镇或街道中各抽取2个行政村或居委会,在抽中的行政村或居委会中随机抽取1个村民或居民小组,每小组抽取100户家庭,不足100户的小组按居住就近原则与邻近的居民楼或村民小组的住户进行合并。剔除缺失样本后共纳入5 994户家庭分析烧香情况,其中分析不同收入水平家庭烧香情况时排除缺失样本后共纳入3 303户家庭。

2.调查方法:  采用根据2010年中国慢性病监测项目的内容与方法[7]修改的《广东省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问卷(2013)》进行调查。调查内容包括全体样本的烧香情况、不同地区的家庭烧香情况、不同收入水平的家庭烧香情况。调查员均接受统一培训,并合格后上岗,调查期间由专业人员督导,调查表格当日审核,发现问题及时处理。

3.调查项目定义:  (1)家庭所属城乡类别:按国家统计局的分类方法对15个监测点抽中的家庭进行城乡类别划分,其中深圳市福田区、汕头市金平区、佛山市禅城区、东莞市、中山市5个监测点定义为城市地区;珠海市斗门区、江门市台山市、湛江市徐闻县、茂名市化州市、惠州市博罗县、河源市连平县、阳江市阳西县、清远市英德市、潮州市潮安县、揭阳市普宁市10个监测点定义为农村地区。(2)家庭所属区域类别:按经济规划划分方式将15个监测点分为粤北地区(河源市连平县、清远市英德市)、珠三角地区(深圳市福田区、珠海市斗门区、佛山市禅城区、江门市台山市、惠州市博罗县、东莞市、中山市)、粤东地区(汕头市金平区、潮州市潮安县、揭阳市普宁市)和粤西地区(湛江市徐闻县、茂名市化州市、阳江市阳西县)。(3)家庭烧香习惯:按家庭是否有烧香习惯将对象分为不烧香和烧香两组,家庭烧香次数每月0次定义为不烧香,每月至少烧香1次定义为烧香。(4)家庭烧香频率:根据每月烧香次数进一步将对象分为0、1~10、11~30、31~90次/月4组。(5)家庭收入水平:按具体地区家庭人均年收入分布的三分位数将对象分为低收入、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家庭3组。

4.统计学分析:  数据录入采用EpiData 3.0软件,统计分析均采用R 3.1.1(R Development Core Team, 2014)软件进行。烧香比例为二分类资料,采用χ2检验分析城乡间、不同区域以及不同收入水平家庭的烧香比例差异。烧香频率属有序多分类资料,采用秩和检验分析城乡间、不同区域以及不同收入水平家庭的烧香频率差异。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二、结果  

1.2013年广东省15个监测点中居民家庭烧香的情况:  本研究共纳入5 994户家庭,有烧香习惯的家庭为77.5% (4 642户)。15个监测点中近半数烧香比例超过90%,其中阳江市阳西县99.0%(396/400)、江门市台山市98.7%(391/396)、茂名市化州市96.8% (387/400)和潮州市潮安县96.2% (384/399)。烧香比例较低的监测点为惠州市博罗县、河源市连平县和深圳市福田区,均低于50%,其中深圳市福田区仅14.3%(57/400)的家庭有烧香习惯。

2.城乡及区域间家庭烧香比例情况:  农村地区家庭的烧香比例高于城市地区。4个区域中则以粤西地区的烧香比例最高,粤北地区烧香比例最低,城乡、区域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详见表1

表12013年广东省城乡及区域间家庭的烧香比例比较

3.城乡及区域间家庭烧香频率:  如表2所示,大多数家庭每月烧香1~10次,城市和珠三角地区家庭每月烧香31~90次的比例较高,分别达到31.1%和23.2%。

表22013年广东省城乡及区域间家庭的烧香频率构成

4.3 303户不同收入水平家庭的烧香比例情况:  纳入的3 303户家庭中,低、中收入家庭的烧香比例分别为84.1% (933/1 110)和86.6%(1 012/1 168),均高于高收入家庭(67.1%,688/1 025)。表3显示,城市地区低、中收入家庭的烧香比例高于高收入家庭,而农村地区则为高收入家庭的烧香比例较高,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珠三角地区低、中收入家庭的烧香比例高于高收入家庭,粤东地区的低收入家庭烧香比例高于高收入者,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表32013年广东省城乡及区域间不同收入水平家庭的烧香比例比较

5.3 303户不同收入水平家庭的烧香频率:  3 303户家庭中,中、高收入水平家庭分别有24.3%(284/1 168)和22.4% (230/1 025)每月烧香超过10次,均高于低收入家庭中的比例(13.0%,145/1 110)。表4显示,农村地区中、高收入家庭烧香频率在11~30、31~90次/月的比例均高于低收入家庭。而随着家庭年收入水平增高,城市地区烧香频率在11~30、31~90次/月的家庭比例却有所下降,珠三角地区各收入水平家庭的烧香频率分布则与城市地区相似。

表42013年广东省城乡及区域间不同收入水平的家庭烧香频率构成

三、讨论  本研究结果显示,广东省77.5%的居民家庭有烧香习惯,高于中国香港地区的调查结果[8],与新加坡华人的烧香比例相似[2]。城乡比较发现农村家庭烧香比例较高,这可能由于城市居民受到异地通婚、教育、外来文化及其他社会因素影响,家庭烧香的习俗有所改变。4个区域中,以粤西、粤东两个地区家庭烧香较为普遍,其中阳江市阳西县烧香比例达到99.0%,粤北地区则相对较低。广东省该4个区域具有不同的文化特点,粤东流行潮汕文化,粤北流行客家文化,珠三角地区流行广府文化,粤西地区则三种文化并存[6],区域间家庭烧香比例的差异可能由风俗和文化的不同所致。深圳市福田区仅14.3%家庭有烧香习惯,远低于其他地区,这可能是由于深圳相当一部分居民并非广东籍,他们家乡并没有烧香的文化和习俗。
        结合家庭收入水平与烧香情况分析结果发现,城市和珠三角地区的低、中收入水平家庭烧香比例较高,同时这些家庭也更倾向于高频率烧香。出现此种现象的原因可能是由于在经济发展水平更高的城市和珠三角地区,低、中收入者更常通过烧香祭拜的方式祈求生意兴隆、财源广进的愿望得以实现。有研究报道,高频率烧香将对健康造成更大的损害[1,9],因此该人群应作为未来相关健康促进和健康保护的重点对象。
        目前已有不少研究关注烧香作为室内空气污染源对人体健康产生的不良影响,而本研究结果表明,广东省近八成的居民家庭有烧香习惯,提示这些家庭的成员健康正受到烧香室内空气污染的影响,其可能引起的疾病风险和健康损失不容忽视。
        本研究存在几点不足:(1)未收集到足够的家庭基本情况,如籍贯、宗教信仰等,未能充分描述烧香家庭的特征并对其进行深入分析;(2)家庭收入变量缺失值较多,在反映不同收入水平家庭烧香习惯时可能会与真实情况存在偏差;(3)纳入各区域的地区数量不一致,可能使结果存在误差,属粤北和粤西地区的监测点均为农村地区,也可能对区域间的比较结果造成一定影响。

参考文献
[1]TseLA, YuIT, QiuH, et al. A case-referent study of lung cancer and incense smoke, smoking, and residential radon in Chinese men[J].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2011, 119(11): 1641-1646. DOI: 10.1289/ehp.1002790.
[2]PanA, ClarkML, AngLW, et al. Incense use and cardiovascular mortality among Chinese in Singapore: The Singapore Chinese health study[J].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2014, 122(12): 1279-1284. DOI: 10.1289/ehp.1307662.
[3]LowengartRA, PetersJM, CicioniC, et al. Childhood leukemia and parents' occupational and home exposures[J]. J Natl Cancer Inst, 1987, 79(1): 39-46. DOI: 10.1093/jnci/79.1.39.
[4]Preston-MartinS, WhiteSC. Brain and salivary gland tumors related to prior dental radiography: implications for current practice[J]. J Am Dent Assoc, 1990, 120(2): 151-158. DOI: 10.14219/jada.archive.1990.0026.
[5]ChenCC, LeeH. Genotoxicity and DNA adduct formation of incense smoke condensates: comparison with environmental tobacco smoke condensates[J]. Mutat Res, 1996, 367(3): 105-114. DOI: 10.1016/0165-1218(95)00067-4.
[6]黄淑娉.广东族群与区域文化研究—多学科综合研究方法的尝试[J].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23(1):30-34.
[7]赵文华,宁光.2010年中国慢性病监测项目的内容与方法[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2,46(5):477-479.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2.05.023.
[8]XieSH, YuIT, TseLA, et al. Domestic incense burning and nasopharyngeal carcinoma: A case-control study in Hong Kong Chinese[J]. Environ Mol Mutagen, 2014, 55(9): 751-756. DOI: 10.1002/em.21894.
[9]FriborgJT, YuanJM, WangR, et al. Incense use and respiratory tract carcinomas: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J]. Cancer, 2008, 113(7): 1676-1684. DOI: 10.1002/cncr.23788.